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權寵天下 > 第617章 四爺你馬甲掉了
  解開扎帶之后露出傷口,元卿凌倒吸一口冷氣,這傷口還挺深的,她的藥箱就放在旁邊,拿了消毒水給他細細的清洗傷口,消毒上藥后再重新包扎。

  太上皇沒動彈,任由她處理,眼皮耷拉,眸子垂下,看著靜靜地躺在他臂彎的小糯米,偶爾抬起頭眸子瞟兩眼包子和湯圓,那二位小爺在小糯米驚天動地的哭聲中依舊睡得像小香豬一樣。

  太上皇心頭才有實在的感覺,亂而吵雜的乾坤殿才是他這會兒想要的。

  包扎好傷口,元卿凌把小糯米抱開給喜嬤嬤,然后跪在太上皇的面前,抬起愧恨的臉淚水盈盈地道:“皇祖父,對不起,我許久都沒來看您,我知道錯了。”

  太上皇的氣早就消了,如今見她跪下,也就剩一股子倔強了,悻悻地道:“愛來不來,誰稀罕?起開,別妨礙孤吃早飯。”

  元卿凌聽得此言,馬上站起來殷勤地伺候用早飯。

  雖然整頓早飯太上皇一直嫌棄說芝麻糕不夠細膩,云豆糕不夠甜,田七湯略苦,但是卻還是吃了不少,最后還賜了元卿凌一碗湯和兩塊糕點。

  吃好之后,元卿凌扶著他到御花園里去散步,奶娘也抱著娃跟隨而去。

  祖孫二人說了一下話,元卿凌向他交代最近忙的事情,太上皇其實是知道的,但是也靜靜地聽她說。

  走得累了,兩人便到亭子里坐著,元卿凌順帶把懷王的婚事也說了,聽聽太上皇的意思。

  太上皇倒不是先問家世,而是問了容月的相貌與秉性,元卿凌都一一告知。

  太上皇聽罷之后,點點頭,“愿意跟著你到麻風山的,要么是別有用心,要么是真有這番好心,但不管哪一種,倒也是個勇敢和不世俗的人,麻風山尋常人不敢上去,她一個未出閣的女子愿意跟著你去還一同治療病人,值得考慮考慮。”

  元卿凌壓低聲音道:“太上皇,他們是冷狼門的人。”

  太上皇略有些詫異,“冷狼門的?”

  “是的,容月是冷狼門的大護法。”

  太上皇笑了起來,“那這事合適。”

  “合適?”元卿凌倒是一怔,本以為說了冷狼門之后,太上皇會覺得要慎重一些,沒想直接說合適了。

  太上皇問道:“冷狼門是誰創立的你知道嗎?”

  元卿凌點頭,“知道,是冷四爺,就是那豪砸了兩百萬兩給朝廷的那二傻子。”

  太上皇搖搖頭,“算不得是他首創,應該是他師父創立的,他師父是何人,你又知道嗎?”

  元卿凌搖頭,“那就真不知道了。”

  太上皇驕矜地抬起下巴,“落蠻。”

  元卿凌吃驚,安豐親王的王妃落蠻?那狼族少帥?不過如今該叫老帥了吧?如此說來,四爺和逍遙公豈不是同門師兄弟?

  她瞧著太上皇,他說落蠻的時候,驕矜個啥?落蠻能耐也跟他莫得關系啊,人家是安豐親王的王妃。

  是他嫂子。

  “不對吧,”元卿凌忽然想起冷四爺想打雪狼的主意,“他既然是安豐親王妃的弟子,那他應該有雪狼才對,怎么還想買我們家的雪狼呢?”

  太上皇斜睨了她一眼,“人都是這樣,沒什么便想要求什么,落蠻先收了逍遙公,雪狼一脈就給了逍遙公,冷狼門應該得的就是灰狼了。”

  元卿凌想起容月那天似乎說起過灰狼,便道:“那應該是了,我還真沒想到,冷狼門竟然和逍遙公是同師門的,那按說就沒什么大問題了。”

  太上皇道:“按說是沒什么大問題的,冷狼門殺人有三個規矩,當今天子與太子不殺,女人和孩子不殺,除非是高手排行百名之內或者拋夫棄子,最后會影響政局的人不殺,這是冷狼門成立的時候便定下來的規矩,一旦犯了規矩,則冷狼門解散。”

  元卿凌細細地品味著太上皇的話,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高手排行百名之內,或者是拋夫棄子?”

  太上皇道:“嗯,確實是這樣,這事你可以問問云影,他知道,冷狼門成立的時候,他去觀禮了。”

  云影是鬼影衛的老將了,之前奉命保護過元卿凌,但是出了紕漏,后來羅將軍接管鬼影衛之后就把他給撤換下來了。

  元卿凌怪笑兩聲,“行,那我知道了。”

  看來,四爺和容月原先是沖著她來的,雖然最后沒下手,但確實是存了要殺她的心的。

  難怪冷四爺之前問她要怎么樣才離開老五,她說不離開的時候,冷四爺竟還說教她武功,她開始上麻風山的時候,他還因為她不練武而發過脾氣呢。

  還真是難為了他啊,堂堂冷狼門的門主和大護法一塊出動來殺她,是她這輩子最高光的時刻了吧?

  元卿凌安撫好太上皇之后,便馬上出宮去,孩子先留在乾坤殿玩兩天,反正太后到時候也會下令叫帶孩子進宮去的。

  回到了王府,她請了冷四爺和容月進書房,說有要事談。

  到了書房里頭坐下來,四爺還是那副閑人莫近的冰山臉,容月先問道:“太子妃,有什么要事?”

  元卿凌也不生氣,含笑看著四爺,“四爺,你之前不是問過我,要什么條件才肯離開太子嗎?”

  冷四爺看著她,眸子如墨,慢慢地道:“你當時說不愿意。”

  “我現在愿意。”元卿凌道。

  冷四爺與容月對望了一眼,眼底都有些詫異,“你愿意?”

  “沒錯,我愿意,我今天晚上就走。”元卿凌道。

  容月驚呆了一下,“這么快就要走啊?為什么啊?為什么要離開太子呢?”

  元卿凌道:“有另外喜歡的男人了,所以要拋棄他離開。”

  “胡鬧!”冷四爺寒了臉,低低喝了一聲。

  元卿凌看著他,略帶諷刺,“怎么是胡鬧?我這不正好如你的愿嗎?我離開了太子,你們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殺了我,不需要費勁地教我武功,冷狼門也不需要解散了。”

  冷四爺眸子飛快地閃了一下,然后站起來背著手冷冷地道:“簡直胡鬧,不知道你在扯什么鬼,你說不學武功便不學了嗎?你已經拜我為師,武功必須要學,為師也不許你離開楚王府,若敢走的話,為師打斷你的腿!”

  說罷,竟很不負責任地丟下一臉呆滯的容月拉門走了。

  容月很快就反應過來,皺起眉頭看著元卿凌,“太子妃說什么呢?誰要說我們要殺你?”

  對,死活不承認就是了。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