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在日本女校當學神的日子 > [4369] 第九十四章 原來你也會說謝謝這兩個字?
  ……

  松雪梨惠子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再度睜開了眼睛,一時間,松雪梨惠子仿佛受不了強烈刺眼的白光,她不禁微微瞇著眼睛適應了會,然后松雪梨惠子想要輕輕的晃動腦袋,想要讓她大腦更加清醒點時,才感覺到她的腦袋似乎碰到了什么東西。

  接著松雪梨惠子輕輕的仰起頭,才發現她剛才腦袋碰到的東西是蘇誠的巴,跟著松雪梨惠子又駭然又愣神的發現,她現在整個人都側坐在蘇誠的雙腿上,身子也被被子裹著,就露出個小腦袋。

  而且蘇誠正抱著她,坐在走道的座椅上。

  見到松雪梨惠子睜開了眼睛,蘇誠也立馬抬起手摸了摸她的額頭,發現燒退了后,蘇誠松了口氣,而松雪梨惠子雖然感覺不是那么難受了,但她還是不想動彈,她就想這么靜靜的蜷縮在被子里,不想去和蘇誠計較蘇誠摸了她額頭的事情。

  “這里是哪里?”松雪梨惠子有氣無力的試問道。

  “醫院。”蘇誠回答道:“我抱著你來醫院,急診的值班醫生先給你檢查了,確定你是受涼發高燒了,我還問他受涼怎么會發高燒的,他和我說了一大堆專業術語,什么受涼后人的免疫力降,病原微生物進入身體,引起大腦體溫調節中樞一些列反應,不過你到底怎么受涼的?”醉心章&節小.說就在嘿~煙~格

  松雪梨惠子大腦也有點迷迷糊糊的,然后她晃了晃腦袋,似乎想起了什么,不禁郁悶道:“應該是洗澡時受涼的。”

  “……”蘇誠。

  松雪梨惠子火大的道:“我洗完澡,才發現我沒有可以換的內.衣,于是我就直接穿著校服偷偷的出來拿澄乃醬的內.衣,然后又回衛生間里去換,可能就是在那個過程中受涼的。”

  “但你這受涼到發高燒,才三個小時左右而已。”蘇誠奇怪的說完,松雪梨惠子心中就是驚了,蘇誠怎么知道她什么時候洗澡的?

  “難道你那時根本沒睡?你在偷看我?!”松雪梨惠子惱羞成怒的瞪大雙眼,質問著蘇誠,看到這松雪梨惠子恢復了小半的精神,蘇誠也有點忍俊不禁的解釋著:“你和澄乃學姐都一個德行,喜歡偷偷摸摸的洗澡,我醒著的時候打死你們,你們應該也不敢洗澡,就好像生怕我會做什么壞事一樣,我睡著后到凌晨三點半發現你發高燒了,才過了幾個小時,你到底以為我有多笨,才無法推算出時間來?”

  “……”松雪梨惠子。

  “可能你的體質比較差吧,畢竟你也是個嬌生慣養的大小姐嘛。”蘇誠調侃完松雪梨惠子后,又說道:“醫生也不提倡給你輸液,他給我開了藥方,呆會我帶你去附近的藥店里買藥。”

  “既然醫生不提倡給我輸液,你又為什么還呆在醫院里?”松雪梨惠子不解的問道。

  “我怕我把你帶回去后,你高燒還沒有退。”蘇誠笑著說道:“所以我就打算在這里坐著看看你的情況,畢竟你先前也吃過退燒藥了,我打算你燒完全退了我再走,如果你高燒一直不退,那就只能輸液了。”

  “……”

  聽到蘇誠這話,松雪梨惠子的心頭陡然間變得復雜了起來,坦白來說,她其實很討厭蘇誠這個人的,她真的里里外外,全方位無死角的討厭蘇誠這個人,蘇誠奪走她初吻,那么狠狠打她屁股,還讓她吃瀉藥……

  每次和蘇誠交鋒,輸的總是她。

  可是現在她突然覺得蘇誠的話很中聽,讓她感覺很暖心。

  松雪梨惠子也不是一個沒心沒肺的人,蘇誠能在凌晨三四點鐘,抱著她來到醫院,加上現在松雪梨惠子也想起了蘇誠那張臉上滿是汗水的場景,這讓松雪梨惠子徹底心亂如麻了起來,甚至她一時間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做才好。

  松雪梨惠子承認她很感動,也很感謝蘇誠,但她在蘇誠手底吃了那么多苦頭,難道就這么算了?

  松雪梨惠子很糾結,也很為難。

  最終松雪梨惠子咬牙道:“蘇誠,以我和你的之間關系,你其實根本沒必要送我來醫院的。”

  “松雪會長,莫非你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小心眼,喜歡記仇?而且這不管什么事情在任何時候都要分的清輕重緩急,你都發高燒了,我難道還和你慪氣,把你扔在那里不管?”蘇誠打了個哈欠,邊半開玩笑邊說道:“再者說了,要是耽誤來醫院,萬一把你腦子燒壞了怎么辦?”

  聽到蘇誠的話語,松雪梨惠子內心更加復雜了,她也不知道為什么,現在她突然有點無法繼續討厭蘇誠了。

  至少……

  她沒辦法討厭現在的蘇誠。

  接著松雪梨惠子沒有說話,她輕輕的再度抬起頭看了看時,也是清楚的看到了蘇誠臉上的疲倦之色,松雪梨惠子心中略微抽搐了,她知道昨晚蘇誠就睡了三個小時左右,可能還沒有三個小時,然后就抱著她跑來醫院,路上不知道消耗了多少體力,沒睡好還消耗大量體力,然后一直守著她到現在,怕她高燒不退。

  松雪梨惠子的內心里流動著一股難以言喻的暖流,她以前生病時,頂多就是保姆打電話叫醫生來家里,然后給她看病,她父親很忙,母親又是學校理事長,還身兼其他職位,也閑不到哪里去,她父母根本沒有時間陪她,最多最多也就保姆會守著她。

  但是……

  保姆守著她和蘇誠守著她的性質根本就是不一樣的,她和蘇誠明明就是敵人,但蘇誠知道她發高燒,卻沒有對她不管不問,而是火急火燎的將她送到了醫院里來,松雪梨惠子突然有點理解為什么觀月澄乃那么粘著蘇誠了。

  胡思亂想片刻,松雪梨惠子閉上了眼睛,她漂亮臉上泛起一股紅暈,仿佛難以啟齒一般,從而醞釀了許久,才是艱難而又不好意思的道謝著:“謝謝謝。”

  “原來松雪會長你也會說謝謝這兩個字?”蘇誠大吃一驚。

  “你……”

  松雪梨惠子還沒來得及說話,蘇誠的手機就響了起來,于是蘇誠騰出一只手,從褲子口袋里摸出手機后,發現是觀月澄乃打來的,頓時蘇誠眉頭輕皺的主動問道:“澄乃學姐,怎么了?”

  ……

  【七百二十度打滾求推薦票,求收藏啊!】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