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她已經是二皇子的人了,自然要聽二皇子的安排。”明非火得意的笑起來,“你說說,你們女人,還不是把身子給了誰,心就是誰的了。別說她只是一個丫環,就算是你,怕也會如此。”

  “你以為你說這些,我就會信?挑撥離間而已。”女子往后退了一步。

  明非火伸手拉住她,“別走,你本來就是父王賜給我的太子妃,若你當初能安安份份的,我們怎么會到此地步?唏兒,我對你的心從來沒變過!”

  女子抽回手,“費話少說,既然你沒誠意,就當我沒來過!”

  明非火一臉掙扎,半天才道,“好,既然你不相信,我就再給你說一件你不知道的事。”

  女子側頭,等著他往下說。

  明非火卻道,“想要我說也行,但你必須先親我一下。等我說完,我們就在這里洞房。”

  女子朝著明非火臉頰上吻去,就是這一個側臉,讓唏兒認出了她的身份。

  唐璇玉!

  沒想到,她會這么不要臉,為了欺騙明非火,竟然不惜假扮自己。

  就在兩人的臉就要挨到一起時,唐璇玉忽然退了一步,“我不會吻你的,你想說就說,不想說我就走。頂多我們再回來從前的關系,誓不相立!”

  明非火伸手來拉她,被她躲開。

  “為了讓你相信,我說也無妨!”明非火說得有些急,似乎是怕女子離開。

  “御史府的二小姐,是主動跟我獻策,讓我用她來威脅你的。”

  女子聽完,眼中滿是詫異,“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這點小事,我有必要騙你嗎?”明非火冷笑了一聲,“是你自己識人不清罷了,她嫉妒你嫡出的身份,只是她善于隱藏而已。”

  女子不滿的看了他一眼,“我給你一天時間考慮,明天這個時辰我再過來。如果你答應了我的條件,我就助你得到大周!”

  明非火看著她的眼睛,似乎在判斷她話里的真假。

  他不是沒接觸過赫連唏兒,總覺得今天的她太過反常。可這打扮,是她無疑啊!

  “我都跟你說了這么多秘密,你還不信我?”他有些惱怒。感覺自己一直被對方牽著鼻子走。

  “你急什么?你如果沒有東山再起的本事,我憑什么幫你?”唐璇玉冷笑,“陪你送死嗎?”

  她說完,轉頭走了。

  見有人出來,唏兒幾人,趕緊屏住呼吸,趴在屋頂一動都不敢動。

  等唐璇玉走遠,赤焰皺眉道,“我怎么看著這女子,像唐璇玉呢?”

  “就是她!”唏兒邊說邊向下方看去,只見明非火坐在床上,似乎有些發愣,過了一會,他才晃了晃腦袋,一臉懵懂。

  “他有些不正常,應該是中了輕微的迷幻散之類的藥物。”唏兒說完,就看到明非火從胸前拿出一塊令牌樣的東西,在確認東西還在后,他才長出了一口氣,又趕緊收好。

  “你們看著點外面,我進去一趟。”唏兒話落,人就輕飄飄的落在了院中。

  當她推門走進去時,明非火的眼神簡直不能用震驚來形容。

  他驚訝的指著她,“你怎么又來了?”

  “明非火,你沒想到我還活著吧?”唏兒開口,清悅的嗓音,讓明非火不由愣住。

  他騰地站了起來,“你……剛才的人不是你?”

  “殿下倒是聰明!”唏兒笑著走向他,“你不妨好好想想,剛才的人除了打扮像我,還有哪一點和我相同?虧你還自詡睿智聰明,真是令天下人笑掉大牙!”

  “你閉嘴!”明非火氣極敗壞,“那個人一定是你安排的,赫連唏兒,你這么安排到底意欲何為?”

  “我能安排得了皇后娘娘嗎?你太高看我了!”見他不信,唏兒干脆說出女子身份。

  明非火回憶著前面那名女子的神態,聽唏兒一說,怎么想怎么覺得就是唐璇玉。他臉色猙獰起來,唐璇玉,你個賤人,竟敢騙我!

  在他氣惱之際,唏兒手指一動,一縷白色的藥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彈到了他臉上。他驚慌之下,一個深呼吸,全都吸了進去。然后就覺得手腳發軟,掙扎著掉到了地上。

  “你……”他氣憤填膺的看向唏兒,陰鷙的眼神恨不得殺了她。

  唏兒走到他面前,利落的從他身上翻出前面的令牌,直接扯走。

  然后,又好心的對他道,“明非火,看在我們相識一場的份上,我就做一次好人,本來你的毒就算不解,也能多活幾日。但唐璇玉用了以毒攻毒的辦法,將你強行喚醒,眼下,你只有一天的壽命。而且,你馬上就會陷入昏迷。”

  明非火立刻憤怒起來,臉色從驚恐憤怒,到不甘絕望,再到最后的怒吼和哀求。

  “我不信你說的,你巴不得我去死,我告訴你赫連唏兒,哪怕你死了,我都要活得好好的。”

  “嗯,那殿下你最好能長命百歲!”唏兒欣賞了一會他的臉色,就想要走。

  見她轉身,明非火忽然哀求的叫住她,“三小姐,以前的事,都是我的錯,只要你大人大量,幫我把毒解了,以后我明非火的命就是你的,一定對你唯命是從,絕不敢有二心,我……”

  唏兒眼中露出不耐煩,甚至有些厭惡。

  “明非火,不是我不想救你,是唐璇玉不想讓你活了!”唏兒說完,又道,“你如果說出墨衣王的下落,我便替你去把唐璇玉抓來,由你處置。”

  明非火頹廢的笑起來,“我就算知道墨衣王在哪,也不會告訴你。我自己都要死了,多一個人陪葬,總好過一個人上路。”

  唏兒上前,捏住他的下巴。

  明非火臉色一慌,“我不知道他在哪,父皇早就把他關押到了秘密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唏兒追問。

  明非火有些不屑,他要是什么都知道,會落得如此凄慘?

  見從他嘴里問不出來什么,唏兒把大殿里面全部搜了一遍,確定墨衣王真的不在這里,她臉上的擔憂之色再也掩飾不住。

  “墨衣王府,就是一個不該存在的存在。墨衣王死,才是順應天意!”明非火笑得有氣無力,卻一臉暢快。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