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守著陽光守著你白汐 > 第210章 明珠歸還
#e#  第210章 明珠歸還

  前臺尷尬,解釋道:“張總應該不是這個意思!

  “什么張總,他不過就是一個經理,我們白總也不過是個副的,他要凌駕在我們白總上面作威作福嗎?”徐嫣罵道。

  白汐也知道徐嫣的暴脾氣犯了,喊道:“徐嫣,沒事的,我們打掃一下就可以了!

  徐嫣看著前臺,“你們張經理不會讓我們白總親自打掃吧?”

  前臺面有難色,“那個。保潔的阿姨,一般周六過來,平時我們都自己打掃自己的位置!

  “你們張經理,昨天就知道今天白副總要來的消息,不親自迎接也就算了,連房間都沒有準備,還要我們白總自己打掃,我看啊,要給紀辰凌好好說說這件事情!毙戽剃庩柟謿獾乇г沟。

  前臺不知道怎么說,就去準備拖把和抹布了。

  徐嫣發出去的火,沒有人接,就更生氣了,對著白汐說道:“我覺得那個張經理就是故意的。這不是排擠是什么!

  “別為難底下的人,他們沒有決策權,也是聽領導的吩咐辦事,卻會因為你的語氣而覺得不舒服,忐忑不安,就更加排斥我們的到來了!卑紫p柔道。

  徐嫣抿了抿嘴,“我還覺得不舒服呢!

  “知道了,我先去倒杯水給你,消消氣!卑紫チ瞬杷g,拿了放在櫥柜下放的一次性水杯。

  “你們聽說沒,紀總下午會來我們公司!庇幸粋女生開心地說道。

  白汐手一抖,被熱水燙到了,很疼,下意識地松開了一次性紙杯。

  “你們聽說沒,那個張馨茵是紀總的女人,所以,放棄小演員不做,到我們公司來做開發,沒看到今天不在嗎?估計是跟著張總去接紀辰凌了!

  “不會吧,紀總已經訂婚了,對象還是石油大王的女兒,真正的公主啊!

  “你們懂什么,別說訂婚,就算結婚,那些女人,還不是眼巴巴的希望能夠上紀辰凌的床,一夜恩露,就能輕松一輩子了,他還那么帥,換做你,想上紀辰凌的床嗎?”

  另外一個女人曖昧地笑了,“如果對象是他,我還是愿意的!

  “死丫頭,小心我告訴你男朋友!迸藫现硗庖粋女人的腰。

  兩個人嬉笑的從茶水間里出去。

  白汐沖著冷水,明明已經沖了五六分鐘了,整個食指和中指還是火辣辣的疼,好像痛到了血肉之中一樣。

  徐嫣拿著抹布過來,擔心的握住白汐的手,“怎么被燙到了,還是被人潑了?”

  白汐點了下徐嫣的額頭,“你宮廷劇看多了,我自己不小心燙到的!

  “職場如戰場嘛,初來乍到的,總是防不勝防,明天我們自己帶水杯,手沒事吧,要不我現在給你去買燙傷藥!毙戽檀盗舜蛋紫氖。

  “不用,現在好多了,先干活吧!

  “嗯!

  徐嫣先幫白汐打掃辦公室。

  不知道過了多久,白汐的手機響起來,她看是韓檸溪的,猶豫著,要不要接。

  徐嫣探過腦袋,搶過白汐的手機,笑著接聽道:“已經到了嗎?”

  “嗯,87號桌!

  “我們十二點才下班-->>#p##e#,你稍微等一會!毙戽虙焐狭穗娫,“別打掃了,現在距離下班還有二十分鐘,我先給你畫個精致的妝!

  “不用了!

  “什么不用了,女以悅己者容,情愿最后你不要他,也不要讓他先不要你,這叫攻心為上!毙戽陶f著,把白汐按到了座位上面。

  白汐抗拒,“會不會太正式了?”

  “當然要正式一點,你也不像玩弄別人的人!毙戽陶f著,給白汐洗了臉,涂上了化妝水。

  白汐知道徐嫣說是風,就是雨的性格,任由她倒騰著。

  思緒卻飄遠了。

  他們說,紀辰凌下午回公司……那她,會和他想見?

  想起他離開時候的場景……心口,泛濫著異樣的情緒,好像連綿起伏的波浪,什么東西在里面沉沉浮浮著。

  “小汐!

  “嗯?”白汐緩過神。

  徐嫣狐疑地鎖著她,“你在想什么,我喊你好幾聲了?”

  “哦,想些事情!卑紫@鈨煽傻卣f道。

  “你啊,自從紀辰凌訂婚后,整天像是丟了魂一樣,以后不能這樣了,趕緊找個男朋友把他徹底忘記了吧。來,我看洗手間那里有鏡子!毙戽汤紫。

  鏡子里的白汐,唇紅齒白,娉婷裊娜,眸光點點,如嬌花照水,楊柳拂風。

  徐嫣抱著白汐,夸贊道:“我家小汐就是漂亮,這么一打扮,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仙子,美艷不可方物!

  “我是瓜嗎?黃婆!卑紫蛉ば戽痰。

  “你就算是瓜,也是勾人心魄的蜜瓜,怪不得,韓檸溪那么迷戀你,走吧,瓜,下班了!毙戽汤紫ゴ蚩。

  她們走到電梯口,叮的一聲,電梯響了。

  一眼,她就看到了在人群簇擁中的紀辰凌。

  兩個多月沒見,他依舊清雋,矜貴,高高在上,帶著勿進的氣場,卻又如同吸收了日月精華,成為人群中最耀眼的閃光點。

  白汐下意識的垂下了眼眸,站在了一邊,呼吸都屏息著,讓他們先過去。

  但還是無由的緊張,手都擰巴在一起。

  她知道,這種狀態不好,應該像幾個月前初見他那樣,客道而又溫和的微笑,帶著討好和諂媚,疏離而沒有危害。

  “小汐!毙戽汤紫囊路,壓低聲音道:“他已經回來了啊!

  “嗯!卑紫珣艘宦。

  紀辰凌也看到了白汐,視線落在她低垂的臉上,眸色深的,好像萬年古潭一般,不見底。

  張瑞杰看了看紀辰凌,又看了看白汐,笑著說道:“白汐,辰凌才回來,中午一起吃飯吧!

  “白汐中午有約了!毙戽腾s緊說道,余光瞟了眼紀辰凌,故意說道:“是相親,約好了十二點,我們快遲到了,不好意思啊,先走了啊!

  她拉著白汐進了電梯,按下了關鍵。

  紀辰凌回頭,看向電梯。

  張瑞杰扯了扯嘴角。

  他現在知道,為什么紀辰凌從飛機上下來后,酒店不去,先來公司。

  原來,是為了看白汐。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