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536章 來找唐九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魅兒為何要在這個時侯,孤身來找她?

  唏兒叫人送來一杯溫水,給北冥魅潤了潤嘴唇,又會她擦去臉上的灰塵,便坐在旁邊陪著她。

  織錦從外面進來,“小姐,廚房里已經燉了雞湯,等公主醒來就能喝了。”

  “嗯,你去忙吧,我在這陪著她。”唏兒把織錦打發走。

  過了一會,赤焰在外間回報,“小姐,赤練搜遍了唏園四周,都沒找到可疑之人,北冥公主,應該是只身前來。”

  “我知道了。”唏兒擔憂的看著北冥魅。

  心里再多的疑惑,也只能等她醒來。

  半個時辰后,北冥魅緩緩睜開眼睛。當她看清眼前的人是唏兒時,忽然咧嘴笑了起來。

  “唏兒,能夠看到你真好,我以為我要凍死在路上了。”

  唏兒扶她起來,喂了她半杯水,才問,“魅兒,你是一個人來的?是不是碎金出了什么事?”

  北冥魅的眼神有些躲閃,眼珠滴溜溜直轉,就是不看唏兒。

  “魅兒,你要是不說,我現在就送你回碎金!”唏兒是真生氣了,要是沒事,這丫頭怎么可能千里迢迢,冒著嚴寒一個人而來?

  再說,北冥漠呢?

  他不是一向最疼愛這個皇妹了嗎?

  北冥魅看出她的不對,心虛的道,“我……只是想到大周來看看你們,我是偷跑出來的。”

  “你說什么?”唏兒氣得想揍他。

  這個死丫頭是不是忘記自己是什么身份了?她可是公主,要是在路上出點什么事怎么辦?到時候,她要如何向北冥漠交代?

  見唏兒冷著臉,真生氣了,北冥魅趕緊哄著她,“好唏兒,我真的沒想那么多,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你別生氣了好不好?”

  唏兒氣惱的看她,“不好!你說你出來,為什么不和兄長說一聲?你一路奔波來了大周,碎金的皇宮怕是早就翻了天。”

  北冥魅委屈的看著她,“我歇歇,明早就上路。如果日夜不停的趕路,就有可能回去陪他們過大年。”

  唏兒覺得頭疼,北冥魅怎么這么沒長腦子了。她怎么可能再讓她一個人回去?

  “我讓人馬上去碎金送信,你留在這里,先好好休息幾天再說。”唏兒嗔怪的瞪了她一眼,趕緊出去找赤焰。

  赤焰見她出來,立刻現身,“小姐。”

  “赤焰,讓赤練跑一趟沙域,把北冥魅的消息告訴給北冥漠,讓他先不用擔心,如果年后他有時間,讓他親自來接人。”

  赤焰皺眉,“小姐,不如讓其他人去,唏園這里只有我和赤練,實在分不開身。”

  對上唏兒詫異的眼神,赤焰道,“我去找王爺,王爺手底下的人很多。”

  “好,那你去吧!”唏兒想到了南宮余傲還在暗處伺機而動,唏園這邊也不能放松警惕,便同意赤焰的提議。

  她返回屋里,北冥魅趕緊拉住她手臂,“唏兒,小九呢,怎么沒看到他人?”

  唏兒靈機一動,戲謔的道,“魅兒,你這趟不會是專程來看小九的吧?”她邊說邊搖頭,還嘖嘖了兩聲,“真是女大不中留。”

  北冥魅的臉倏地紅了,趕緊低頭,哪里還敢再看唏兒。

  看她這副表情,唏兒便知道,他是為小九而來。

  真是九大不中留!

  她把北冥魅按回床上,讓她坐好,“你想見唐九,我沒意見,但是你這么不管不顧的從皇宮偷跑出來,做的就是不對。魅兒,你以后萬不可再如此任性。”

  北冥魅對著她吐了下舌頭,不敢再打聽唐九,一臉討好的道,“唏兒,我只是一時激動,我錯了還不行嗎?”

  唏兒無語,讓丫環把早就準備好的熱水送進來,給北冥魅沐浴更衣,然后帶她去吃飯。

  北冥魅吃飽了肚子,一臉滿足的拍著肚皮,“唏兒,我這一路上,光顧著趕路了,就沒吃過一頓飽飯。”

  “你活該!”唏兒氣惱的瞪她。

  她還好意思說,身為公主,不聲不響的逃出皇宮,她就不想想會帶來什么后果?

  “唏兒,小九呢?你快點告訴我。”北冥魅有些焦急。

  “他前幾天,回去看他爺爺了。”

  北冥魅有些委屈,她翻山越嶺,不遠千里,不顧風雪嚴寒而來,為的就是想見唐九。

  可是,他竟然不在這里……

  她腦子里一懵,傻在當場。

  “那他不來了嗎?”半晌之后,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

  神情里的落寂,很讓人心疼。

  “年后吧!走的時候,他說年后會再過來。”唏兒的話成功安撫了北冥魅。

  她一掃剛才的低落,頓時生龍活虎起來。

  “唏兒,你告訴去碎金送信的人,讓他把我說得越慘越好。”

  “原因呢?”唏兒微愣,不知道她葫蘆里賣的什么藥。

  北冥魅嘻嘻笑了兩聲,有些尷尬,“如果我這一路上狀況頻出,慘不忍睹,他們就不會計較我離家出走的大罪了。”

  唏兒白了她一眼,虧她想得出來。

  北冥魅放心住下后,因為沒事做,便開始采取迂回戰術,不停的尋問唏兒,唐九的家住在哪里。

  唏兒可不敢告訴她,怕她不告而別,咬死了不知道。

  轉眼,就到了過年這天。

  唏兒一早就把李叔李嬸請到自己屋里來,陪著他們張羅年夜飯。王婆子把小姐吩咐的賞錢,都給大家分發下去,也帶著香蘭過來相陪。

  朱砂從外面進來,“小姐,奴婢想回家去看看姑姑。”

  “去吧,再去王娘那領十兩銀子,給你姑姑家用。”唏兒說完,又對著王婆子道,“王娘,你幫著庫房選兩樣東西,給朱砂帶上,今日是過大年,總不好空手回家。”

  “是,小姐。”王婆子招呼著朱砂,兩人一同走了。

  唏兒又看向織錦,讓她跟半夏她們玩去,不用一直守在這里,反正她也沒什么事吩咐。

  赤焰忽然從外面進來,“小姐,魏家公子來了。”

  “瀟然表哥嗎?快快,快點把人讓進來。”唏兒出門去迎。

  迎面看到魏瀟然,只見他換了件天青色長衫,一身的書卷氣息,更顯儒雅。

  “唏兒,祖母讓我來接李叔李嬸和你一起去魏家過年。”

  “這……”

  因為知道李叔李嬸住慣了鄉下,不喜歡受約束,所以祖母前幾天提到這事時,唏兒沒答應。

  見她面露難色,魏瀟然趕緊解釋。

  “唏兒,李叔李嬸可是我們魏家的大恩人,你總要成全祖母的這一點心意。你也知道,祖母無緣見到你楊塵爺爺,她心里一直愧疚……”

  唏兒不忍拂了老夫人好意,只好答應下來。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