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天降狂徒 > 第626章 怎么回事
#e#  …

  “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秦風看著安琪,連環發問。

  “還沒有從昨天的事情緩過來嗎?”

  安琪看著桌面,沒有和秦風對視,因為她覺得秦風那雙眼睛會說話,總是能窺探到自己心中的秘密。

  “沒有,不是……”

  “那是怎么回事?”在秦風的印象中,按理說安琪不應該是這樣才對。

  “我…我也不知道!”安琪給了秦風一個含糊不清的答案。

  “……”

  頓時讓秦風很無語很無語。

  你自己的狀態若即若離,一定是心里有事情,否則怎么可能成了現在這樣?真是的!

  安琪不說,秦風也不好硬逼,只能是大眼瞪小眼的瞪她,想讓她臣服在自己的眼神下。

  瞪著…

  秦風心中怎么想的,安琪自然是能夠猜到的,她也是故意不和秦風對視。

  兩人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兒。

  黃盈盈拿著財務報告來到辦公室,正準備開口,見安琪眨眼,前者還沒有反應過來,神情一愣…

  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而且還是一副懵懵的樣子,何意?

  她們之間的這些小動作,又怎么可能逃過秦風的眼神,瞬間他就發現了其中的端倪,一步上前,將黃盈盈手中的財務報告搶走,看到上面的賠付款后,整個人愣在原地,也活是說實話!

  這…

  他現在算是明白了,安琪為什么會是現在這般喪態,原來是有原因的。

  明白一切后,看著手中的財務報告,夾在雙指間,直接撕裂。

  “你……”

  “秦…秦經理……”

  兩人,看到這一幕后,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樣子,說不出話來。

  竟…竟給撕了!

  秦風沖黃盈盈說道,“小黃,你先給我出去!”

  小黃…叫的可真是難聽。

  但由于現在環境氛圍不同,她也就沒有敢理論,很是聽話的退出去。

  安琪瞪著秦風,喝道,“你這是做什么?”

  秦風將手中的報告扔在桌子上,說道,“這難道就是你最終結局的的方法嗎?若是這樣,還不如不解決呢!如今莎黎時尚面臨的是內憂外患,你這樣做就是在把莎黎時尚掏空,如此韓家人若是再次動手,安家莎黎時尚要何去何從?”

  “……”

  原本,安琪還是一副怒氣騰騰的樣子,但是在聽到這句話后,蔫了。

  因為,秦風話糙理不糙!

  可安琪在不借助外力的情況下,只能是這么做!

  她沒有其他辦法!

  秦風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道,“這么大的事情,為什么不通知我?我可以幫你解決!”

  “怎么解決?”安琪也有些生氣了,喝聲道。

  秦風沒有和安琪吵架的意思,就平靜下來,緩緩的說道,“我們當初為什么和燕京朱家合作?為的是能夠在打通江南市場時,不受阻力!而現在西南那邊遇到了這種事情,為什么就不能把這個殺手锏用到西南上?”

  安琪愣在原地,此前她根本沒有想到這一點,完全是以己身在考慮這件事。所以才會是受制于人。處于略勢。

  “這……”

  她說不出話來。

  秦風又沒有好氣的說道,“燕京朱家就是我們的后盾,只要兩家的關系不斷,商界任何家族,都不敢拿我們怎么樣,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都已經慌了,真是的,是不是總裁當傻了?”

  “……”

  安琪被訓斥被嫌棄。

  “你懂好了吧!”

  “你什么我知道行了吧!”

  “我傻,我就是一頭豬,行不行,秦大經理!”

  安琪就像機關槍似的,突突的說個沒完,不過現在卻是有撒嬌的成份在其中,滑稽!

  秦風看到安琪這一面后,哭笑不得-->>#p##e#,搖搖頭,“你厲害你厲害,我算是被你給打敗了!”

  “……”

  “一邊去!”

  秦風臉上掛著憨憨的笑容,轉念想到什么,說道,“老婆,之前他們給你吃癟了,要不去找他們算賬?告訴他們莎黎時尚的底氣?”

  說實話,安琪這一次被這些過河拆橋的家伙氣到了,若是能夠在他們面前挽回顏面,也不是不可以找他們算賬。

  “你有多大的把握,我可不想跟著你去丟人……”安琪直接說道。

  秦風白眼,又道,“若是沒有一定的把握,我也不可能讓你去,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好…好吧!”

  安琪回應。

  隨后,秦風又大大咧咧的說道,“特奶奶的,竟然敢欺負我的老婆,我非要讓他們知道,太陽為什么那樣紅,一個個什么玩意兒,真似的!”

  安琪不喜歡聽秦風吹牛皮,就沒有好氣的說道,“我喜歡用事實說話的人!”

  秦風拍拍胸脯,又道,“你還不相信我的能力?”

  “……”

  說實話,在有些時候,秦風的手段比某些大人物都要厲害,完全是靠著他那不要臉的精神,所謂人不要臉,天下無敵嘛!

  “行,那我就陪你走一趟!”

  “好嘞!”

  …

  寧海大酒店。

  豪華的總統套房中,閻錫一行人在這里暫時休息,并且議事。

  今天白天,安琪的所作所為,可以說讓他們來了一個猝不及防,完全是當頭棒喝之態!

  把他們心中的盤算,全局打亂。

  對此,一個比一個郁悶,原本想著從莎黎時尚啃肉,誰曾想遇到一個連骨頭都不讓啃的安琪。

  “我們現在應該怎么辦?”閻錫沖幾人問道。

  “不知道!”

  “我們現在根本就不能確定,安琪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若用的是策略又該怎么辦?”王林嘀咕。

  唐遠龍面孔已僵成一塊兒磐石,冷硬道,“若安琪這是用的計謀,那我們如果低頭,就會面臨上當的局面!諸位有什么高見,還是說出來吧!”

  “如果莎黎時尚從西南退出去,到時候肯定少不了跟風的人,如此一來,對我們各家就是不利的!”那雄一字一句的說道。

  他們現在之所以猶豫,還是因為西南的整體利益,主要是因為莎黎時尚以及安家的影響力太大了,西南不像江南,有大的市場,若想讓市場變大,只能是通過莎黎時尚這等一等一的集團,提高質量…

  若是這一次斷了合作,那便是牽一發而動全身,存在很多很多的利益糾紛。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們說我們接下來應該怎么做?總不能坐在這里干瞪眼吧!要我說,我們干脆斷了和安家合作,找尋其他家!”

  “這是一個辦法,可是如果我們不和安家合作,就會讓其他商人病詬,若是傳出于我們不利的流言,恐怕商界人也會容不下我們!”

  “這……”

  五人,商量著,到現在也還是沒有下定決心,因為這件事情關乎重大,一步錯就是步步錯。

  “事到如今,我們必須做決定了,這樣猶豫不定,也不是辦法!”閻錫緩緩的說道。

  “不錯,我們現在必須解決了……”王林附和了一句。

  “退還是不退,大家舉手表態!”

  五人異口同聲,但是話音落下去后,均是呆在原地,誰也沒有第一個表態,還是猶豫不決,面面相覷,到最后又是一番干嘆,造成現在這樣,還是因為莎黎時尚的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

  若不是莎黎時尚地方上的工廠出事情了,那就是給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在巨人面前耀武揚威啊!

  到最后,五人也還是沒有決定,是繼續合作,還是選擇拿賠付款,來結束雙方之間的合作!

  為難…

  頭疼,如快要炸了似的!

  五人心中還在猶豫,賠付款雖然不少,但那都是些死錢,和莎黎時尚之間的情誼相比,一文不值。

  …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