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請回答二零一四 > 第一百五十五章 事業
  sunny最近似乎很熱衷給劉一化妝,但是劉一自詡糙漢子,對化妝表現得非常抗拒。不過sunny并沒有放棄,她采取了迂回的策略,化妝暫時擱置,不喜歡化妝,來個面膜總行吧?每次她用面膜的時候,總是半強迫的給劉一也來一片兒。

  久而久之,他竟也喜歡上了這種感覺,因為sunny的面膜也不知道里面添加了什么神秘物質,敷完了之后有一種吃了薄荷糖一樣的清爽感覺,所以他喜歡每天早上敷一個,這樣能快速清醒起來,而不是像sunny或者允兒那樣,晚上睡前敷保護皮膚。

  sunny來到客廳的時候,劉一正在享受他的早間面膜,早餐都已經做好了放著,他舉著一個ipad在看什么。sunny湊過來,蹲在他旁邊跟他一起看,滿眼的英文和表格,看一眼就要暈了。

  “oppa,這是什么啊?”

  “一個叫做莫雷的美國科學家發表的文章……”劉一摸摸鼻子,道:“罵我的。”

  “罵你?”sunny氣憤不已:“他憑什么罵人啊?”

  “嫉妒唄……”劉一指著文章中的一行,道:“你看這兒啊,他說我明天的貽笑大方,什么理論上不可能之類的,全都是廢話。”

  這人真差勁、”sunny哼了聲,把劉一手里的ipad拿開,爬到他身上,劉一愣了一下,開心了起來。道:“老婆,你怎么突然這么乖了。知道我想抱你啊?”

  “我哪天都很乖啊。”sunny幫劉一把面膜的邊沿壓實,道:“oppa。你以前不是問過我,想做什么嗎?”

  “對啊,想好了么?想好了就說,我給你打工。”

  “不是不是。”sunny搖搖頭,咬了咬嘴唇,小心道:“我不想讓你給我打工,我想讓你來出演。”

  “出演?”劉一皺起了眉,道:“出演什么?你要拍電影?”

  “不是啦,是節目。”sunny全都說了出來。道:“我想做一檔主角是你的節目。”

  “主角是我的節目?”劉一哭笑不得:“我也不是什么明星,要節目干嘛?你要是喜歡做這個,給你們自己,或者水晶夏妍她們,別浪費在我身上啊。”

  “oppa。”sunny盯著劉一的眼睛,越湊越近,劉一胸口感受到了‘兩團’壓迫感,心里癢癢,手不老實地摸上了sunny的腰。

  他咽了口口水:“老婆。要晨練么?”

  “想什么呢!”sunny拍了他一下,嗔道:“我問你,你最愛誰?”

  “唔……”劉一想了想,故意道:“允兒?”

  “呀!”sunny抓住了劉一的耳朵。威脅滿滿地看著他。

  “你!”劉一趕忙改正,求饒道:“好啦,出演。你想怎么都行。”

  “這還差不多。”sunny掀開劉一的面膜,給他一個吻。起來去洗漱了。劉一也起身,把面膜揭下去。丟給沙發下面的智能清理機,跟著sunny屁股后面一起洗漱去了。

  允兒收拾完了屋子從臥室出來,被劉一抓到了,拉著一起洗漱。三人的牙具在兩邊的洗手間都有,所以怎么洗漱都行。

  ——————

  鏡子里的三個人,個頭是降序排列的。sunny堅決不要站在中間,因為那樣看上去她是一個小孩子。

  “oppa,給你。”sunny把擠好牙膏的牙刷遞給劉一,劉一接過來塞進嘴里。

  “老婆,我能問一個問題嗎?。”

  “唔?”

