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妃狠佛系暴君您隨意 > 503 隊友(一更)
  言序話落,之前下去一趟的日蝕正好回來,他隱晦地看了慕子今一眼,欲言又止。

  言序是很有眼色的人,一看日蝕的樣子,便知他跟慕子今有些話不方便當著自己說。

  言序掃了一眼慕子今,若無其事道,“本家主下去看眼情況,今世子自便。”

  說罷,帶著心腹山涼離開。

  待兩人身影消失不見,日蝕向慕子今又走近了幾步,臉色凝重道,“世子,今夜那支偷襲奇兵所用火器的來源……查到了。”

  慕子今垂眸,視線落在自己握著韁繩的手上,上面戴著黑色手套,極為貼合輕薄,打眼一看,還以為他只是有一雙黑色的手。

  他似乎在出神,輕聲道,“說。”

  日蝕雙拳禁攥,猙獰的神色間夾雜幾分慚愧,驀地單膝跪下,壓低了聲音道,“是這段時間積壓在雁山的貨!屬下辦事不利,請世子責罰!”

  下方駐地有火器的殘留物,日蝕發現上面有慕家的特殊標記以及相應批號,并非作偽,還是雁山記錄在冊的貨中的一部分,日蝕對這些門清,所以才肯定地給出答復。

  慕子今聞言,心中一緊,方才渙散的神思霎時凝聚起來,他下頜線肉眼可見地繃緊,臉上的笑也收了起來。

  “說詳細。”

  日蝕垂著頭,不敢抬眼看慕子今的樣子,腦中每一根神經都緊繃起來,“是!屬下帶人在駐地內轉了一遍,預估了他們所用火器的量,而若雁山內的貨全落到了他們手中,可以斷定,他們還剩下六成沒用!”

  而這沒用的六成,將來會成為對付百里念的強有力武器!

  也就是說,慕子今在他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做了一回遲聿的“隊友”。

  這事誰碰上誰火大,若換作一個想不開的,得被氣死。

  慕子今要說沒點怒意不可能,但他情緒控制得很到位,冷靜鎮定的速度之快,給人一種他壓根沒生過氣的錯覺!

  慕子今沉默不語,腦中在飛快轉動,就在此時,背后遠處響起了隱約的馬蹄聲。

  他轉頭看去,就見來人是一身艷紅錦袍的南澤。

  南澤騎著馬噠噠噠靠近慕子今,很快與他并駕齊驅,先是掃視了一眼下方,露出一個果真如此的表情,吊兒郎當道,“接了消息本少主就趕過來了,當時一聽就覺事情不妙,現在一看,果然如此!傷亡如何?”

  最后一句問話,他看向的是日蝕。

  日蝕如實回道,“回南少主……不足駐地上的言家軍一半。”

  南澤眸光凝了下,笑意不達眼底,哼了一聲,語氣調侃,“真是輸得夠慘!蒼崆關一夕之間易主了!”

  由慕改為了言。

  他話音頓了一下,緊接著問,“聽聞言家主也過來了,人呢?”

  日蝕道,“在駐地。”

  南澤正要說什么,慕子今搶先開了口,“有勞你在此處坐鎮,我要去一趟雁山。”

  而后瞥了眼日蝕,縱馬躍了出去,“日蝕留下,聽候南少主差遣。”

  慕子今一人一騎,很快消失在遠方的夜色中。

  南澤狐疑,盯著日蝕問道,“你主子怎么突然要跑雁山去?”

  日蝕沒有隱瞞,將原因一五一十說了。

  ……

  沒有任何人發現,蒼崆關駐地的那條河附近,在身著黑斗篷的云家高手走后,一男一女相伴現身,容顏絕世,風華絕代,猶如一對天造地設的神仙眷侶,正是遲聿和言一色。

  兩人離開大將軍府后,沒有回宮,遲聿善解人意地帶著無聊的言一色,過來看熱鬧。

  言一色單腳踩在河岸邊的一塊濕滑石頭上,一手搭在眼前做擋光狀,瞇起眼來,盯著遠方夜空里越來越模糊的一群鳥影。

  遲聿站在她身側,一臉寵溺,血月般的鳳眸里盎然生光。

  待接走魔兵的那群鳥,再也看不見半分影子后,言一色收回視線,眸光轉向遲聿,歪頭斜睨著他,摸著下巴,若有所思道,“我覺得那些鳥的體態和模樣有點眼熟……莫非是荒月城萬魔谷出產的?”

  遲聿頷首,伸手攏好她被風吹亂的墨發,順便拿下落在她發間的一朵白色小野花。

  言一色莞爾一笑,“它們要飛去哪兒?”

  “會在隱蔽點停下一次,放下魔兵,飛去臨時落腳點。”

  言一色唔了一聲,她就說荒月城萬魔谷距叢京挺遠,這些可愛的友軍肯定要有一個暫時棲息的地方。

  她又想到什么,沖遲聿問道,“對了,你說方才人工降雨的那些黑斗篷是云家人……他們這樣的高手,在云家算是很普通?”

  不然怎么會出現在一個跟云家關系不太大的慕子今身邊?

  遲聿眸光一動,唇角勾起意味不明的笑意,“不,你說錯了,他們都是高手中的高手……云家很器重慕子今。”

  言一色眨了眨眼,悟了,“因為云家也參與到慕家的軍火生意中,肥肉太鮮美,想要緊緊抓住,所以才看重給他們帶來龐大利益的慕子今。”

  遲聿不置可否。

  言一色撇了下嘴,沒有再問,遠遠聽到有什么動靜在靠近,她估計著是做戰后清理的言家軍和慕家軍,拿手肘捅了捅遲聿,沉聲道,“今夜慕家軍傷亡慘重,剩下的人跟言家軍加起來也不過四萬,兵力銳減,更別說言、慕兩家軍不合,搞不好還要窩里斗……關外百里念可是率三十萬大軍虎視眈眈!嘖嘖,差距也太懸殊了!蒼崆關就是再易守難攻,這種畸形的失衡,還是讓人覺得危險啊!”

  她說得一臉認真,乖巧無害,遲聿看著,心都快要軟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輕聲開口,“擒賊先擒王,只要百里念一死,他帶來的大軍威脅便不攻自破,更不會發生你心中擔憂的事情……”

  他話落,語調上揚,反問一句,“你覺得孤有沒有能力殺死他?”

  言一色愣住了,抬眼打量著他,少頃,扶額嘆道,“呃……我從你眼中看到了‘殺死百里念小菜一碟’的自信!那么問題來了,既然這么輕易就能結束內斗、穩定局勢,你為什么不直接殺了他?”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