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804章 難以接受
  “前輩若是擔心,就隨我去問問世子。小九走的時候,帶了名暗衛過去,會不定時的往回傳消息。”

  “有勞大小姐。”

  唏兒帶著唐無藥進了書房,風錦一看到兩人,便猜到來意。他直接從桌上拿起了張字條,向前遞來,“無藥前輩,這是碎金剛剛傳回來的消息。”

  唐無藥上前接過,趕緊看了一遍。

  見上面寫著唐九和赤練已經平安到達碎金都城,比賽的日子還沒定。

  “前輩放心,碎金的太子與我們交好,他不會讓小九吃虧的。再說,小九的身份,已經在碎金挑明了,就算是輸,別人也不敢動他!”唏兒聲音清冷。

  要是北冥瞳遠真敢對小九動手,她就敢把他拉下皇位!

  碎金太子府。

  北冥漠看著迎面走來的女子,腳步一頓,女子對著他福身一禮,“見過太子殿下。”

  “姑娘醒了?”昨日北冥漠出府,女子正好暈倒在她面前。出于好意,他只好把人帶回府。

  “是,殿下的救命之恩,小女子定會銘記于心。”

  “姑娘客氣了,舉手之勞。”

  北冥漠打量女子,問道,“敢問姑娘,昨日怎么會突然暈倒?”

  開始的時候,北冥漠還以為是誰要設計于他,把人帶回來之后,他立馬派人去查,卻查出女子只是個異鄉人。好像年前就到了碎金,在這邊無親無顧。

  女子有些窘迫,還是道,“是小女子驚聞家里出了些事情,只顧著難過,已經二日未曾進食。小女子驚擾到殿下,還請殿下恕罪!”

  二日沒進食的說法,正好和太醫說的,饑餓所致相同。明非楚的戒心放下大半,開口道,“無妨!”

  他見女子談吐大方,不像是小家碧玉,心里不禁好奇她的身份。

  “請問姑娘芳名,還有姑娘是哪里人士,怎么會孤身一人淪落到京都來?”

  女子苦笑,“殿下如不嫌棄,可以叫我遺風。”

  此人正是六長老唐不錐的孫女唐遺風,她當日在路上碰到唏兒之后,也沒改變方向,一路到了碎金京都之后,便落腳在這里。

  此時天氣轉暖,她惦記爺爺,本來還想回一趟唐門的。結果卻從外門弟子口中聽說,爺爺叛出了唐門,已經下落不明。

  雖然她有心理準備,這個消息還是將她打擊得萎靡不振。

  背叛唐門這四個字,壓得她無法呼吸。從小到大,她一直以唐門為榮,沒想到她最最敬愛最最尊重的爺爺,還是走上了那條路。

  一直以來的擔心,在這一刻全部變成了諷刺。

  六長老這三個字,折磨得她心神憔悴,滿心恥辱。

  她不吃不喝的呆在客棧,昨日實在憋屈得受不了,一頭沖出客棧,胡亂在街上亂走。沒想到,走著走著,只覺得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遺風姑娘,”北冥漠道,“姑娘還未說自己是何方人氏!”

  唐遺風想了一下,唐門之外,她只對大周京城還算熟悉,便道,“小女子來自大周。”

  “大周何處?”北冥漠盯著她看。

  “算是京城人士,我家是最近幾年才入的京。”

  聽唐遺風說是大周人,北冥漠心思微動。

  “我觀姑娘是習武之人。”他又道。

  “是,小女子自幼習武,是聽說家里出了變故,才會如此。讓殿下見笑了!”唐遺風說完,對著北冥漠拱手,“太子殿下的救命之恩,容遺風來日再作報答。”

  “姑娘若是無處可去,不如暫住太子府。”守在不遠處的侍衛一聽,不禁認真打量起唐遺風。

  他家太子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大方了?竟然會留陌生女子住下!

  只是這事,要是被太子妃知道,怕是……

  年前,北冥瞳遠在唏兒離開之后,已經親選了老太傅之女,為兩人賜婚。雖然還未完婚,但是太子妃若是知道此事,必定會不開心。

  “多謝殿下好意,只是遺風客棧的房間還未退,昨晚沒回去,我都怕掌柜的以為我已經走了。殿下,小女子告辭!”

  唐遺風從太子府出來,便直奔客棧。

  她想過了,她一直呆在這里也不是辦法,她應該去找爺爺,勸他回心轉意!

  她又想到了唐無絕,爺爺出了這樣的事,也不知道他怎么樣了。

  回到客棧之后,她剛一推開房門,便發現房里有人進來過。她的東西,更是被翻得亂七八糟,就連放在被子里的銀兩也不翼而飛。

  她臉色一冷,下樓找掌柜的。

  “掌柜的,我的房間進賊了,這事你怎么說?”唐遺風已經在這里住了不少日子,掌柜的已經與她相熟。

  “進賊了,這怎么可能?”掌柜的隨著她上樓。眼見屋內被翻得狼藉,也是傻了眼。

  “姑娘,這……姑娘昨晚是不是沒回來住?”

  “是,我昨晚有事,沒來得及回來。”唐遺風解釋。

  掌柜的臉色變了幾變,“姑娘,你已經在小店住了多日,一直都相安無事,怎么你昨日沒回來,屋里就進了賊呢?”

  “掌柜的這是何意?”唐遺風暗惱,“既然掌柜的不想承擔責任,不如報官吧!”

  “報就報!”掌柜的氣哼哼的下樓,邊走邊道,“一看就是身上盤纏花得差不多了,故意玩這么一出,想要敲詐一筆!”

  唐遺風本就習武,自然耳陪目明,就算他說得再小聲,她也能聽到,何況掌柜的還故意說得這么大聲。她冷著臉,也懶得去解釋。

  掌柜的到了樓下,叫來一名小二,對他道,“去報官,就官差來走一趟。”

  “是。”小兒飛快的跑走。

  小二走后,外面的一名小廝也趕緊離開。

  太子府。

  北冥看著回來的小廝,“怎么樣,那位姑娘可跟什么人接觸過?”

  “殿下,那位姑娘回到客棧之后,就遇到了麻煩,好像東西被人盜了。還和掌柜的發生了口角,如今店里的小二已經去報官了。”

  “是店里不想賠銀子?”北冥漠自從知道唐遺風來自大周,就懷疑她是唏兒的人,也就格外留意。

  故而唐遺風走的時候,直接派人跟了過去。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