  “為什么你有時候給我擠牙膏,有時候不給擠呢?我以為是‘一三五’,但是后來發現不是,沒有什么規律啊。”

  “是小孩子嗎?一定要每天擠牙膏?”sunny哼了聲,劉一想想,自己確實是有點問題,快三十的人了,還想天天被照顧著?偶爾一次已經很好了。

  過了會兒,劉一先刷完了牙,把牙具放好,先離開了。只剩下允兒和sunny,允兒看了看sunny,沒說話,也差不多刷完了,漱了漱口準備離開。

  “別告訴他啊。”sunny突然說道。

  “知道。”允兒點點頭答應了下來,倆人沒說是什么,顯然彼此心里有數了。

  允兒離開了,sunny也差不多刷完牙了,看了看還剩一半的牙膏,無奈搖了搖頭。

  看來oppa的誤解至少還得持續一陣子呢。sunny吐了吐舌頭,其實只是牙膏擠多了而已嘛。

  ——————

  吃過了早餐,sunny約了認識的pd和編劇見面,商量怎么做一個綜藝。而劉一則跟著允兒一起來到了少女時代常駐的美容室,沒辦法,出席這么重要的場合,在家里隨便化點妝顯然是不行的。

  劉一不想化妝,但是也被半強迫的拍了點粉。等允兒需要很長時間,閑著無聊他又剪了個頭。不過剪頭的過程有點不愉快,他想剪個圓寸,但是這里的造型師愣是不知道圓寸為何物,最后還是他google了照片才得到解決。

  “怎么樣,我的新發型?”

  剪完頭了,劉一跑到允兒跟前嘚瑟。他對自己的發型是相當滿意,渾然不知道別人看他的目光已經變成了什么樣兒。

  “oppa,你怎么剪了這么一個……看起來像個高中生。”允兒想了想,盡量委婉地說道。其實就是一個很幼稚的發型,雖然看起來不難看,但怎么也不像是一個董事長級別的人應該剪的發型。

  其實剛剛那個造型師也不是不會剪圓寸,實在是覺得不適合又不好意思說才說不會的。

  “我覺得還行啊?”劉一摸了摸挺有手感的腦袋,道:“要是染成紅色……”

  “不行!”允兒立刻說道。

  “看把你嚇得。”劉一笑道:“我是說。如果染成紅色,看起來就像櫻木花道了吧。”

  “唉……”允兒無奈搖搖頭。實在是不知道怎么接了。反正她能確定的是,如果今天劉一真的頂著一頭紅發回家了。sunny絕對會抓狂。她也會跟著落埋怨。

  劉一見允兒有點生氣了,識相地不逗她了。他也不說話,就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像入迷了似的盯著允兒看。

  允兒起先沒注意,但過了一會兒,旁邊人的目光提醒她注意到了,頓時紅了臉。她和劉一的關系,現在屬于是‘大家都知道,就是沒點破‘的狀態。別說經常來的美容室,大街上隨便拉個人都知道他倆是怎么回事兒。人就是這么奇怪的生物,當一個人覺得他還有希望,可以比一下的時候,他會憤怒,看不慣,諷刺挖苦,但是當他意識到差距大到這一輩子他也追不上的程度,大部分人的想法就會轉變了。就像劉一和允兒。如果換成李勝基,網民的攻擊早都鋪天蓋地的壓過來了。但是放在劉一身上,大部分的人頂多酸溜溜的說一句‘誰讓人家有那個能力’,或者不懷好意地坐等他被帶綠帽子。真正嫉妒到不行的人是少數中的少數派。

  雖然環境的壓力不大,但是對允兒來說,心理上還是沒法做到隨心自如。比如此時此刻。造型師在關心她的發型,她也會覺得她的眼神里充滿了揶揄。而這份揶揄是來自劉一那毫不掩飾的目光的。

  允兒清了下嗓子,瞥了劉一一眼。但他好像看傻了,完全沒有反應。

  “喂……”允兒伸手碰了碰劉一的膝蓋,小聲道:“看什么呢。”

  “看你啊。”劉一好像還在發愣:“你說……這世上怎么會有你這樣的人啊,簡直就是犯規。”

  “什么啊?我、我怎么了……”

  “照片漂亮,人也漂亮,近看漂亮,遠看也漂亮,唉,怎么會這樣呢?”

  “呀,肉麻死了。”允兒趕緊制止他,雖然喜歡聽情話沒錯,但是當著這么多外人的面兒,這是干嘛呀?

