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從當戰神開始 > 第130章 回北海
  這期間,江何兩人就這么聽著帝世天和雷狂自顧自的聊著。

  什么苗族,什么貪吃蠱,他們根本聽不懂。

  他們現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蝰蛇死了,那么他們離死也不會遠了。

  當這個他們朝思暮想想要弄死的敵人,真正站在他們面前的時候,一切的幻想都破滅了。

  他,是不可戰勝的,

  就連七重天的蝰蛇,都沒有在他手里撐過一招,他們幾家就算拼盡全力,傾盡所有也找不到能夠對付他的辦法。

  江何兩人面如死灰,而這個時候帝世天他們也結束話題走了過來。

  “不久前,我曾對你兒子江無天說過,有一天,我會親自來問你,你江家背后的人是誰,但現在我知道了,所以你還有什么遺言嗎?”看著身體忍不住顫抖的江燕龍,帝世天戲謔了起來。

  此刻看著他,江燕龍如同看見了勾魂的黑白無常,他艱難的咽下一口口水,“別殺我,我的一切都可以給你,只要你不殺我,我還可以告訴你蘭家主使這一切的人是誰!

  “哦?”

  “和我談條件?”

  帝世天微微一笑,一雙潔白如玉的手套被慢條斯理的套在了手上,似乎不是很舒適,他又來回合攏了幾下,這才緩緩道:

  “說說吧,到底是蘭家的那位大人物,指使你當年幫助周家滅掉古家的?!”

  那雙白色的手套,一塵不染,本給人一種看起來非常舒服的感覺,但這個舉動落在江燕龍眼里,卻讓他的心瞬間涼了半截,“你不殺我!我就說!”

  嗯?!

  “我是,給你臉了嗎?”帝世天一把捏住他的脖子,冷冷的道。

  呃……

  江燕龍喉嚨一咔,接觸到帝世天的眼神,一股涼氣瞬間沖遍他的全身,他并不懷疑,如果他再多逼逼一句,帝世天絕對會毫不猶豫的掐斷他的脖子。

  “說,可以給你一個舒服的死法,不說,就讓你嘗嘗那條死蛇死前承受的那種痛苦。

  那么,告訴我你的選擇?”

  就在江燕龍內心掙扎不已的時候,就聽帝世天又開口了。

  想起先前蝰蛇被折磨的樣子,江燕龍就覺得頭皮一陣發麻。

  連七重天的蝰蛇都堅持不下來的痛苦,他能堅持下來嗎?

  所以,當機立斷,“我說!”

  江燕龍顫顫開口,“是蘭家公子,蘭云梁!

  “蘭云梁?”

  帝世天瞇著眼睛細細酌量,隨后一笑,“這個名字我記下了!

  隨后也不廢話,巴掌一擴直接抓住了江燕龍整個腦袋。

  “你這樣的大人物不應該一言九鼎嗎?我都說了,為什么還要……”江燕龍驚慌失措起來。

  咔!

  然而,話沒說完,一顆瞪大著眼睛的頭顱就旋轉著飛到了不遠處。

  帝世天褪下被鮮血染紅的手套,臉上沒有一絲波動,“不論什么時代,弱肉強食的法則都不會改變,當你高高在上把我當成弱者,揚言要扭下我腦袋的時候就應該料到這樣的后果!

  頓了頓,帝世天又把目光放在了何文通的身上,“因為我夠強,所以死的那個人才不是我,何家主,你說呢?”

  接觸到他的目光,何文通死死抓著地上的石磚,指甲都已經扣出血來了,他企圖通過痛苦來驅散心中的恐懼。

  不久前的他們何其風光得意,江燕龍更是毫無顧忌的向外發聲,要親自到北海城扭下帝世天的難道。

  可現在呢?

  好大一顆頭顱,就在不遠處瞪大著眼睛。

  那,是被帝世天扭下來的。

  張了張嘴,何文通仿佛想要求饒,但因為極致的恐懼,一時竟然沒有發出聲音。

  見他沉默,帝世天笑著蹲下身子,“何家主,你好像抖的很厲害?”

  咕嘟…

  何文通艱難的咽下一口口水,作為江燕龍的幫兇,盡管知道今天難逃一死,但他還是拼命的搖晃著腦袋,爭取最后一線機會,

  “放我一命,這件事全部都是江燕龍一個人的主意,跟我沒關系啊,只要你不殺我,我什么都可以給你,什么都給你!”

  聞言,帝世天失聲笑了,

  “聽你的意思,說的好像你現在還什么都有一樣?你自己做過什么事都忘記了嗎?

  你們為了利息,傷害了多少無辜的家庭,你們的心就不會感到痛嗎?

  何氏,已經倒了。

  你現在,并不是那個可以在松山城叱咤風云的何家主了。

  現在,為你犯下的罪行贖罪吧!

  話音落下,帝世天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提著他來到已經坍塌的窗戶前。

  “我,什么都沒有了嗎?”何文通雙眼無神的自言自語起來,在面對死亡時為了一線生機,他潛意識的還以為自己擁有雄厚的財力和家業,希望換來自己的一條活路。

  直到經過帝世天的提醒,他才反應過來。

  感受到耳邊呼嘯而過的烈風,何文通已經意識到了自己的下場。

  贖罪嗎?

  到了我這個地位,法律都不曾制裁我,今天卻還是逃不過這一劫,難道真的是因果輪回,善惡有報嗎?!

  “不愧是整個南方經濟實力都排在頭幾號的省城之一,就連其下面一個小小的松山城,發展的都這么好,比之北海,真是強了不止一星半點。

  這個你不擇手段生存了這么多年的地方,你一定還沒有好好親吻過它吧?

  今天,就永遠埋葬在這里吧!

  說完,帝世天直接送開了手。然后,轉身。

  “走吧!

  就在他轉身之際,一枚白色的棋子以超越子彈般的速度射進了齊流駭的額頭。

  在昏迷中死去,可以說他是三人中死的最舒服的一個了。

  整個大廈最上面的三層,在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里幾乎變成了廢墟一片。

  等方黎他們前來查看,眼前的一幕卻是讓他們也忍不住心里發寒。

  地上一些破碎的衣物,代表著蝰蛇曾經的存在。

  剩下一攤詭異的黑水,和江齊兩人的尸體。

  再加,破爛不堪的現場。

  “這…簡直就是超出了常人能理解的范圍!

  有人實在壓抑不住內心的震撼,開口道。

  這時,所有人才想起,方才在樓下感受到的晃動,根本就是因為這里的戰斗而造成的。

  一時間,有一個算一個的全都瞪大了眼睛。

  “封鎖消息,所有人不得外傳!狈嚼璩林粡埬,拿出了會長該有的威嚴。

  而這個時候,帝世天和雷狂已經踏上了回北海城的路程。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