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云海中的風 > 第241章 措不及防的痛
  蘇瑤瞪大雙眼,不可置信的看著她。Ωヤ看圕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àn.shu.ge.la

  這個女人也太會說謊了吧?做出那種喪心病狂的事情就算了,竟然還能顛倒黑白到這個地步!

  明明是她找人意圖強奸蘇瑤,也是那群人把劉子凡打了個半死,最后她扔下自己的親生哥哥,扔下曾經舍命救過她的恩人,揚長而去,現在事情敗露了,不但沒有絲毫悔改,反而把自己摘了個一干二凈?

  簡直是人神共憤!

  蘇瑤剛要張嘴拆穿她,劉子凡突然握住了她的手。

  蘇瑤回頭看他,月光下,他臉色蒼白,身子微微發顫,漆黑的眼底似是蘊著一片波濤洶涌的汪洋大海,滔天的巨浪幾乎將他吞沒。

  劉婉婷站在濃郁的夜色深處,身后喧鬧的人群,嘹亮的警笛聲似乎都淪為背景,只有那雙哀求無助的眼,在他眼前放大再放大,一寸一寸落入他的眼底。

  明明是觸手可及的地方,他卻覺得隔了很遠。

  明明是從小一起長大再親近不過的妹妹,他卻覺得很陌生。

  劉婉婷哀求的眼底漸漸涌上一絲著急。

  從小到大,只要她用這種無辜而害怕的眼神看著哥哥,不管她有什么要求,哥哥都會答應,可是今天,他卻沉默了。

  她的心頓時一沉,哥哥不會見死不救吧?

  剛才警察敲車窗的一瞬間,劉婉婷就快速想好了所有的對策。

  三個手下那群人熟悉這一帶的地形,警察抓住的可能性不大,只要哥哥認可了她剛才的說法,即便蘇瑤說出真相,警察也找不到證據。

  警察沒有證據,就不能拿她怎么樣,可以說她的后半生都系在哥哥一句話上。

  明明是幾秒鐘的時間,卻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隨著時間的慢慢流逝,劉婉婷的后背漸漸聚起一層冷汗。

  雙眼哀求的看著哥哥,眼中滿是急切,她忍不住催促道:哥,你倒是說話啊,警察還等著呢。

  哥,我的后半生,就靠你這句話了。

  劉子凡轉頭看向蘇瑤,她白皙的脖子上,一條長長的劃痕沾滿血跡,右臉紅腫,上面還留著明顯的巴掌印,身上滿是泥土,多處掛彩,狼狽不堪。

  這一切,都是他妹妹害的。

  他不能再包庇了,要是再沒有原則沒有底線的包庇下去,以后說不定她還會做出什么喪心病狂的事情來。

  劉子凡轉頭看向警察,緩緩道:不是她說的那樣,劉婉婷買通黑道的人,企圖玷污蘇瑤,我察覺事情不對勁開車追了過來,卻被那群人打傷,她和黑道的人中途鬧翻,最后雙方談妥用三百萬了事,她回去打錢,錢一到賬那群人就會對蘇瑤動手。

  黑道,買兇,這幾個敏感的字瞬間挑起了警察的神經,警察在小本上快速的記錄著什么,拿起對講機神情嚴肅的說:全體注意!全體注意!對方是黑道的人,這是一起買兇強奸案,一定要把他們捉拿歸案!

  蘇瑤詫異的看了劉子凡一眼,被他握住手的一瞬間,她還以為他想要包庇劉婉婷,心里不免升起一陣失望,可是沒想到他竟然全盤否認了劉宛婷的說法,向警察說出了真相。

  蘇瑤嘴角揚起一絲微笑,他沒有變,還是那個正直善良的劉子凡。

  而劉婉婷則傻了,似乎不認識一樣,呆呆的看著哥哥。

  直到冰涼的手銬拷在手上,劉婉婷才反應過來,撕心裂肺的大吼一聲:哥!你還是不是我哥!你被這個賤人迷昏頭了!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劉子凡!我恨你!

  她劇烈的掙扎著,被兩個警察拖上了警車。

  劉子凡和蘇瑤也被抬上救護車,一路呼嘯向醫院駛去。

  …………

  月涼如水,夜風輕輕吹過,窗外高聳的楊樹在風中微微擺動,樹葉發出沙沙的聲音。

  陸宅,漆黑的臥室里,陸勵成平躺在床上,雙眼緊閉,呼吸均勻,顯然已經進入沉睡。

  滴滴……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打破了室內的安靜。

  陸勵成緩緩睜開雙眼,一瞬間的迷茫后,眼神瞬間清醒,拿起手機看了一眼,眉頭頓時皺起。

  是abby,abby辦事向來有分寸,不是重要的事情,一般不會在半夜給他打電話。

  接通電話,abby沉著冷靜的聲音頓時傳了出來:陸總,蘇瑤出事了。

  陸勵成心頭猛地一緊,一邊穿衣服一邊問:怎么回事?

  剛才警局打電話過來,說蘇瑤被綁架了,不過您放心,目前已經脫險了,正在送往醫院的路上。

  陸勵成的眉頭快擰成一團,問:誰綁架的?

  劉婉婷。

  又是這個女人,他就知道這個女人沒安好心,只是沒想到她膽子這么大,竟然敢公然綁架。

  知道了,我馬上去醫院,把資料準備一下,明天的會議你來安排。

  明白。

  掛了電話,拿起車鑰匙,大步向樓下走去。

  安靜的醫院里,劉子凡已經做完了手術,左手打著石膏,穿著病號服,正一臉疲憊的躺在床上。

  除了脖子上的劃痕,蘇瑤倒也沒什么大礙,劉子凡的家人此刻都不在國內,因此沒有人照顧他,蘇瑤拿起空空的暖壺,準備去打點熱水。

  剛出了門口,一道熟悉的身影突然走近,下一秒,她跌入了一個熟悉的懷抱。

  一路上陸勵成的心都懸在嗓子眼,即便護士說她沒什么大礙,他也要親眼看到才甘心,直到剛才看到她完好無損,懸著的心這才落地,猛地上前擁住她。

  蘇瑤安靜的伏在他的心口,一動不動,耳邊滿是他快速的心跳聲,她知道他在擔心自己。

  蘇瑤……他收緊手臂,沙啞的聲音仿佛落在她的心口,酥酥麻麻,好像一根輕盈的羽毛,掃去這一晚所有的疲憊和擔憂,莫名讓她覺得安心。

  不遠處,倆人誰都沒有注意到,一個高大的身影靜默的站在病房門口,眼底滿是措不及防的傷痛,一動不動的看著相擁的二人。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