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806章 殺人滅口
  薛長風又看了眼赫連如雪懷中的小風止,這才跟著勁風下去。

  “薛大夫,去我們的院子吧,那邊房間多!笨紤]到他們的身份,勁風還是覺得住在一起比較好。

  進院之后,勁風把自己的房間倒出來給薛長風住,反正他一直在暗處保護赫連如雪母子,也很少回來住。

  “勁風,你們一直住在這里?”薛長風進院的時候,便看到了有風骨成員在走動。

  “是,屬下進京之后,因找不到小主子,便聯系了世子妃!

  勁風叮囑薛長風好好休息,都走到門口了,又回頭問道,“不知道容大人如何了?你們出來的時候,他知道嗎?”

  提到容司空,薛長空神色就是一黯。

  當時他和上官野從宅子里出來時,那里已經被人闖了進去。那些人見人就殺,也不知道什么來歷。后來他問過去接應的人,人家倒是告訴他了,說是明非楚的人。

  他不敢想象空司空如果落到那些人手里,會是什么下場。

  “當晚有人闖進了宅子,我們是趁亂跑出來的,后來怎么樣,沒人知道!毖﹂L空沒說實話。

  容司空的遭遇,讓他難以唇齒。大家畢竟,曾經那么熟悉。

  見他臉色極差,勁風不敢打擾他休息,趕緊出去。

  到了院子里,見其他人都在。他道,“都該干什么,干什么去!”

  還是有人問道,“主上沒事吧?”

  “沒事,是世子派人去接應的!眲棚L說完,又回到赫連如雪的院子里去戒備。

  上官野洗了澡,出來看赫連如雪。見她正抱著小風止,眼神殷切的望過來。他心里一酸,“如雪,委屈你了!

  “不委屈,只要能看到你好好的回來,就什么都值得!焙者B如雪眼眶一紅,眼淚不受控制的掉下來。

  上官野走過來,替她擦去臉上的淚水?墒沁@淚水就像是決堤的湖水,怎么擦都擦不干凈。上官野伸手將她和孩子全部攬進懷里,“別哭了,我回來了,再也不走了!

  赫連如雪吸了下鼻子,把小風止遞到他懷里,“小風止,你爹回來了,快讓他抱抱!

  小風止眨著黑亮的眼睛,盯著上官野看,忽然咧嘴笑了起來。

  看到這樣的情景,赫連如雪忽然撲到上官野身上,哭得不能自已。

  多少個日日夜夜,她都過得提心吊膽,生怕一覺醒來,會聽到他的壞消息。那種煎熬,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懂。

  上官野一只手抱著小風止,一只手輕撫她的發絲,“如雪,等我去見過皇上之后,我們就找個地方隱姓埋名好不好?”

  “好!”赫連如雪哽咽著揚起一個笑臉?墒沁@個笑臉很快就消失不見,她擔憂的道,“皇上那邊會放過你嗎?”

  “會!”上官野拍著她的后背,“如雪,我在你面前從來沒失言過,這次也一樣!

  “嗯,那到時候我們去哪,地方要由我選!焙者B如雪剛剛哭過的眸子,帶著晶瑩的顏彩。

  “好,到時候什么都聽你的!鄙瞎僖暗皖^,吻了一下她的唇角,“如雪,我上官野這一生,能夠娶到你這樣的女子,是我幾世修來的幸運!

  赫連如雪被他說得臉紅,見小風止還在咯咯的笑,她伸手接過孩子。

  “你趕路也累了,快去歇息。有什么事,等你睡醒了再說!

  錦唏閣。

  唏兒看向風錦。

  風錦道,“娘子是有話要對為夫說?”

  “我在想上官野,他回來之后直接來了唏園,要不要去告訴宮里一聲?”

  “他們回來又沒隱藏形跡,宮里應該早就接到消息了。再說,四小姐和孩子在唏園,他先到這邊也無可厚非!憋L錦道,“只是有一個消息,明非楚聽了怕是不會太高興!

  “什么消息?”唏兒問他,“和上官野有關?”

  “容司空在押解回京的路上,死了!

  “怎么會死?受傷了?”唏兒覺得對待容司空這樣的重犯,不是得讓他吊著一口氣進京嗎?

  “被人射了一箭!憋L錦道,“據傳回來的消息說,當晚,皇上的人沖進宅子,活捉了容司空,然后一直將他放在馬背上,往京城這邊趕。結果幾天之后的傍晚,大家要在野外歇息時,一只冷箭正中他咽喉!

  “殺人滅口?”這是唏兒的第一想法。

  “猜不透!憋L錦皺眉。

  據得來的情報顯示,前朝后人里,除了上官野就是容司空說得算,其他人只聽命行事?墒窃谌菟究毡蛔,上官野沒下命令的情況下,容司空竟然被人殺死了!

  “我怎么覺得暗中的人,想要嫁禍給上官野?”唏兒覺得這個猜測,離真相很接近。

  “是也沒辦法,到底怎么回事,還要親自問過上官野才能做決定!憋L錦眉眼清冷。但愿這一切都不是上官野的詭計!

  上官野一覺睡來,已是半夜,他醒來時,屋子里掌著燈。

  他才一動,赫連如雪就坐了起來,“你醒了?餓不餓,飯一直在爐子上溫著!

  “嗯,餓!

  “我去給你端來!焙者B如雪輕手輕腳起床,把飯菜端進來,看著他吃。

  上官野吃了兩大碗飯,才呼了一口長氣。從塞北回來的這一路上,雖然沒遇到什么危險,但是他的心一直沒好受過。

  容司空跟了他那么久,到最后,他卻只能見死不救!

  雖然最后容司空想要用小風止取代他,挾天子以令諸侯?墒撬沒實現,罪過也沒那么大……

  “怎么了?是不是胃里不舒服?”赫連如雪把碗筷收拾下去,進屋便看到他坐在那里發呆。

  “沒有,夜深了,睡吧!”他走過來,牽著赫邊如雪上床。

  第二日早起,魏府的丫環來見唏兒。

  “小小姐,沙域的郡主不想在魏府呆了,想要回來住。青魚小姐,讓我過來說一聲!

  唏兒一愣,她知道青魚在擔心什么。

  上次魏家認下青魚之后,她回府的時候,本來還在擔心怎么阻止鳳傾竺跟她回來,沒想到鳳傾竺和青魚一見如故,非要留在那陪青魚幾天。

  正中下懷這種事情,她自然同意。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