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入贅為婿 > 第六百零四章 無法解釋
  “諸位愛卿!”

  就在這時,天啟皇帝環視了一圈,緩緩開口道:“朕抓了一個孩子,這孩子,和通天教叛黨有關,諸位愛卿,你們覺得,該怎么處置這孩子?”

  說到這,天啟皇帝沖著燕雄抬了抬手:“燕雄,把人帶上來吧!

  “是,陛下!”

  燕雄應了一聲,快步走出大殿。

  不一會兒,燕雄返回,身后跟著幾個御林軍將士,押著一個幼小的身影,跪在了大殿之上。

  正是岳無涯。

  此時的岳無涯,身上被五花大綁,神色蒼白,氣息萎靡。那稚嫩的臉上,沒有半點孩子應有的活潑和童真。

  “涯兒?”

  而就在這個時候,文武百官中,一個身影走出來,身影顫抖,大吼一聲!

  正是廣平王!

  自從秦容音母子,離開了王府,廣平王一下子失去了人生的意義,活的渾渾噩噩,整日丟了魂兒一樣。

  今天天啟皇帝召集文武百官,上朝儀事,廣平王也是心不在焉。

  剛才天啟皇帝說,抓了一個和叛賊有關的孩子,廣平王也沒當回事兒。

  但他萬萬都沒想到,這個孩子,竟然是岳無涯。

  此時,廣平王緊緊盯著岳無涯,見他幼小的身上,滿是傷痕,也不知道受了多少苦。

  這一瞬間,廣平王渾身顫抖,心如刀割。

  唰!

  那一秒,廣平王眼睛血紅,沖過去將兩個御林軍將士推開,然后一把將岳無涯緊緊抱在了懷里。

  “涯兒,涯兒..”廣平王不停的念叨著,堂堂一個七尺男兒,竟然紅了眼睛。

  岳無涯進入大殿之后,一直都是戰戰兢兢,畢竟年紀太小,面對天啟皇帝的強大氣場,嚇的大氣都不敢出。

  此時,忽然被廣平王抱在懷里,聽到那熟悉的聲音,岳無涯緩過神來,終于忍不住,哇的一下子哭了起來。

  “父王!父王..”

  岳無涯又驚又喜,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哭喊的同時,緊緊的抱著廣平王的胳膊,生怕一松手,廣平王就會消失一樣。

  嘩!

  看到這一幕,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看著廣平王兩個,一個個表情錯愕。

  這孩子喊廣平王為‘父王’?

  可這孩子,是從叛賊的山寨抓來的呀。

  怎么回事兒。

  當初天啟皇帝將秦容音賜給廣平王之后,秦容音母子一直在王府生活,極少出門。所以,滿朝文武,都不知道廣平王和岳無涯的關系。

  看到這一幕,任盈盈露出了溫馨的笑容。

  這孩子雖然不是廣平王親生的,但廣平王視如己出。單就這份情懷,廣平王就值得讓人尊敬啊。

  “涯兒,沒事兒了,沒事兒了,父王在...”

  這時候,廣平王抱著岳無涯,不斷的輕輕安慰,同時,心疼之下,眼中也流出了淚水,低聲詢問道:“涯兒,你媽媽呢,你媽媽在哪?”

  一提到秦容音,廣平王的眼神,頓時變得迫切起來。

  岳無涯抽噎了一下,回應道:“媽媽和一個怪叔叔在一起,那怪叔叔是個瘋子,涯兒很怕他...嗚嗚....父王,我想媽媽了....”

  涯兒口中的怪叔叔,指的是通天教主。因為通天教主瘋了,所以涯兒管他叫怪叔叔。

  怪叔叔?

  聽到這話,廣平王暗暗皺眉。夫人不是回地圓大陸,去找岳風了嗎?怎么會和一個怪人在一起?

  “咣!”

  就在這時,天啟皇帝忍不住了,猛地拍了下龍座,瞪著廣平王怒斥道:“廣平王,到底怎么回事兒?”

  廣平王回過神來,心頭一顫,趕緊跪下惶恐道:“陛下,這肯定是個誤會,這孩子和叛賊應該沒關系!

  “哦?”

  天啟皇帝目光閃爍,冷冷道:“那你說說看!

  說這些的時候,天啟皇帝臉色陰冷之極。

  剛才岳無涯喊廣平王為父王的時候,天啟皇帝就看出來了,這個孩子,就是那個秦容音的兒子!

  當然,這不重要!

  讓天啟皇帝無比震怒的是,之前秦容音私會馬夫,傳的沸沸揚揚!整個皇城,人盡皆知!自己頒下圣旨,讓廣平王處死秦容音和孩子,他表面答應,暗地里竟然違抗圣旨,偷偷把這對母子放了?!

  違抗圣旨,就是大逆不道,天啟皇帝如何能忍?

  “陛下!”

  這時,廣平王還沒意識到自己要大禍臨頭,小心翼翼的解釋道:“這孩子,是我看著長大的,心地善良,活潑可愛,怎么可能和通天教的叛賊有關?”

  “廣!平!王!”

  話音剛落,天啟皇帝怒不可赦,雙眼直噴火:“你可知罪?朕之前讓你殺了秦容音和孩子,現在這孩子還好好活著,而那女人也沒死吧,你怎么解釋?!”

  “我...”

  廣平王心頭巨震,恍然明白了什么,腿都軟了,說不出話來。

  完了...廣平王惶恐不已,滿頭冷汗。當時只好心一橫,一下子跪了下去:“陛下,臣知罪!”

  “知罪?”

  天啟皇帝看著廣平王,冷冷道:“你犯了什么罪?自己說!”

  “臣...”

  這一瞬間,廣平王只覺得腦子嗡嗡作響,惶恐之下,根本淡定不下來,低聲回應道:“臣不該欺君,臣私下放了這對母子?墒,陛下,秦容音母子倆是無辜的啊..不久之前,秦容音私會馬夫,這件事情,她是被陷害的,她..”

  不等他說完,天啟皇帝冷冷打斷:“廣平王,朕告訴你,秦容音那女人,就是不正經。你剛放了她們母子,她們母子轉身就投靠了通天教,這你怎么解釋?你告訴朕,通天教是不是和你也有關系?”

  “陛下!”

  聽到這話,廣平王臉色大變,趕緊開口:“臣和通天教一點關系都沒有,臣為了皇家,為了咱們天啟大陸,一直忠心耿耿,怎么可能和通天教勾結?”

  說這些的時候,廣平王心里暗暗叫苦。他確實對天啟皇帝忠心耿耿!這些年來,廣平王為天啟大陸,南征北戰,立下戰功無數!他對天啟皇帝,一直是百依百順。但是之前,天啟皇帝讓他殺了秦容音母子,他真的不忍心下手!不得不違背圣旨!天地良心,這是他第一次違背圣旨!

  呼..

  這一瞬間,天啟皇帝深吸口氣,語氣沉冷,看著廣平王說道:“朕懶得聽你解釋!總之,之前朕讓你殺了這母子,你沒有遵旨,這便是欺君之罪!欺君之罪,就該處死!來人,把廣平王給我拿下,明日午時,宮門外斬首!”

  噗通!

  聽到這話,廣平王臉色慘白,再也撐不住,一下子癱坐在那里。

  嘩!

  霎時間,整個皇宮大殿,也是一片嘩然!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