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趙洞庭穎兒 > 1396.一行圓滿
  又兩日。

  蔡州境內氣氛已是愈發凝重,好似有某種氣息在空中濃郁得揮散不開。

  雙方不斷有軍團、軍隊向著這邊匯聚。

  便是尋常百姓也看得出來宋元之間這是要進行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決戰。

  哪怕是汝陽城內的百姓,也有許多逃難去了。大宋禁軍很強,但槍炮不長眼,總之還是跑遠點更安全。

  在趙大等人的翹首以盼中,柳弘屹和黃華終是領著鎮國保衛處和興國保衛處的將士趕到。

  如此,大宋六大保衛處的將士算是在這里齊聚了。

  這絕對是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

  雖然之前六大保衛處都有折損,但經過這段時間又都有補充。除去建康保衛處外,其余保衛處建制都還完善。

  汝陽城內自是沒法駐扎這么多的將士,軍寨以汝陽城為重點布置開去,不知道遍布多大的范圍。

  總之有人站在汝陽城頭上,可以看到外面層層疊疊的草綠色帳篷就像是蘑菇似的,成片成片在荒野之中。

  這少說也得有三十萬大軍!

  而在汝陽城以北,遂平、上蔡兩縣也是相同的情況。

  黑虎哈爾巴拉率領著他麾下將士也跟在鎮國保衛處、興國保衛處后面到蔡州,然后趕到上蔡縣。

  真金和力拓還在他之前就到了上蔡。

  這中間有個過程不得不提。

  因為在西平縣被飛龍軍折騰得極慘,力拓和孛爾之兩人本就帶著滿心怒火,在上蔡縣內見到烏爾剛和烏克迸時,好懸忍著沒有說出責備兩人的話來。沒想,烏克迸倒是先取笑兩人打仗不利了,這自是直接將孛爾之和力拓給點燃了。

  他們本來就不是什么好脾氣的人。

  要不是烏爾剛和烏克迸兩人戒備不利,飛龍軍有機會悄無聲息地潛到西平縣去?

  而飛龍軍只要沒到西平縣,又怎會讓他們察合臺汗國和欽察汗國的勇士們吃那么大的虧?

  力拓和孛爾之的榮譽本來就幾乎在和飛龍軍的交鋒中被碾在地上踩踏了,怒不可遏,最終愣是和烏克迸、烏爾剛動起手來。

  旁邊的將領瞧著元帥們打架,卻是誰也不敢上來拉架,只能在旁邊喊。

  或者是臉紅脖子粗地對罵。

  他們知道,真要連他們都打起來,那事情估計就鬧大了。到時候在戰場上,說不準就會被盟友給背后捅上一刀。

  最后是真金和乃顏、柴立人三人好不容易才拉開、勸開的。

  打架的沒啥事,拉架的三個倒是吃了些苦頭。乃顏和柴立人的眼圈都青紫了,真金則是滿臉怒色,喘著粗氣。

  雖說力拓、烏爾剛等人盛怒之下也沒敢將他怎么樣,但剛剛扭動中卻是踩了他不少腳。

  作為堂堂的元皇,真金可以說幾乎從來沒有這么狼狽過。

  但力拓等人并非是他的臣下,他也不好責備什么。

  氣呼呼的坐回到椅子上,道:“與其是爭執過往是誰的失誤,四位元帥倒不妨先商量商量怎么對付宋軍吧!”

  他臉色陰沉。

  其實別的時間還好,眼下正是和宋軍要決戰的關頭,發生這檔子鬧劇,著實讓他很是生氣。

  因為在此刻,連他真金都不敢有半點的掉以輕心,滿心凝重。而這四個汗國將領,竟然還有心思打斗。

  力拓四人都氣呼呼坐回到椅子上。

  這天當然是沒能商量出什么結果的。

  直到哈爾巴拉率著他麾下十數萬大軍到這上蔡,情況也有些改變。

  元軍再度占據主導地位,真金的皇上威嚴也好似在哈爾巴拉出現在面前后更加大了幾分。

  現在他在力拓、烏克迸等人面前有著足夠的底氣。

  雖然說真金召集將領們議事的時候也會讓人請力拓等人,但這些汗國的將領已然并沒有什么發言權。

  在哈爾巴拉、柴立人等人眼里,他們不過是來幫忙的而已。當然得聽主人的安排。

  這是出自于大國的自信。

  哪怕如今的大元岌岌可危,他們這種自信也都仍然深深根種在骨子里,不曾散去。

  出自共同血脈的四個汗國名義上可是稱臣的,他們就算軍隊再多,那也該聽從大元皇帝的命令。

  雙方都開始緊鑼密鼓地布置。

  從這中心戰場輻散出去,越來越遠,大宋和元朝境內都是有運糧隊伍在往前線靠近。

  雖然這場決戰不見得會曠日持久,但他們顯然都要做好萬全的準備。因為這場仗關乎著兩國國運。

  趙洞庭之前“押送”的那批糧草也被送到汝陽城來,將士、供奉配備和其他運糧軍似乎沒有什么區別。但文天祥受過趙洞庭的命令,親自檢查了這批貨物。然后有心人便發現,軍機令好似突然便得輕松了不少,連背都直了些。

  除去極少數人,沒有人知道這批軍用物資為何會特別被軍機令在意。

  汝陽城內外的大宋禁軍以及守備軍將士們一如往常。

  各軍足足數十萬大統領,自是鋪得極開。這種場面的戰爭,絕對是極為震撼的,沒開戰之前就是這樣。

  區區的蔡州,卻匯聚著近百萬的將士。這比之前蔡州境內的百姓都還要多不少。

  這么多將士要進行交鋒,當然并不會直接找個空曠荒野就開戰。這其間,有著太多可以操作的地方。

  雙方都是盡全力地為贏得這場戰爭而布置著兵力。

  一支又一支的糧隊從襄陽方向趕到汝陽,汝陽城內的糧庫以及另外幾個倉庫都堆得滿滿的了。

  只也不知道,戰爭什么時候會打響。

  軍中有這樣的聲音說,要是能夠在年前就把仗打完便好了。如此,興許還能回去和家人團聚過新年。

  這其實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眼下距離著年關僅僅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可能決戰都沒法這么快就結束。

  但這代表著大宋將士們對這場決戰的期待,以及他們獲勝的信心。

  汝陽城沿線,可謂是一日一個變化。

  上蔡、遂平縣沿線亦是如此。

  雙方都是頗有針對性地布置著兵力。

  如此過去數日,氣氛已經是愈發的凝重起來,好似戰斗隨時都可能打響,只是雙方都在壓抑著蓄勢。

  在這種情況下,趙洞庭也終于帶著徐鶴和吳阿淼兩人回到了汝陽城。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