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都市狂梟 > 第2420章 失敗成習慣
#e#  是啊,幸好,他藍海星站在了陳的身旁,而不是站在這個青年的對立面。

  否則藍海星想都不敢去想!

  沉凝了半響,藍海星再次開口道“六哥,這次的事情,真的是龍殿在背后搞鬼嗎?”

  陳輕輕點了點頭,道“除了龍殿外,應該還有周家的影子在里面!他們是想千方百計的要除掉我啊!可惜,事情哪有他們想的那么容易?”

  藍海星驚疑道“這龍殿和周家的膽子也太大了吧?為了對付你,連袁凱這樣的人都敢殺?這樣一個來頭頗大的角色,說死就死了?”

  陳冷笑一聲“那有何不可?袁凱的命對他們來說又不值錢!既然要博弈要爭斗,總得有犧牲嘛!只有可取利益足夠,任何人都可以拿來當棄子的。”

  “難道他們就不怕袁凱的爺爺嗎”藍海星說道。

  “有什么好怕的?千萬不要小瞧了事態的兇險,也不要小看了他們對我的殺心!”

  陳嗤笑的說道“我打賭,在他們的心中,只要能滅了我,即便付出再大的代價也愿意!我現在就是懸在他們頭頂的一把刀,具備了極大的殺傷力和威脅力啊。”

  “只要我活著,他們全都要寢食難安!”陳笑意盎然的說道“我喜歡這種感覺!看到他們如此急迫的樣子我很開心!”

  “六哥,你以后要小心一些,這幫人已經無所不用其極了。”藍海星提醒道。

  陳聳聳肩,不以為然的說道“我從來就不怕別人跟我爭強斗狠!”

  一路上,陳接到了好幾通電話,有藍家打來的,有李家打來的,還有金錦年打來的!

  顯然,今晚的事情驚動了很多人,讓他們都為此感到擔憂!

  直到知道陳跟藍海星安然無恙后,一顆心才松懈了下去!

  回到酒店,已經是凌晨四點多了,外邊的天色已經多了一絲亮意!

  藍海星沒跟陳回酒店,而是急急忙忙趕回家,去匯報今晚所發生的事情了。

  陳獨自一人待在套房中,站在落地窗前,靜靜的望著這個安靜的城市!

  來正州市的時間并不長,才三五天而已,可經歷的事情卻不少!

  這里,可謂是步步兇險,殺機四伏!

  但這并不能讓陳心生半點畏懼,他反倒覺得,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只有危險越多,才能證明他陳存在的價值就越大,才能證明周家和龍殿那幫人,已經開始慌了!

  做為對手,懼怕一個人的表現是什么?

  無疑,就是動用一切手段,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這個人除掉!

  現在的他,就是這么一個情況!他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尖刀,深深的扎在他們的腹地!

  這把刀只要不拔掉,隨時隨刻都能威脅到他們的生命!

  看了看時間,已經臨近五點,陳玩把著手機,嘴角勾起了一個陰冷的弧度,他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p##e#!

  電話在這個安靜的環境下,響了很久,“嘟嘟嘟”的聲音有節奏性的傳出!

  就在陳覺得,電話那頭的人不會接這通電話的時候,電話卻被接通了。

  沉悶,死一般的沉悶,電話中猶如死寂,沒人開口!

  幾秒鐘過后,還是陳打破了沉悶,道“我還以為你不好意思接我電話了呢。”

  “陳,你很驚艷!”李觀棋的聲音傳出,沒了上一次的悠閑和沉穩,多了份疲倦與沙啞,不知道是從睡夢中醒來,還是因為心緒受到了巨大的影響!

  “那是自然,能當你們的對手,我怎么不要好好表現一下呢?不然的話,豈不是太令你們失望了?也不值得你們在我身上花費這么多心思啊。”陳笑吟吟的說道。

  時隔七八個小時,兩人再次通話,兩人的姿態完全調轉了一下!

  上一次,是李觀棋穩坐釣魚臺胸有成竹,而這一次,則是陳幸災樂禍語態悠閑!

  “這樣的局你都能破!有些讓我意外了!同時,也讓我更加期待我們兩正面碰撞的那一天!有你這樣的對手,我的確不會寂寞!”李觀棋凝聲說道。

  “有我活著,你是不會寂寞!因為你不會有那個機會的,我會讓你英年早逝!”陳語氣平和的說道,帶著幾分笑意!

  聞言,李觀棋失笑了起來,道“陳,驕兵必敗啊!一時得失算不得什么,無傷大雅罷了!這樣的僥幸都能讓你洋洋自得的話,那你在我心中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形象,可就要瞬間崩塌了!”

  “我只是想看看你此時此刻的嘴臉!”陳譏諷的說道。

  “那恐怕要讓你失望了!我心無波瀾!”李觀棋說道。

  “是嗎?或許是你已經把失敗當成了一種習慣吧!也對,失敗太多,是會讓人習慣!”

  陳語重心長的嘆了一聲,道“李觀棋,選擇做我的對手,會是你這輩子最失敗的決定!也會葬送了你那條還算彪悍傳奇的人生路!”

  李觀棋的養氣工夫顯然爐火純青,他并不動怒,依舊平和,道“既然是傳奇,那我的對手肯定也不能是庸人!時間會證明,我們兩,到底誰才是贏家,誰的傳奇會延續下去!”

  “那你先瞪大眼睛看看清楚,我是如何讓周家死無葬身之地的!也讓北方那些人看看清楚!看看我陳如何揚起殺人不見血的屠刀!”

  陳凝聲說道“我要讓你們只能看著,卻什么也做不了!這,還只是個開始,等我敲響北行的喪鐘,為你們一一送終!”

  “你的棺材,早已經準備好了!”李觀棋言簡意賅。

  “很抱歉,你們的棺材我卻一口都沒準備!因為要準備的棺材太多,實在是太麻煩!有那個閑工夫,都夠我多殺幾人了!”陳冷笑的說道。

  一夜無事,當陳醒來的時候,外邊已經日上三竿天色大亮,陳心情舒暢的起床洗漱,悠閑愜意的模樣一點都不像是一個被危機環繞的人!

  他這邊風平浪靜,可周家,卻截然相反!

  。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