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他的小奶貓 > 第 103 章
  此為防盜章, 訂閱滿50%可看, 不滿需等72小時,感謝理解。

  “你好, 今天上午你們村長給我打電話,說給你訂了s市的車票,你現在在哪兒呢?”

  “我剛下動車, 現在在車站!彼纬郧傻卣f道。

  “那好, 你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我馬上開車過來接你,好嗎?”

  “好的!

  等那邊的訊號先斷了,宋楚才把電話掛回原處。

  她沒有手機,擔心一會兒薛文到了找不到她,不敢走遠,找了個人少的角落, 抱著背包蹲在那里。

  薛文大約過了半個多小時才到的。

  期間有人見宋楚一個人蹲在角落里, 還以為她是和父母走失了,不停地上前詢問,就連車站里巡查的保安都來問過她情況。

  宋楚每次都笑著說很快就有叔叔來接她,心里卻是滿滿的無奈。

  就因為她長得不高, 發育得又晚,所以一般陌生人見到她,都會把她當成小孩子。

  可明明她都已經十六歲了啊。

  宋楚蹲了一會兒覺得腿麻, 起來活動了一下。

  正當她做伸展運動轉身時, 看到先前見過的一個保安又來了, 在他的身旁,還站了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

  他們兩個就站在她身后不遠處,面帶微笑地望著她。

  宋楚忽然有種做壞事被抓包的感覺。

  她臉一紅,尷尬地朝二人笑了下,然后一溜煙小跑到角落里,抱起自己的背包,正要開溜,身后忽然傳來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

  “你就是宋楚吧?”

  “……”

  腳下的步子一頓,宋楚愣了下,等她反應過來這個人可能是誰,尷尬的情緒一直蔓延到了耳尖。

  見她的耳朵都紅了,薛文心里已經了然。

  他并不認為宋楚是怕生,畢竟敢一個人從偏遠的山村坐車來大城市的人,膽子也絕對不會小到哪里去。

  薛文上前,在離女孩兒幾步外停了下來,自我介紹:“楚楚,我是薛叔叔,很抱歉讓你久等了!

  聽了他的話,宋楚連忙轉過身,搖頭說:“沒有沒有,薛叔叔,謝謝你來接我!

  薛文見女孩兒那么有禮貌,不由對她有了幾分好感。

  他應了聲,謝過保安以后,便帶著宋楚離開了車站。

  ……

  出了車站,汽車穩穩地行駛在路上。

  四個輪子的車子宋楚以前只在村子里見人開過,自己還是頭一回上,從上車的那一刻開始,就端端正正地坐著,不敢動也不敢四處看。

  薛文從后視鏡看了她一眼,察覺到女孩兒的拘謹,主動和她搭話。

  “楚楚,我聽說你的學習成績很好,是嗎?”

  與其說宋楚是拘謹,不如說她只是不太習慣和一個不怎么熟的人待在一個密閉的空間里。薛文開口,她反倒是松了一口氣。

  對于他的問題,宋楚認真地想了想,才說:“我的成績在我們以前的學校里是還不錯,但是老師也說了,我們鄉村學校的教學質量和城里的學校是遠不能比的,而且由于硬件、教材等各方面的原因,我們所能學習到的知識和城里的學生相比也只是冰山一角,所以……我的成績放在這邊,可能也不算太好吧!

  女孩兒的回答出乎了薛文的意料之外,他不動聲色地又將目光從后視鏡里落到女孩兒的身上,這一次,眸中多了幾分贊許。

  “為什么那么努力學習呢?”

  宋楚怔了一下,過了一小會兒,垂眸,語氣難掩失落:“因為我家里窮,爸爸和媽媽告訴我,只有努力學習,我才能走出大山!

  她頓了下,視線移到車窗外,目光帶著憧憬。

  過去她只能聽爸爸媽媽告訴她外面的世界有多么精彩,而現在,她終于見到了。

  “我想有機會,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低聲說。

  女孩兒失落的語氣讓薛文心里揪了一瞬。

  她家里的情況薛文是知道的,擔心勾起她的傷心事,薛文嘆了口氣,沒有再多問。

  ……

  從車站到景澤佳苑,一共有半個多小時的車程。

  從汽車駛進小區大門的那一刻起,宋楚就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

  她自小生活在農村,一棟棟的樓房并不是沒見過,但是那些大多都是村民們自己蓋的,從水泥墻到屋頂,不出幾個月就蓋好了。因為沒錢,房子布置得也很簡單,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其他地方都是空空蕩蕩的。

