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官場特種兵 > 第2405章 深山軍議
  ..,“嗯。向東陽那小子仗義。原本說好要帶走三分之一的輜重,結果他什么也沒要,只是要了我的一個承諾!”

  “你的承諾?”吳貴寶眼睛里的精光一閃,哪里還有半點平時那種傻呆的樣子。

  “是啊。就要了我一個承諾。一傻,你別用那種眼光看我,我是瘋,可不傻。他想要我的承諾,我當然要給他設置些必要的前提?傊,這個承諾不能損害我們第二軍的利益,特別是在戰時,我們各為其主!

  “那他要了你什么承諾?”

  “就是一個空白支票。他答應了我的前提條件,我也不能失言。在不損害第二軍利益的前提之下,我可以給他一個承諾!”

  空頭承諾?!

  但吳貴寶知道,像佟仁義這樣已經換了新生的人,對承諾的重視程度不亞于生命。

  人無信不立!佟仁義原本就有立信的基礎,現在脫了一身的束縛,對立信這塊就更加的重視了!

  所以,能拿到佟仁義的一個承諾,其實就等于是要到了一件佟仁義將來必須要做的事!

  所謂的不損害第二軍的利益,這種事有時候是不好量化的。

  “等等,你剛才說是誰來著?”吳貴寶至此時才反應過來。

  “向東陽啊。就是那個腦袋很大,脾氣很沖的家伙。在很多人的眼里,他就是一個怪物一般的存在!”

  “我說呢!難怪第三軍的外圍軍團能打出這么漂亮的仗了。安哥眼力很好!”一瞬間,吳貴寶就將其中的關節想了個通透。

  “怎么著呢?”佟仁義沒有反應過來。

  “現在這個仗就更難打了。第三軍的主力軍團有安天偉,外圍軍團有向東陽;現在的第三軍,就是一支插上了翅膀的老虎!這個事,看來需要跟第一軍通報一下!

  “跟第一軍通報?”佟仁義更不懂了。

  “壓力和困難,也得讓第一軍跟我們一起分擔一些。不能只讓我們第二軍扛著?纯吹谝卉姷玫搅诉@個情報之后,有什么反應沒有!眳琴F寶示意副指揮長去辦這個事。

  第一軍的指揮部里,穆武清看著手里的通報,咬牙切齒的罵了一聲:“這個老狐貍!”

  “嗯。我們的吳指揮長要是玩起心眼來,也很溜啊!标憺槊駠@了一聲。

  這就是吳貴寶給他們弄出來的一個陽謀,你接也得接,不接也得接著。

  第三軍的兩位指揮官,沒有一個是好相與的。

  開始穆武清等人算定以向東陽的狗脾氣,是不可能取得任何指揮權的,F在倒好,這個他們很不愿意看到的結果,居然早就已經變成了現實。

  無疑,這肯定是安天偉的手筆。也只有安天偉這個在軍地指里號稱一代軍神的大哥,才有那么大的氣場,能鎮住第三方面軍的指揮部所有人。

  “事已至此再想無益。我們還是看看接下來怎么應對現在的場面吧。這個向東陽,無聲無息的就吃掉了我們三個作戰單元,夠狠的!”

  穆武清這么說的時候,他就沒有想過,杜楓所率領的作戰單元其實早就已經被他們吃了干干凈凈。

  壓力由第一第二兩方面共同承擔,所以第一軍和第二軍目前都非常默契的達成了不交火的共識。

  不過,兩個集團軍可不是說相安無事,這兩個方面軍都狼一樣的盯著對方,就看什么時候能從對方的身上咬下一塊肉來。

  只要這塊肉的誘惑足夠大,無論是第一還是第二方面軍,都不可能放過這樣的機會。

  吳貴寶和穆武清也都非常清楚他們現在的境況,所以也都小心翼翼的提防著對方。

  而進入到了深山之中的第三方面軍的指揮部里,安天偉接到了由向東陽處發來的情報,也對現在外面的兩個集團軍情勢有了個比較清晰的了解。

  “他們現在都相互提防著,倒是你那兒,現在會成為這兩頭猛虎的口食!卑蔡靷ツ弥l星電話和向東陽通著話。

  “第二軍主力轉到了生命走廊另一端,這邊要應對的是第一軍;第二軍也留了一些外圍部隊放在這兒,只要第一軍來吃我們,第二軍的外圍軍團必有異動。 這個代價第一軍付不起!”

  “嗯。這樣子最好?偠灾,你小心為上!”安天偉知道在向東陽這塊,他也沒有需要特別叮囑的東西。

  這是讓人很放心的指揮官,外圍軍團只要有向東陽在,就不會出什么大亂子。

  至于向東陽將第二軍三分之一的輜重全部退還一事,安天偉有所耳聞,只不過向東陽沒有提,安天偉也就沒有問。

  以向東陽的精于算計,這么一大塊肥肉到手還能吐出去,必然有他的原因。

  有時候,放手放權,是一名優秀指揮官的超群品質的體現。

  安天偉收了線,走進了第三方面軍的指揮部里。

  這個指揮部是臨時搭建于深山之中的,四周全部掛上的是涂著油漆的軍用繩遮掩物。

  指揮部里,各軍團長整齊就坐,在等待著安天偉。

  當安天偉走進了指揮部的那一剎那,各軍團長全體起立。

  安天偉雙手往下壓了壓,讓各位軍團長坐下。

  “各位,我們已經進入了深山腹地,F在各軍團的軍心如何?”安天偉眼睛掃了一圈。

  安天偉發現,各軍團長的表情不一。

  有的軍團長特別自信的挺著胸脯,有的軍團低眼鎖著眉頭。還有的軍團長在四下看著別的軍團長的神色。

  “怎么,這么簡單的問題,這么難回答?”

  “我們軍團有一些情況!币晃卉妶F長終于應答。

  “什么情況!

  “這一帶的山區,原本就是我們不愿意進來的。這里面的危險很多,我們軍團已經出現了一些減員。戰士們有怨氣!

  安天偉看著這位軍團長沒有說話。

  而這位軍團長見安天偉盯著他看,頭便低了下去,不敢直視安天偉的目光。

  “還有沒有?”安天偉繼續掃視全場。

  “我們軍團也一樣的情況。因為在轉移的過程中,驚了山里的一些野獸,我們軍團也出現了一些減員!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