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民間山野怪談 > 第一百五十二章 無知是罪
  這樣的一次廝殺,雖然場面上和之前都沒有辦法比。

  但是對于陳長生來說,這無疑是一場非常好的殺戮,因為可以正兒八經的拖黎勻下水了。

  兩人一行尸再度前進,他們走的這條路就已經是繞道了,如果是從寒山城內穿行的話,那么只要他們被堵住的話,那就別想活著出去了。按照王勛的速度和青城派反應的速度來看,他們想要追上陳長生他們,那還是需要一定時間的。

  兩人的行動說快也不快,說慢也不慢,總體來說倒是還算可以。

  他們此道主要是去正仙派,可若是青城派不長眼的話,那么他們肯定不會就這樣算了的。雖然說有隱形符,可隱形符那也是有特定時間的,這又不能夠長時間隱形。如果一直隱形下去,那還得了?

  寒山城之所以叫寒山城,那是因為這旁邊就是寒山。

  寒山不是一座山,而是數座山岳在寒山城的后方,這里的氣溫常年都要低于其他地方,故此才叫得名。寒山城就是主要通道,如果從寒山城直接穿行的話,那么直接就會到正仙派所在的山下。

  兩人若是繞道的話,那必然是要翻越大山,這才可以上的了正仙派。

  現在的寒山城根本就不適合穿行,只會讓自己更加不利。這個事情雖然很麻煩,可都在陳長生的考慮范疇之內。

  陳長生與黎勻又都降低了速度,在快到正仙派所在的山岳下方的時候,就將馬栓在一旁,然后動用了隱形符,就在旁邊等待著。反正他們準備的隱形符足夠多,這隱形符向來都很讓人忌憚,疾風符也在此列。

  他們的等待,就是要解決掉接下來的麻煩,順便估量一下青城派是不是真來了內門長老。如果來了,那么陳長生到時候直接上正仙派,先把正事解決掉,然后黎勻再在附近尋求對策,最好是引開他們。

  這一點,他們也都合計好了。

  這也就是為什么陳長生會放過王勛,讓他去通風報信,然后再拉黎勻徹底下水。一切的算計,都在悄然中進行。黎勻就算明白也沒有用,他現在修煉了造化混元功,以后的敵人注定是混元派,他也是孤家寡人,兩個人湊一起,反而還有一個伴了。

  兩人在這里靜坐了足足有一刻鐘的時間,不過與駿馬保持了不是太遠的距離。情況不妙,那就逃啊,有什么丟人的?

  打的過就打啊,顧忌什么?

  就在兩人有點不耐煩的時候,那后方果然有人馬趕來,人數很多,不下于五十人,看那來勢洶洶的模樣,應該是在最短時間集結的。最強的一個是五尺半道行的,看來應該是一位強大的外門長老。

  大派中,內門長老都是有一定限制的,不是誰都可以成為內門長老的,這是關乎大門派的面子的。

  黎勻輕笑一聲,“殺嗎?”

  陳長生漠然道:“你覺的還有其他做法嗎?”

  那群人中,王勛也在。因為除了他之外,沒有人認識他們兩個。他之所以這么有信心再度追來,那是因為他們這一群人中,除了一位五尺半道行的之外,還有三位四尺道行的,一位近五尺道行的。

  陳長生與黎勻,一個是近五尺道行,一個是五尺道行的。

  這樣的對比下,自然是他們這邊勝算最大。

  快到了近前的時候,他們看到只有馬匹在這里,都是一陣疑惑。

  王勛已經第一時間喊道:“小心了,他們有隱形符,肯定就藏在這附近。”

  聞言,一些人心中不由大罵,你他媽早點不說?現在才說?

  當下,這些人連忙放慢了速度。他們并非是來到寒山城的所有人,但卻也是占了一部分了。此刻放慢了速度,慢慢靠近,不想遭了暗算。

  陳長生心底冷笑,抬手撿起一個石子,直接彈在馬屁上上,駿馬受驚,頓時驚叫一聲慌忙向前奔去,另外兩匹也是同樣,快速向前奔去。由于聽到王旭說這兩人有隱形符,現在見三匹馬同時奔逃,想也不用想,那定然是幾人用了隱形符了,當下不再遲疑,快速追了過去。

  五尺道行的強者更是隔空打出一道道靈符以及法術,隔空將其中一匹馬當場轟殺。

  就在這個時候,大動靜出現了。

  陰森的鬼符發了出去,陳長生也同樣有了動靜,眾人上空出現了二十張炎爆符,猛地炸開化為一大片火焰落了下來,將許多人衣服都給點燃了,更是有許多人受到了沖擊,噴血跌落在地。

  所有馬匹都受到了驚嚇,奔跑的速度更快了。

  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前邊的地面一陣蠕動,形成了一道不高的土墻。這是土御符的使用,也是張真人傳給陳長生的,如今他被通過這個辦法,將這個防御靈符化作了阻礙之用,那些馬匹本就驚慌奔騰,以它們的智慧哪里會想到前邊突然遭了變故?

