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803章 上門求助
  唏兒把舅母夫起來,大家跟著明非楚向里走。

  明非楚邊向里走,邊對著跪拜的眾人道,“都平身吧!朕平生最尊崇青山居士,如今他的女兒認下魏家這門干親,朕也就安心了!”

  明非楚找了個靠前的桌子坐下,對著魏鶴軒道,“吉時已到,魏大人還是趕緊攜了魏夫人上坐,免得誤了吉時!

  “是!蔽胡Q軒叫上元杉衣兩人坐到事先準備的位置。

  青魚已經被丫環扶了出來,她此是穿了一身素白繡青竹葉的衣裙,行走間更顯靈動優雅。她只是往那一站,立刻就吸引住所有人的目光。

  雖然入眼全是人,可她的目光卻準確無誤的落到那一抹明黃身上。心悸動了一下,俏臉倏地變紅。

  她快走幾步,對著明非楚盈盈下拜,“民女見過皇上,皇上萬安!

  明非楚的目光落到她臉上,見青魚的氣色很好,他臉上的神情又滿意幾分。

  有禮儀官上前唱諾,“今有青山居士之女青魚姑娘,深得魏大學士后人禮部尚書魏鶴軒大人與夫人元杉衣厚愛,愿認其為義女,承歡膝下!”

  “吉時已到,請青魚姑娘上前叩拜父母雙親!”

  青魚款款而行,精致溫婉的五官,將她襯得高雅出塵,恍若仙子。她行到魏鶴軒面前時,停下身子,優雅的跪了下去。

  “女兒青魚拜見父親大人!”叩了三個頭之后,她又重新跪到魏夫人面前,“青魚拜見母親大人!庇质侨齻響頭。

  元杉衣對著旁邊的丫環招手,丫環立刻奉上來一個錦盒。她接過錦盒,拿出一個羊脂暖玉鐲子,拉起青魚手腕,將鐲子套了上去。

  “青魚,這個鐲子是娘親送你的見面禮,以后你就是我魏家的女兒!魏家永遠是你的依靠!”

  青魚眼含熱淚,不住點頭。

  “禮成!”禮儀官擦了一下額頭。

  他到現在也沒弄明白,不就是魏家認個干女兒嗎?皇上怎么還親臨了?難道真如皇上所說,他是崇拜青山居士?

  怎么想怎么覺得不對!

  “好孩子!”元杉衣笑著拉起青魚,讓丫環把她扶回去。

  觀禮之后,明非楚看向旁邊的風錦,“世子有時間嗎?不如跟我回宮去商量一下,怎么折磨南宮余傲!

  風錦輕笑,“皇上是不是忘了,我已經把軍權交了出去!

  原則上,風錦已經不再是大周的臣子。

  明非楚哼了一聲,“風錦,別跟我東扯西扯,南宮余傲可是我們共同的敵人!”

  “改日吧!今日魏家大喜,我這個姑爺不在場不好!憋L錦眨了下眼睛,“你別忘了,我也是為了給未來的皇后娘娘撐場面!

  明非楚輕笑,“我決定娶青魚,這里面最高興的人,當屬你莫屬。其實,在你和三小姐成親之時,我就想通了。我待三小姐如你一般,都是最好的朋友!可以生死相托!

  “謝皇上!”

  明非楚起身,擺駕回宮。

  最大的官一走,其他賓客就自由了。開席之后,大家歡歡喜喜的邊吃邊聊。

  因為認了干親,青魚便在魏府住下。唏兒是第二日一早回府的,青魚對她戀戀不舍。

  她笑道,“唏園和魏家才離多遠?我們還是可以經常見面的。再說你又不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小姐,想見我的話,可以天天去唏園!

  青魚點頭,送她離開。

  唏兒回到唏兒,不到半個時辰,門房就來報,說魏月蓮求見。

  “你這個姨母,怎么突然和你親近起來了?”風錦問她。

  “一會見到人就知道了!边駜簩ξ涸律彽挠∠蟛诲e,倒也不討厭她。

  唏兒起身,獨自往客廳去。

  一盞杯的功夫,魏月蓮就到了唏兒面前。

  “見過世子妃!蔽涸律徻s緊行禮。

  唏兒沒讓她行下去,伸手攔住她,“姨母,坐吧!”

  魏月蓮坐下后,似乎有些拘束,與在魏府見到的兩次,完全不同。唏兒看到她這表情,便料到她八成是有求而來。

  “姨母,可是遇到了什么事,但說無妨!

  魏月蓮歉意的笑了一下,“是竹嬌年紀不小了,這一二年就要許配人家。唏兒你也知道,我是庶女出身,所以我想問問你,能不能把她帶在身邊一段時間,替我好好教導一下她!

  教導別人?

  唏兒還真不會!

  她自己就是在山村無拘無束長大,而且靈魂還來自另一個世界,這里的那些規矩,比如女戒女德,一直讓她深惡痛絕。

  教導別人的事,她真的做不來。

  “姨母當真是為了竹嬌妹妹考慮?”唏兒問魏月蓮。

  魏月蓮臉上訕訕的,嘆氣道,“自然是替她考慮,我家老爺是大理寺少卿,竹嬌又是嫡女,將來許的人家,肯定也是嫡子。我是擔心自己教導不好,怕她以后會給老爺丟臉!”

  唏兒道,“其實姨母已經把竹嬌表妹教得極好,要是你還不放心的話,不如就去和舅母說說,把人放她身邊一段時間。舅母是大戶人家的嫡女出生,特別是如今府上還多了位青魚,青魚的出身,姨母想必也聽說了,人放在那邊,比跟在我身邊好。而且我過幾天,就要離開京城了!

  她這么說,也是覺得閻竹嬌不錯,想送她一場造化。

  閻竹嬌若是與青魚交好,一旦青魚為后,閻竹嬌的身價也會水漲船高。到時候,那些二品三品大員家的公子,怕是都要排著隊的上門去提親。

  魏月蓮聽她說又要走,擔憂的道,“唏兒,你總這樣跟著世子跑來跑去,真的好嗎?”

  在魏月蓮的認知觀里,女子成家之后,是一定要持家的。

  唏兒這樣子,世子真的沒意見?

  看出她在擔心自己,唏兒笑道,“姨母不用為我擔心,世子也愿意讓我跟著他走。倒是扔下我一個人在家,他才更加不放心!

  唏兒留了魏月蓮吃中飯,飯后才送她離開。

  唏兒回錦唏閣的路上,碰到了唐無藥。

  “大小姐可有唐九的消息?”唐無藥很擔心唐九不是那個鏢旗大將軍之子的對手。萬一那邊使壞,傷了小九可怎么辦。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