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在日本女校當學神的日子 > 第九十三章 發高燒的松雪梨惠子
  蘇誠和觀月澄乃也是緊跟著進入房間里,當他們進入房間里,看到觀月純菜的臉色時,饒是蘇誠在這個時候也不敢貿然出聲。

  接著觀月純菜猛地轉過頭來,她雙眸之中泛著寒光盯著蘇誠的同時,亦是厲聲質問著蘇誠:“蘇誠,這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花鈴也在你這里?難道你就是她嘴里的那個朋友?”

  蘇誠連忙否認他不是觀月花鈴嘴里的那個朋友,而觀月花鈴現在就像石化了一樣站在原地,她呆若木雞的看著觀月純菜,接著觀月花鈴打了個寒噤,回過神來,她臉色難看的出聲道:“母親大人,你可不要誤會什么!我和蘇誠那個混蛋沒有任何關系!我會出現在這里是因為……”

  然而觀月花鈴的話語還未說完,觀月純菜就是板著臉,打斷質問道:“沒有關系你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蘇誠的家里?還特地躲起來?”

  觀月純菜實在又驚又怒,這觀月澄乃和蘇誠交往也就算了,要是她兩個寶貝女兒都和同一個男生交往,這算什么事情?

  就算她們同意,她這位做母親的也絕對不會同意的,這是原則問題!

  她可以允許蘇誠和觀月澄乃交往,但絕對不會允許蘇誠同時和她們姐妹兩個交往。

  而觀月花鈴見到她母親臉上的表情,聽到她的話語,不禁用力的捏緊了粉拳,然后她沉默了會,最終還是下定決心開口重聲道:“母親大人,我不喜歡男生!”

  “唔?!”

  觀月純菜聞言愣了下,然后她臉上的驚怒之色都僵住了,剛才她女兒說了什么?

  不喜歡男生?

  那她……

  喜歡女生?

  “本來我不想把這件事情告訴母親大人你的,但如果不告訴你,你肯定會誤會我和蘇誠那個混賬有不清不楚的關系!”觀月花鈴臉色鐵青的低喝強調道:“我今天就明白的告訴母親大人你,我不喜歡男生,我只喜歡女生,所以我和蘇誠絕對沒有半點關系!”

  觀月純菜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接著她艱難的出聲確認道:“花鈴,你這話是認真的?”

  觀月澄乃都傻眼了,觀月花鈴怎么能把這種秘密的事情告訴她們母親?

  蘇誠也有點目瞪口呆,這個觀月花鈴該出手時就出手,還真是毫不含糊,當著自己母親的面竟然有勇氣承認自己喜歡女生這件事情,但如果觀月花鈴不承認的話,那估計她們母親又會誤會什么東西了。

  “我要和花鈴你好好談談!庇^月純菜臉上滿是震驚與怒氣,她轉身用著不容置否的口吻命令道:“你現在和我回家!”

  觀月花鈴手里死死的抓著手機,跟在她母親的身后走著。

  觀月澄乃又擔心又焦慮的看著她姐姐和她母親離去的方向,不知道為什么,觀月澄乃心頭總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于是觀月澄乃遲疑了片刻后,也是拿起她的外套,臉上滿是擔憂之色的告知道:“那蘇、蘇誠學弟,我、我也回、回家去看看,我、我有點擔心我、我母親和、和我姐姐……”

  蘇誠點點頭后,觀月澄乃從鞋柜里拿出她的學生皮鞋,穿上就推開門沖了出去,在觀月澄乃離開沒多久,松雪梨惠子也是雙腿打顫,有氣無力的推開衛生間的門走了出來,她吸了幾口氣后,蘇誠立馬倒了杯水,然后從醫藥箱里翻出了止瀉藥,送到了松雪梨惠子的面前。

  “我不吃!”

  松雪梨惠子極為硬氣的說著,她現在真是恨不得把蘇誠給千刀萬剮了,她現在腿不僅軟,而且還在打顫,只能背靠著墻壁勉強站著。

  而且她的肚子……

  實在很不舒服。

  “懲罰你一下,讓你難受下就行了,再者說了,如果你要真不停的拉肚子,那會虛脫的!碧K誠開口說著:“而且你現在這樣跟我賭氣有什么意義?難受的是你又不是我!”

  松雪梨惠子想想也是,她不吃止瀉藥的話,那難受的可是她,于是松雪梨惠子接過水杯和止瀉藥,將藥吃了下去。

  跟著松雪梨惠子將溫開水一口氣喝光后,她環視了下房間,臉色難看的問著蘇誠:“花鈴醬人呢?”

  “和她母親一起回家了!碧K誠聳聳肩頭,笑道:“澄乃學姐也跟著一起回去了!

  “什么?!”

  松雪梨惠子臉色瞬間大變,那豈不是說現在只有她和蘇誠兩個人?

  在松雪梨惠子的心里,蘇誠就是一頭殘暴的野獸,讓她和一頭野獸單獨呆在一起,萬一蘇誠要對她做什么的話,該怎么辦?

  但以她這樣的狀態,她顯然也走不了。

  “你還是先躺著休息下吧!碧K誠示意松雪梨惠子躺在觀月澄乃的被褥上,接著蘇誠又將熱水袋遞給松雪梨惠子,讓她把熱水袋放在肚子前,而松雪梨惠子恨恨的道:“你別以為你這么做,我會感激你!”

  “明明松雪會長你長的這么漂亮,可為什么性格這么惡劣呢?”蘇誠滿臉遺憾的長吁短嘆著。

  “我和你沒話說!”

  這時松雪梨惠子也是漸漸的感覺肚子舒服了點,然后她閉上眼睛不去理會蘇誠,之后蘇誠洗完澡回房間后把燈關掉。

  一直過去了一個小時,松雪梨惠子才像做賊一樣的偷偷爬起來去洗澡。

  ……

  凌晨三點半。

  松雪梨惠子感覺自己腦子昏昏沉沉的,她實在很難受,比先前拉肚子時還要難受百倍。

  然而就在這時,松雪梨惠子感覺有什么冰涼的東西放在了她的額頭上,讓她感覺很舒服。

  “發高燒了?”

  蘇誠摸了摸松雪梨惠子的額頭,感覺燙的厲害,頓時蘇誠心里也是既費解又吃驚,這松雪梨惠子怎么突然就發高燒了?

  不過蘇誠也沒多想,他從醫藥箱里找出退燒藥來,然后又立馬倒了杯水,將松雪梨惠子扶的坐起來,跟著蘇誠晃了晃松雪梨惠子,在她勉強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蘇誠也是語氣嚴肅的道:“你把藥吃掉后,我送你去醫院!

  松雪梨惠子迷迷糊糊的把藥吃掉后,她又直接倒在了被褥上,她感覺渾身都沒有力氣,不想動彈了。

  蘇誠直接用被子包住松雪梨惠子,畢竟現在外面氣溫很低,不能再讓松雪梨惠子受涼了,接著蘇誠橫抱著松雪梨惠子離開了屋子里,一路狂奔的前往醫院,醫院離他住的地方還是有點遠的。

  迷迷糊糊的松雪梨惠子感覺冷風吹打在她的臉上,很舒服,她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跟著松雪梨惠子費力的睜開眼睛,隱隱約約的看到蘇誠的臉上全是汗水,不停的輕輕喘著氣。

  然而松雪梨惠子并沒有看多久,她現在真的很難受,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覺,于是松雪梨惠子的眼睛慢慢閉上,意識也陷入到了一片黑暗之中。

  ……

  ...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