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一紙婚成情漸濃 > 第1661章 讓你欺負我!
#e#  凔區,薩尼寺。

  詹姆斯依舊是每隔一日就會泡一次藥浴,阿伽陀尊者每天都準時來給他施針,都是白鈺在有一旁幫忙,有時候施完針 ,阿伽陀還會指點她一些醫理上的東西。

  短短幾天,白鈺就發現自己學到了不少的東西。

  元旦這天,前來薩尼寺朝圣的人比平常時候還要多。

  前殿到處都是人,僧人也都特別忙碌,白鈺上午沒有什么事情做,看了會兒醫書就去就去前殿幫忙。

  寺廟里的事情大多她都幫不上忙,她又不會凔語,所以只有幫忙給長明燈添燈油,或者整理蒲團。

  主殿的信徒最多,大殿左側點了不少的長明燈,有些已經快沒有油了,白鈺拿著彎嘴的壺一一增添。

  殿內空氣不是很流通,人多但不嘈雜,耳邊全是低低的誦經聲和祈禱發愿聲,時不時還會響起幾聲磬聲。

  白鈺給燈添了油,又把佛前的蒲團按照順序整理了一下,見暫時沒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做了,于是就走了出去。

  前兩天下了一場大雪,下了一天一夜,雪都被掃到道路兩側了,中間空出一條兩米寬的路供人行走,放眼望去房檐上,樹枝上還是堆積了一層厚厚的雪,在陽光下閃著晶瑩剔透的光。

  白鈺準備回住的地方,走了沒多遠,突然一個雪球砸在了自己的背上。

  她哎喲了一聲,還以為是調皮的小孩兒在玩鬧,誰知道一回頭,就看見一臉壞笑,手里搓著雪球的喬祈修。

  喬祈修站在距離白鈺不到十米的地方,戴著皮手套,呼吸間帶出白色的氣息,胳膊一揚,又一個雪球朝白鈺飛來。

  “喬祈修!”

  白鈺跳著躲過,雙手插著腰,“你幼不幼稚!”

  “打雪仗又不是小孩子專屬的娛樂,有什么可幼稚的!

  喬祈修說著,跳起來抓了一把旁邊樹杈上的雪,緊緊的握在手里。

  白鈺一見喬祈修朝自己走來,頓時警惕的往后退,“你別過來!我警告你!”

  喬祈修剛才也是一時興起用雪球砸了她一下,沒想繼續,不過這會兒看她這樣子,突然就想再捉弄一下她。

  “鈺妹妹,來啊,打雪仗!”話落,手里的雪球又扔了過去。

  距離太近,白鈺沒躲過,雪球砸在她的肩上,氣得她跺腳。

  “喬祈修,你別以為你是家主的侄子的就不敢動你!”這家伙,太可惡了,老是捉弄她。

  喬祈修隨手又抓了一把雪,笑得人畜無害,“喲喲喲,那你倒是動我一個試試!”

  他就喜歡看白鈺抓狂的樣子,可愛!

  白鈺氣急,彎腰去抓起路邊地上雪,毫不留情的砸去。

  “讓你欺負我!哼!”

  喬祈修一邊躲開一邊還擊,不一會兒,兩人就在雪地里打起了雪仗。

  “!”

  喬祈修一個雪球丟過去,正中白鈺的額頭,白鈺尖叫一聲,捂著眼睛蹲了下來

  喬祈修心里一驚,丟了手里的雪球,連忙跑了過去,“鈺妹妹,沒事吧?”

  剛才聽她的聲音,應該是傷到眼睛了。

  他就是和她鬧著玩兒的,沒有用力,怎么就傷著了呢。

  喬祈修心里著急,正準備扶著她起來的時候,肩膀突-->>#p##e#然被人按住了,接近著,就看見身邊的白鈺蹭的一下站了起來,一個掃腿,喬祈修瞬間倒在了地上。

  “你……”

  “讓你欺負我!”白鈺抱起一捧雪就砸在喬祈修的臉上,拍拍手一臉傲嬌的盯著坐在地上的喬祈修。

  “你個騙子!”喬祈修看著白鈺,哭笑不得。

  感情這丫頭剛才是騙自己的!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喬祈修一直覺得白鈺就是個懂事可愛單純的軟萌妹,沒想道居然也知道用計反擊。

  “哼!你活該!”白鈺做了個鬼臉,轉身就跑遠了。

  喬祈修看著白鈺的背影,有些無奈的笑搖頭,伸手將頭發上的雪拍落。

  這丫頭,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

  晚間阿伽陀來給詹姆斯施完針后給,和白鈺講了近一個小時的醫理,快到九點才離開。

  白鈺送他離開,阿伽陀抬頭看了一眼黑沉的天,對身側的白鈺道:“明日上午寺廟要施粥,你要是有空能來幫忙嗎?”

  “好的,我明天早上就去幫忙!”

  白鈺今天上午就聽說了明日要施粥的事情,就算阿伽陀不說,她明天也會去幫忙的。

  阿伽陀看著白鈺,點了點頭,“回去吧!

  白鈺對阿伽陀施了個禮,這才轉身離開。

  阿伽陀看著白鈺的背影,臉上神色淡然。

  “瓊達!卑①ね咏辛艘宦暽砼缘沫傔_。

  “尊者!

  “明日讓人再收拾兩間禪房出來吧!

  瓊達不明所以的看著他,“尊者,有人要來嗎?”

  阿伽陀點了點頭,眉眼柔和悲憫。

  ……

  第二天天不亮白鈺就醒了,洗漱后就準備去食堂幫忙。

  喬祈修得知今天寺院要施粥,于是也帶著阿三一起去幫忙,反正他閑著也是閑著,在這里白吃白喝住了這么長時間,做點事情也是應該的。

  從早上天不亮一直到上午十一點,一共熬了九大鍋粥。

  薩尼寺每年的今天都會施粥,這已經是一個傳統了,前來朝圣的信徒們從早上開始就陸陸續續排起了長隊。

  白鈺站在櫥窗里拿著碗大的勺子舀粥,喬祈修也在一旁幫忙,這一忙就忙到下午三點多鐘。

  前來領粥的人陸續少了,早上熬的粥也只剩下小半鍋了。

  “沒幾個人了,你和阿三去休息吧!卑租暱聪蛞贿叺膯唐硇藓桶⑷,道。

  從早上開始喬祈修和阿三一直在幫忙搬各種東西,做的全是體力活兒。

  喬祈修湊過來,笑得邪魅,“鈺妹妹,難得你居然會關心我!

  白鈺瞪了他一眼,“這里是佛門圣地,你就不能正經點!”

  喬祈修攤了攤手,“鈺妹妹,我怎么就不正經了,你可別冤枉!”

  “還是說,是你自己心里在想什么不正經的東西,嗯哼?”

  “你!”白鈺輕哼了一聲,決定不理他了。

  果然,給他三分顏色就開起了染坊。

  喬祈修好笑,這丫頭,真是不經逗。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