  霎時間,所有馬匹都撞成了一團,跌的哭爹叫娘,好不凄慘,就是那五尺半道行的強者也是弄了一個措手不及,被后邊的人撞的七葷八素,一時間連方向都分不清了。

  炎爆發與鬼符再度同時出現,將混亂的人群完全覆蓋,不過短短的時間里,就已經不知道殺了多少人。混元印再度呈現,正中核心。陳長生也不怠慢,一排排劍光出現,帶起一片片血雨。

  兩人出手都是足夠狠,今天這事情沒有什么好說的。

  那場中混亂,那些強者也只能夠不斷使用防御靈符來保護自己。這番攻擊,足足持續了十幾個呼吸的時間。那些強者這才脫離了混亂的核心,帶著王旭逃到遠處。

  然而,所來的人,僅僅只有四位四尺道行和那個五尺半道行的了,那個四尺半道行的都被混元印給直接轟殺了。

  “藏頭露尾算什么人物?”

  那五尺半道行的強者怒叱,他滿是血跡,有他的也有青城派其他人的。

  王勛嚇的臉色蒼白,要不是因為他是青城派三公子,其他人會專門護住他的話,那么現在的他就已經死了。

  然而,回應他的只有一排排劍光,還有一片片鬼氣森然的靈符。

  他畢竟是五尺半道行,在全力防御的情況下,還是很難殺的。

  那幾位四尺道行的卻要遭難了,狼狽不堪。陳長生和黎勻,不管他們是誰,都不是四尺道行的道士可以抵擋的了的。眼見他們就要遭難,那五尺半道行的強者將王勛震退,手中桃木劍一繞,無數的靈符紛紛在面前炸開,形成了堅不可摧的屏障。同時,他眼中光芒大盛,一道道龍卷風出現,這是法術——風暴術!

  風暴術呈現的那一刻,地面都在不斷被撕碎,不斷的席卷向前方。

  這是盲目的,因為看不到。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奇異的光芒穿過龍卷風沖向五尺半道行的強者。

  五尺半道行的強者一愣,他在發現屏障竟然無法阻擋的時候,頓時一慌,可就這么一晃神的時間里,那光已經到了他的面前,速度非常的快!

  因為那就是一道光!

  不等他閃避,那光芒已經沖入了他的體內。

  “噗!”

  五尺半道行的強者心神大顫,臉色急劇蒼白,眼神忽明忽暗,最終還是無力倒地,當場死亡。

  那是鬼眼仙鏡的光芒!

  他馬上就要上正仙派了,根本就不會在這里浪費太多時間和法力。

  就在這個時候,隱形符的效果沒了。

  陳長生與黎勻同時出現在王旭等人的面前,陳長生也自將鬼眼仙鏡再度收起。他現在使用鬼眼仙鏡不再像之前那么麻煩了,一邊撕掉符咒,一邊攻擊,怎么想都和白癡似的。

  那幾位強者看到兩人的時候,都是一愣。

  下意識的想要逃跑,就在這個時候黎勻已經繞開了防御屏障,那是半圓形的,不是完全的將他們籠罩。黎勻的速度陡然間大增,直接沖殺過去,一劍將一位四尺道行的道士當心刺穿。

  陳長生則選擇了正面沖鋒,武法劍光芒大盛,其上蘊含了陽火以及他的渾厚真元,這一劍劈下去再加上武法劍本身的威勢,直接將那屏障劈開。

  王勛等人驚駭逃竄,王勛心底都在滴血,又錯了,又錯了!

  這兩個家伙簡直就是妖孽,那個外門長老是青城派外門長老中最厲害的一位,實力已經快接近內門長老了,沒有想到連真正交手都沒有,就被這兩人給殺了。

  王勛翻身上馬,他根本就不敢多做停留了。

  黎勻對于殺人這樣的事情,比陳長生來的還要利索。他現在是五尺道行,法術,符咒等等頻繁使用,幾個四尺道行的根本就對他沒有任何威脅。

  陳長生看著王勛騎馬奔逃,右手緩緩舉起武法劍,再接著平刺出去。

  “嗖!”

  武法劍脫手而出,將王勛貫穿的瞬間,巨大的沖力更是帶著王勛跌飛出去。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