  可是這里不同。

  光是一棟棟造型漂亮的別墅就足以讓她眼花繚亂了,更別說別墅區里的風景,簡直就能用世外桃源來形容了。

  在每幢別墅的前后,還各有一大一小兩個花園,每戶人家對花園布置都不同,但無一例外,全都種滿了鮮花和綠樹,五彩繽紛,好看極了。

  薛文把車開到一棟獨立的別墅前,讓宋楚先下車,自己則把車開進車庫里。

  等他停好車出來,發現宋楚站在院子里,一雙大眼睛充滿好奇地四處打量。

  薛文笑了下,等她差不多看夠了,才朝她招了招手:“楚楚,過來!

  宋楚聞言,立馬回了神,小跑過去,不好意思地喊了聲“薛叔叔”。

  “喜歡這里嗎?”

  宋楚點頭,清澈的雙眸毫不掩飾主人的想法:“喜歡!

  “以后這里就是你家了!

  薛文說完,轉身開門,帶著她進屋,“我還有一個兒子,他比你大幾個月,在九中上學,下學期念高二。哦對了,我聽你們村長說,你之前也是念到高一,對嗎?”

  宋楚一進門就被里面豪華氣派的裝修吸引了,從水晶吊燈到旋轉樓梯,這些以前只在電視里才能看到的場景,居然真實地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讓她覺得好像是在做夢一般。

  耳邊薛文的說話聲忽然停了。

  突然安靜的氣氛也把宋楚拉回現實——

  她現在是在別人家里。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宋楚有些不安地低下頭:“……是的!

  薛文倒是并不介意,他領著宋楚上樓:“那正好,等過幾天開學,我讓小翊帶你一起去學校報道,以后你在學校里,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幫忙!

  說到這里,薛文忽然想到了什么,回頭,輕笑著說,“小翊的學習成績很好,每次考試都是年級第一,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也可以問他!

  宋楚點點頭:“我知道了薛叔叔,謝謝您!

  “不用客氣!

  薛文把她帶到走廊盡頭的一間房,房間是朝南的,里面還帶了一個大陽臺。

  推開門,陽光爭先恐后地從落地窗外鋪灑進來,一室明亮。

  “這里就是你的房間,前幾天我讓家里的阿姨給你準備了一些生活用品,你看看還缺什么,過會兒阿姨來了跟她說,讓她帶你去超市買!

  薛文看了下表,“家里的鑰匙在你房間的桌上,我還有事,要先回公司一趟,你一個人在家里可以嗎?”

  宋楚點頭,乖乖地說:“可以,叔叔您去忙吧!

  薛文應了聲,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轉身離開。

  直到薛文的腳步聲徹底消失,宋楚才真正松了一口氣。

  再回頭,環顧著眼前這個自己即將要入住的房間,方才那一抹不真實又再次浮上了心頭。

  以前睡在家里破舊的木板床上,每每翻身都能聽到木頭發出吱呀的聲響,隨時隨地都要擔心動作幅度太大身下那脆弱到動一下就搖晃的床板會不會塌了。

  ——她做夢都想住到像這樣的房間里。

  可現在當她真的站在了夢里才會有的房間門口,她卻猶豫了。

  她明白今天的一切來得有多么不容易,而她如今看似幸福的開始,卻是用她生命里兩個最重要的親人換來的。

  宋楚在門口站了片刻,在做好心理建設以后,才踏進了這個房間。

  床單和被套都是新換的,房間里所有的東西都擺放地很整齊,木質的地板也是一塵不染,完全不需要她自己動手整理什么。

  宋楚熟悉了環境以后,把背包放在椅子上,打開拉鏈,把自己帶來的東西從里面一一拿出來放好。

  做完這一切,她下樓,客廳墻壁上的老式掛鐘顯示現在是下午三點半。

  她找到了電話,給村長報了個平安,然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

  ***

  從k吧出來,天色已經完全暗了。

  范向明和司辰幾個人還想去玩,薛翊卻有點意興闌珊。

  他想走,其他人自然攔不住。

  回到家里,薛翊先去沖了個熱水澡。

  他白天在動車上睡了幾個小時,這會兒倒是沒什么睡意,從浴室出來,隨手從書架上抽了本書,往床頭一靠,黑色的碎發濕漉漉地貼在耳鬢,發梢尚在滴水。

  看了片刻,薛翊合上書,拿起手機給好友打電話。

  “在哪里?”

