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對于皇叔一進宮,就開始大呼小叫,鳳于天心生不滿,只好冷著臉對著太監吩咐,“請皇叔進來!”

  不待太監去請,老皇叔鳳翼已經闖了進來。

  他對著上方坐著的鳳于天一拱手,“老臣見過皇上!”

  “來人,快給皇叔看座。”鳳于天開口,對于這個老皇叔,皇祖母疼了一輩子,臨死都放心不下他。所以,他這個當皇侄的,平日里也是順著他來。

  好在皇叔一生閑云野鶴,四處云游,一年到頭他們也見不上一次。這次要不是因為李千無的事,他也不會請皇叔回來。

  老皇叔冷著臉落坐,不滿的道,“皇上,你把老臣的愛徒媳婦弄到哪去了?臣要見她!”

  鳳于天一臉無語,看來是李千無已經先他一步,和皇叔告狀了。

  “老皇叔,那名女子早就許了人家,已經名花有主,何時成了李千無的媳婦?”

  “哼!”老皇叔怒哼一聲,“若不是那女子與千無兩心相許,千無怎么可能認定了她是自己媳婦?皇上,千無雖然出身寒門,但他現在是老臣的愛徒!難道皇上,還想偏幫外人不成?”

  鳳于天覺得頭疼,這個老皇叔,自從收了李千無這個徒弟后,就差捧在手心里了。為了培養李千無,甚至不惜把自己二十年功力,全都渡給了他!要不然,以李千無的年紀,怎么可能在這么短時間,擠入一流高手行列。

  說到這事,連他這個皇帝,都只有羨慕的份!

  “皇叔息怒,”鳳于天開口,“皇叔,李千無看上的女子,是大周國墨衣王府世子風錦的未婚妻,兩人的親事,是當初的先皇明律親口所賜。”

  老皇叔臉色一僵,馬上說道,“那一定是風錦這個卑鄙小人,趁千無被我帶走之際,先下手為強了。”

  鳳于天一聽就知道,不管他說什么,老皇叔都已經先入為主,認定了李千無不管做什么都是對的。

  至于風錦,哪怕他是大周戰功赫赫的名將,到了皇叔嘴里,也成了和他徒弟有奪妻之恨的仇人!

  “皇叔,這件事是李千無做事太過偏激,他明明知道那女子心里沒有他,只是把他當成兄長……”

  不等他說完,老皇叔便打斷了他,“皇上,風錦終究只是個外人,難道就因為你娶了大周朝的長公主,你的心就開始向著外人了?”

  “皇叔,謹言!對于這件事,朕從來就沒插手過,但朕有權把皇叔叫回來,讓皇叔知道真相!”鳳于天氣惱,覺得自己這個皇叔,一遇到李千無的事,就變得蠻不講理。

  “真相?所謂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我相信千無比皇上更清楚!”老皇叔也是神色清冷。

  外面響起腳步聲,太監的聲音傳進來,“皇上,皇后娘娘來了。”

  鳳于天起身,快步走到外面,小心的扶住琢玉,責怪道,“你來干什么?快些回去。”

  老皇叔脾氣暴躁,琢玉又有孕在身,真的不宜讓她看到皇叔。

  琢玉輕笑,“于天,我還沒見過老皇叔,既然他老人家進宮了,我這個當晚輩的,總要拜見一下才好。”

  鳳于天無法,只好扶著她進了御書房。

  他和琢玉大婚時,因為沒聯系上皇叔,所以皇叔根本沒回來。

  兩人進來后,老皇叔站起來,不住打量起琢玉。琢玉臉上帶著得體的淺笑,就著鳳于天的手,給老皇叔請安,“琢玉見過老皇叔,老皇叔安康。”

  老皇叔這才臉色一紅,趕緊行禮,“老臣見過娘娘千歲。”

  “皇叔快快平身。”琢玉開口。

  “謝娘娘。”老皇叔收回目光,然后又看向鳳于天。

  琢玉卻道,“老皇叔是不是因為李千無而來?如果是的話,我倒是可以跟皇叔講講赫連三小姐和風錦之事。”

  老皇叔臉色一沉,他覺得琢玉必定是向著風錦的,下意識不想聽她說。

  琢玉自顧開口,當下就把自己知道的,關于風錦,關于唏兒,還有關于李千無之事一一道來。

  見老皇叔一臉震驚,又難置信的表情,琢玉又道,“其實,我知道不管我說什么,皇叔都不會信。但我可以讓皇叔見一見當事人赫連唏兒,皇叔可以聽聽她怎么說。”

  老皇叔心內一震,“見就見,我正好看看你們有沒有聯合起來欺負我這個老頭子。”

  鳳于天苦笑,他這個皇叔,真的讓人拿他沒辦法。

  他和琢玉一個是皇上,一個是皇后,怎么可能用這件事去欺騙他一個長輩。

  琢玉看向鳳于天,“皇上,那等明日風錦和唏兒進宮來看我時,我讓人去通知你。”

  說定之后,琢玉便回了飛玉宮。

  鳳于天心思微動,看向老皇叔,“皇叔,你可還記得七皇叔的女兒傾竺郡主?”

  老皇叔點了點頭,他自然記得老七生了個女娃,還寶貝得跟什么似的。

  “那個女娃怎么了?”他問。

  “傾竺郡主喜歡李千無!”鳳于天實話實話,并且私心里希望老皇叔能夠促成此事。

  老皇叔一臉震驚,半晌方道,“皇上不會是故意拿此事來誆騙老臣吧?此事,千無怎么從來沒提過?”

  鳳于天冷笑,“他看不上傾竺郡主,自然不會與你提及。我看他倒是對搶別人媳婦的事樂此不疲!”

  老皇叔臉色一紅,不滿的又是一聲冷哼。

  頓了一下,老皇叔道,“傾竺郡主人在何處,臣要見見她。”

  “她要去大漠尋找李千無,不知道走了沒有。”鳳于天一臉憂色,“傾竺郡主不管家世還是人品,樣樣強過李千無,皇叔不妨勸勸他,免得他錯失了一段良緣。”

  老皇叔不說話,一臉沒悶。然后,他就告辭出宮去了。

  大周京城。

  上官野陪著赫連如雪用過晚飯,又陪她在院子里散步。

  青魚忽然走上前來,對著上官野道,“主子,外面有人找你。”

  上官野心下一凜,對著赫連如雪道,“讓青魚在這陪你,我去看看。”

  他來到唏園外面,便看到了容瑾顏,臉色頓時變冷,怒斥道,“你來干什么?”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