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武當宗師在都市 > 2078歐爐的過往
  冶煉宗的山門處,歐爐龐大的身體依舊堵在那兒,當歐冶子陪著蘇小白與袁清雪走出來之時,歐爐匍匐在地,行了一個大禮。

  “見過宗主大人!”歐爐揚聲道,聲音在虛空中回蕩著。

  歐冶子的目光中浮起一抹溫和,怔怔看著歐爐,那種感覺,就像是在看著自家的孩子似的,總有幾分說不出來的柔軟。

  蘇小白注意到他的這抹異樣,目光落到了歐爐的身上,透著若有所思的神情。

  “歐爐,起來吧!我送蘇仙主出去。”歐冶子輕輕說道,接著伸手引了引。

  蘇小白向前邁去,在經過歐爐的身邊時,他的目光動了動,看到了其中一根因果線,恰恰和歐冶子連接在一起。

  這根因果線之中,融合著他對于歐冶子的記憶,他是歐冶子打造出來的,自然會有著濃烈的因果。

  但蘇小白卻是看到了本質,他的靈魂竟然是人類的靈魂,這點靈魂似乎和歐冶子有著某種玄妙的聯系,只不過蘇小白并沒有再深究下去。

  無論如何,這是歐冶子自身的事情,蘇小白并不想介入過多,畢竟人家替他打造出了最頂尖的武器,也算是有恩于他。

  走出冶煉宗的大門,歐冶子拱了拱手,嘆了聲道:“仙主大人,歐爐其實是我兒子的靈魂為引打造出來的。

  當年我們宗門不受仙宗庇護之時,曾經有無數的宗門上門來強行讓我們煉器,有一次我沒同意,結果他們就拿下了我的兒子。

  那一戰,我兒子最終隕落了,我在悲痛之余,只能將他的靈魂化為器靈,放入了打造出來的武器之中。

  這一晃眼都過了數萬年之久,他是我身邊唯一的親人了,只不過他再也無法享受人類的身軀了,這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

  蘇小白一怔,他想了想道:“如果你想讓你兒子復歸人類之軀,我倒是可以幫忙,不管如何,你幫了我這么大的忙,我可以替你再做一件事情。”

  歐冶子一怔,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什么時,卻是發現怎么樣也說不出口了,只是嘴巴顫抖著,透著幾分的激蕩。

  蘇小白眉心處的輪回眼浮動,直接化為了一道輪回盤,輪回之力浮動著,罩到了歐爐的身上,歐爐拼命掙扎著,但卻無濟于事,一縷光點自他的頭部浮起。

  光點璀璨至極,內里分明就是一個小人,那是一名清秀的男子,長得相當英俊,看到小人的一瞬間,歐冶子不由怔了怔。

  接著他的臉上驀然淌落下了兩道熱淚,目光中帶著幾分難以致信的感觸,喃喃低語著:“原來,當年我做錯了!

  打造出來的身體,終究是死物,再強的武器,也及不上人類之軀,我苦心修行,想要將冶煉之術推到最頂尖的程度,虛空造物。

  但這么多年了,這具身體越來越強大,卻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化為真正的生靈,冶煉法則修行以極盡無非就是這個樣子。

  只有真正的生命法則才能誕生出真正的生靈,只是生命法則何其艱難?以我的悟性,那是無論如何也無法領悟的。”

  蘇小白伸手一點,虛空中浮動著綠色的光點,那是濃郁的生命之力,這些生命之力不斷飄蕩著,漸漸組成了一具身體。

  這是一名男子,二十來歲,當綠色的光點完全覆蓋之時,蘇小白伸手一點,那點靈魂融入其中,蘇小白喝了一聲:“啟靈!”

  男子的身體一頓,宇宙之中,點點玄妙的氣息波動著,一條黑色的大河出現,這就是生命之河。

  蘇小白在生命之河中伸手一撈,歐爐存在過的痕跡直接浮現,那只是成了一道虛影,代表著他曾經的隕落,接著他再一點,那道虛影漸漸清晰了起來。

  只有當生命在生命之河的虛影變得清晰之時,才算是真正活了過來,這是得到了宇宙認同的生命。

  漫天的綠色光點消失,歐爐站在那兒,在方圓百米之內,無窮的植物瘋長,這是生命法則自然而然地刺激。

  歐爐緩緩睜開雙眼,目光中透著幾分的迷茫,他的目光落到一側的歐冶子身上,微微沉思片刻,接著浮起一抹笑意,揚聲道:“父親!”

  歐冶子緊緊握了一下拳頭,喚了聲:“爐兒!你終于醒了!”

  兩人直接抱在了一起,歐冶子臉上淌落的熱淚越來越多了,有如掛不住的雨滴,一串串滴落。

  “父親,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在夢里,我變成了一個大個子,但渾身都是鐵,真是太難受了!”

  歐爐揚聲道,緊緊抱著歐冶子,聲音再次轉低:“我常常在想,父親,如果我真變成了那個樣子,或許再也無法侍奉父親了。

  父親對我的教誨,我時刻銘記在心,我還想成為冶煉宗最強大的煉器師呢,這次醒過來,我一定會好好跟著父親修行。”

  “爐兒,醒過來就好,不必有再多的想法!”歐冶子喃喃低語,他抱得很是用力,生怕失去了眼前的年輕男子。

  蘇小白扭頭看了袁清雪一眼,接著向前走去,歐冶子看著兩人漸行漸遠的背影,目光中透著幾分的感激。

  翻過一座山,袁清雪輕輕道:“真沒想到,你還是一個心懷悲憫的人,愿意幫助那些孤獨的靈魂。”

  “你想多了!我幫他,只是因為他幫我重新打造了天器,我總得投桃報李。”蘇小白搖了搖頭,淡淡說道。

  袁清雪清冷的臉上浮起一抹笑意:“你不用刻意講究公平,我明白你的心思,真沒想到,歐冶子平常做事不講情面,原來背后也有這樣的故事。”

  “每個人都會有過往,歐冶子做事狠厲,或許也和這點過往有關,但我想,從此之后,他應當會有所改變,這也是冶煉宗之福。”

  蘇小白淡淡說道,末了話鋒一轉:“走吧,我送你回去,接下去,我準備去一次蠻荒,看看靈界到底有多大。”

  袁清雪瞄了他一眼,淡淡道:“我和你一起去!其實我也沒有什么要帶的東西,一人一劍,說走就走,重要的東西,也都放在了儲物戒指之中。”

  蘇小白的眼角皺了皺,心想和這么年輕漂亮的師娘在一起闖蕩,這總是有點不合適的,這種事,還是交給林天鵬去頭痛算了。

  “我和青霞、紫霞也約好了,下次再帶你吧。”蘇小白一本正經道,這個時候,他才想起了青霞和紫霞的好處,那就是用來當擋箭牌。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