  他手臂枕在腦后,眼眸微闔,線條分明的臉部輪廓隨著唇瓣的張合劃出了細微的弧度。

  “家里!

  電話那頭傳來簡單的兩個字。

  薛翊挑眉,并不意外:“又在陪你妹妹?”

  “嗯!

  “去健身?”

  “不去!

  “有事?”

  “沒事!

  那邊回答得很快,只是接下來的話,寵溺之中又透著滿滿的無奈。

  “我要哄小番茄睡覺!

  “……”

  薛翊坐起來,抬手看了一眼腕上的表:“才八點就睡?”

  “還有一個星期就開學了,小番茄要調整作息!

  男生的話音剛落,薛翊隱約聽到電話里一聲清脆的“哥哥”,雖然隔得遠聽不真切,但很好分辨,那是一個女孩兒的聲音。

  薛翊嗤笑,漆黑的眸子里染上了幾分戲謔。

  “周善,你還能再妹控一點嗎?”

  周善沉默了一瞬,慢條斯理地說:“比起孤家寡人的你,我能!

  薛翊:“……”

  ……

  被好友“拋棄”的薛翊坐在床上發了會兒呆,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站了起來,大步朝外走。

  與此同時,餓得有些受不了的宋楚也拉開了房門。

  兩個人的視線在半空中交匯,宋楚像只受了驚的小奶貓,輕輕地“啊”了一聲。

  姜妍一愣,隨即又恢復了大大的笑臉:“看就看唄,我就不信她們不激動了。楚楚,你剛才看了薛翊那么精彩的投籃,難道就沒感覺嗎?”

  宋楚的瞳孔微微地縮了一下,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有是有,只不過……”

  她剛才一門心思都放在薛翊為什么要找江修齊打球這個問題上,以至于對他那精彩的表演,反而沒有過多地關注。

  “有就行了!苯麪恐纬淌易,“你才剛來,還不了解薛翊,等你了解他了,我敢保證,你也會喜歡他的!

  “他真的……有那么好嗎?”宋楚猶豫著開口。

  “嗯……”

  這個問題有點難倒姜妍了,她想了想,才說,“薛翊的性格的確是有一點傲慢,但是人品絕對沒得說,他在學校里幾次打架,都不是沒原因的。我記得最近的一次,當時我們還是高一,他們班級有個女生被高三年級的一個學長欺負了,鬧到了老師那里,老師也只是喊了家長對那個學長進行教育!

  “你也知道我們學校,家里有礦的比較多,有些學生連老師都不敢惹,不痛不癢地說了幾句,就不了了之了。后來等風聲過了,那個學長又去騷擾那個女生了,也不知道薛翊是怎么知道的,闖進了高三年級的教室,直接把那人的手給扭脫臼了,據說他就是用這只手欺負的女生!

  宋楚聽得目瞪口呆,下意識地問:“后來呢?”

  “后來也沒有什么!苯柫寺柤,“那個學長說了一句要告訴校長,薛翊二話不說,直接把人從教室拖到了校長室。那個時候正好是課間,整個學校的人都看到了,我們也是那個時候才知道,薛翊的爸爸是學校的大股東之一,那人被薛翊盯上,也是倒了大霉了!

  “……”

  宋楚突然想起來一件事,“薛翊不是不喜歡女生的嗎?他怎么會幫那個女生出頭呢?”

  姜妍怔了下:“薛翊不喜歡女生?你怎么知道?”

  他自己說的啊。

  薛翊不讓宋楚說認識他,宋楚不敢把這句話說出來,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說了一句。

  宋楚有點不知道怎么接姜妍的話,幸好姜妍也沒要她的答案,只是說:“不過你說的也沒錯,學校里喜歡薛翊的女生那么多,好像還真沒見過他和誰在一起的!

  ……

  薛翊回到教室以后,幾乎是立刻,范向明和司辰就圍了上來。

  “翊哥,剛才那節課你不在,去哪里了?”

  薛翊從抽屜板里抽出一瓶礦泉水,擰開瓶蓋,仰頭喝了一口,抬眼望向范向明:“怎么,老師找我了?”

  “那倒沒有!狈断蛎饔杂种,“我就是聽說,你去找江修齊比球了?”

  薛翊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的?”

  范向明把手機拿出來,放在他前面:“你看,十二班的人剛才發給我的!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