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場 >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裝腔作勢
  第一千六百六十五章裝腔作勢

  徐帆淡淡的說完,只見這老和尚一臉將信將疑的表情,隨后說道:“哈哈哈,只怕事情不止這么簡單吧。”

  “大師有話不妨直說,出家之人不必這么扭捏。”徐帆沒好氣的說道。

  這老和尚一臉無所謂的說道:“施主若是坦坦蕩蕩,為何如此介懷。”

  “老和尚若是繼續如此說話,那么陳某便告辭了。”徐帆有些生氣的說道,對他的稱謂也從大師變成了老和尚。

  “哈哈,那貧僧就直說了吧,那日施主走后,我師兄在地穴之內發現了多具尸體,都是悉檀寺僧人的。”老和尚目光灼灼的看著徐帆說道,似乎是想在徐帆的臉上捕捉的到什么變化。

  但是令他失望是一點蹤跡也都沒有捕捉到,徐帆淡淡的說道:“徐某不知,徐帆離開之時并無僧人出現。”

  “也罷,如此冥頑不靈,貧僧也奉勸一句,天道召召,別以為沒有證據所做的惡事就無跡可尋,終有一日所做之事需要付出代價!”老和尚說道,這些話不可謂不惡毒,已經近乎詛咒了。

  徐帆氣急反笑道:“老和尚,你什么都不知曉,憑什么把自己放在至高點來指責我?你覺得你口中蹦出了天道二字你就是正義?我告訴你,你這是無知是淺薄,你對我了解多少?你就敢如此正義凜然的來說我?”徐帆心中也是微微搖頭,自己為天下蒼生做了多少事情,什么時候輪到一個老和尚對自己品頭論足了。

  聽完徐帆的話老和尚的臉一陣青一陣白,隨后良久才開口說道:“貧僧亦是為天下蒼生所想。”老和尚說完這句話之后,徐帆就差點忍不住發笑。

  不等他說完,徐帆就舉起左手阻止這老和尚繼續說下去,開口說道:“為天下蒼生?你為天下蒼生做過什么?你們佛家這轉世修行又是為了什么?還不是為了自己,你覺得你是為了正義?而在徐某看來你這只不過是享受這種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痛快罷了,但是抱歉徐某不能如你所愿,我這人眼里不揉沙。”

  不等老和尚說話,徐帆又繼續開口說道:“你師兄看到的只不過是冰山一角,而你也只不過是道聽途說,你這便將無知當無畏,而后一腔正義的來指責我?目的不就是想讓徐某將那悉檀寺數百年的佛光歸還于你們嗎?”

  “施主知道便好,貧僧也不再多言了。”老和尚說道,這老和尚因為徐帆要歸還那悉檀寺的百年佛光,連佛像都準備好了,從口袋中掏出了一個小葉紫檀的所雕刻的佛像,看起來甚是古樸,說話間就朝著徐帆遞過了來。

  徐帆則是微微一笑言道:“本不是什么難事,但徐某此刻不能將其歸還。”徐帆推開了那個小葉紫檀所雕刻的佛像。

  “施主這是為何,那本就是我佛門之物,你又為何如此。”老和尚說道,說話之間身子也有些顫抖,明顯是氣的,徐帆看的有些想笑,明明就是個莽夫,卻非要在那里裝得到高僧。

  看你還能裝多久,徐帆心里暗暗想到,自己的那些事情又怎可能告知眼前的這個老莽夫,只是微微一笑說道:“雖然我不知你從何處得知的消息,但又一點可以確定,你絕不是那小和尚的師弟。”

  這老和尚聞言臉色大變,隨即又強自鎮定下來說道:“施主何出此言。”

  “哈哈,你非要我撕破臉說,我說便是,先不說悉檀寺離金陵千里之遙,那小和尚如若真的如你所說是你師兄,讓你來討要這佛光,為何你不親自上門來討要?你又怎知我今天會來你這棲霞寺?”徐帆問道,老和尚一時語塞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徐帆面色不變繼續說道:“剛一進門你變裝作得道高僧的樣子,可是你話語之間三句不離佛光,我倒要問問你,你到底是何人,又為何會在這棲霞寺!”

  徐帆的一席話后,那老和尚面色煞白,他雖是佛門中人,但是卻不是那個悉檀寺小和尚的師弟,也只是道聽途說,知曉有這么一回事,恰巧看見徐帆來到了棲霞寺這才打起了那佛光的主意,可是卻沒有想到徐帆的思路這么明確,三言兩語之間便發現了其中的貓膩。

  “你是怎么發現的!”這老和尚問道,裝不下去了索性問個明白,徐帆微微一笑說道:“那小和尚雖惱我帶走了他悉檀寺數百年佛光,但也是未曾口出狂言,你若是他師弟不說佛法修為,單單人品涵養卻不及人家十分之一,你說可疑嗎?還有有哪個出家人像你這般急功近利的。”

  “你!你你!”這老和尚道說不出話來,徐帆也沒有理他,徑直朝著棲霞寺內殿走去。

  “你給我站住!”老和尚在徐帆身后說道,徐帆則是頭也不回繼續走著,一進這棲霞寺徐帆就發覺了不對勁,特別是那兩個小和尚,僧袍都不合身,種種跡象都透著不尋常,所以徐帆覺得進寺內看看。

  “咻!”

  一道氣浪就朝著徐帆身后激射而來,徐帆也避閃,稍稍運轉了一周靈氣,隨后這道氣浪直接擊中了徐帆的背部,這感覺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樣,一點聲響都沒有。

  徐帆這時候回過頭看了老和尚一眼說道:“乖乖站那,徐某現在還不想動手。”徐帆不想動手倒不是他脾氣多好什么的,只是覺得在寺廟之內這樣做不太好而已,但是如果這老和尚一而再的如此,徐帆也不會介意動手。

  “施主,你就算不肯交出佛光也沒有必要強行闖我棲霞寺吧!”老和尚說道,眼見打不過徐帆立刻換了個套路,開始言語之上下功夫。

  “棲霞寺乃佛門之地,諸多佛像供世人參拜,為何世人進得,我徐某卻進步得?”徐帆冷言問道。

  “你當真今天非進不可?”老和尚面露不善的說道。

  “你奈我何?”徐帆一臉不屑的說道。

  “好好好,如此便怪不得貧僧了!”老和尚說完便將剛剛那個小葉紫檀所雕刻的佛像朝著空中一扔,頓時整個院子金光四起。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