  造型師還是比較醒目的,裝作沒看見一樣,繼續完成自己的工作。劉一此時也意識到了不對,心里暗想,“要不要開一家美容室算了?反正對于家里這幾個來說,美容室是剛需,開一個或許還省錢了呢。

  這個念頭在腦袋里打了個轉兒便被他暫時擱置了,現在他的幾個老婆,都有自己的事業了,秀英管理鑫盛韓牛,jessica在做時尚品牌,tiffany經營著珠寶店,允兒馬上要成為naver的股東,泰妍管理著少女時代工作室,就連sunny都要親自做制作人了,每個人做一樣就夠了,太多了會累,而且如果忙得一點兒時間沒有了,他也絕對不會允許。

  看來這個美容室,只能從小姨子們身上想想辦法了。夏妍呢,年紀太小,第一個排除。krystal倒是可以,但是她的性子不適合。讓她化妝都好像難為她似的,美容室這個生意絕對不適合,而且她的人脈也不多,如果開美容室,全部私用就太奢侈了,肯定要面向市場的,那么顧客哪兒來呢?大部分就要靠人脈了。

  yuri在經營馬場,徐賢忙著戀愛,好像就只剩下一個孝淵了。劉一忽然發現,他對孝淵好像真缺乏關心。就算是對小姨子,她也是最少被他想起來的人。而且孝淵也好像總神出鬼沒的,劉一很少能見到他,除非是大家全部出席的情況,不然很難見到。

  該給她找點事兒做了。

  劉一打定主意,說做就做。對允兒說了一句,出門打電話去了。

  看到通話記錄,劉一更加抱歉,因為他發現,自從換了這個手機之后,他和孝淵的通話一共只有兩次,而且他還忘了這兩次說過什么。

  電話撥了過去,等了一會兒沒人接,劉一把電話掛斷,準備通過line聯系一下,孝淵打了回來。

  “hello,姐夫?”

  “嗯,是我。”劉一沒在意孝淵玩笑的語氣,直入主題,道:“孝淵啊,你平常是怎么理財的?”

  “我?”孝淵想了想,道:“投資什么的我也不會,股票我也不敢買,所以我就都買了定期的基金,每年百分之四的利息……哦對了,我前幾天買了鑫盛集團的股票,應該不會賠吧?忽然問這個干嘛?你要幫我理財嗎?”

  “唔……你放心,半年之內不會跌的。”劉一撓撓頭,幫孝淵理財對他來說確實算不得什么事兒,但是他卻不想管太多,畢竟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想法,如果都他來決定,好像太愛管閑事兒了。就算是sunny等人,他也沒有摻和他們的財務決定,更別說是孝淵了。

  “是這樣,我發現你們好像經常去美容室。”

  “對啊,有通告就要去美容室,怎么了?”

  “與其錢讓別人賺了,還不如自己開一間。我正好要投資房地產,這樣吧,你選個合適的地方,我買下來,然后你開這個美容室,租金什么的,水電啊全算我的,這些都省了,應該會賺錢吧?”

  “真的?”孝淵的音調突然拔高了好幾度,嗑瓜子兒的聲音也停了下來,脫口而出道:“你真的要幫我?什么目的?你看上我啦?不行不行,我不可能跟你好的,我受不了那么多人……”

  “呀!”劉一惱羞成怒地叫了起來,道:“跟你說正經事呢,能正經一點嗎?到底做不做?你不做我問小賢去了。”

  “做做做,不用租金水電全免的好事兒,干嘛不做啊。”孝淵趕忙說道,頓了一下又問道:“不過我如果做了美容室的社長,那我們去化妝還收錢嗎?”

  “這個你問我?”劉一無奈道:“反正我去理發肯定不給錢,你們給不給,去問泰妍去,那就是你這個美容室社長,和少女時代工作室的社長之間的問題了。”

  “啊?”孝淵連聲道:“不行,我不好意思要錢,泰妍也不會給的。”

  “那就是不做了?”

  “做。”孝淵立刻說道:“雖然自己人免費要損失一點兒利潤,但相比賺到的,只是九牛一毛而已,她只是開個玩笑,畢竟劉一很少打電話過來。

  “那就這樣,你先找位置,然后告訴我,我找人去買,需要的手續我找律師去辦。造型師化妝師我看就直接從別的店挖吧,工資多給百分之二十什么人都挖來了,盡快。”

  “嗯,好。我立刻行動!”孝淵充滿干勁地說道。(未完待續……)I1292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