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335章 互相傾慕


  魏瀟然一把拉住她,眼中劃過一抹心疼,“如水表妹,你先跟我回去!不管什么事,我都能幫你解決。”

  赫連如水愣愣的看著他,唇角揚起一抹燦若春花的笑意,轉瞬即逝,那模樣就如同寒風中凄然綻放的花朵,遇霜凋零。

  她真的很開心。

  不管瀟然表哥心里有沒有她,能得他這一句,她已經死而無撼。

  她想要抽回手,卻被魏瀟然死死的拉住。

  “如水,你這樣自暴自棄,你告訴我,你對得起誰?”魏瀟然眼中帶著一抹痛意。

  當初太子和二皇子同時要娶她時,他差一點就要挺身而出,說出想要娶她的話。他那么費盡心力,想要去保護的姑娘,竟然三番兩次的主動尋死。

  如果,她只是這么懦弱,真的就配不上他的守護!

  最初,他以為,他是受了風錦影響,想要幫唏兒表妹,才會生出那種想法。可時間久了,赫連如水竟然慢慢走進了他心里。這個認知,一度讓他措手不及。

  等他看清自己的心,已經再也沒有哪個女子能夠走進他的心。

  他苦笑,所以去魏家的媒人,全部鎩羽而歸。不是那些女子不夠好,是他的心已經給了別人。

  他比誰都明白,他和赫連如水不可能,因為身份,因為門弟。

  所以,他心如止水,不染情愛。

  “瀟然表哥,從今以后,我只想對得起我自己!”她眸中含淚。赫連如月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身敗名裂之后,也難逃一死。既然一定要死,為什么還要受那么多磨難?

  她再次用力,手卻被魏瀟然越握越緊。也不知道他一個書生,哪里來的那么大力氣。

  赫連如水被他扯著,一路向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兩人回到了魏府門外。

  赫連如水認出這是什么地方,驚恐的往后退,“瀟然表哥,你快放手!”

  她不能跟他進去,她因為婚事,早已聲名狼藉。而他是魏家長子,前途無亮。

  “如果你想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半夜跟我在一起,你就盡管大聲吵。”魏瀟然冷著臉,攥得她手腕生疼。

  赫連如水閉嘴,看著他扣響門環,隨他進府。等魏瀟然松手時,她已經被他帶到了他的房間。

  他臉色訕訕,尷尬的道,“如水表妹,我太魯莽了。我馬上去找我娘,讓她安排你先在府上住一晚。有什么事,明早再說。”

  不等赫連如水答應,他便急步而去。

  赫連如水想走,卻發現經過這一晚的奔波,已經兩腿發軟,寸步難行。沒過多久,就看到魏瀟然帶著魏夫人匆匆而來。

  她強打精神,上前來行禮,“如水見過夫人。”

  元杉衣來到她身前,問道,“二小姐,你怎么這么晚了還在外面?你一個女……”

  “娘!”魏瀟然打斷元杉衣,“如水表妹累了,你先安排她在府上住下。”

  元杉衣蹙眉,打量了幾眼魏瀟然,不由的心下一凜。上前拉住赫連如水,柔聲說道,“二小姐,請跟我來,我帶你去我院子里住。”

  “謝過夫人好意。但如水住在這里,怕是多有不便……”赫連如水紅著臉,很是難為情。

  “既然這樣,不如我送二小姐回御史府好了。”元杉衣暗瞪了眼魏瀟然,不知道他什么時候做事這么沒規矩了。深更半夜,怎么能把一個姑娘家領回府來。

  “娘,這都幾點了,不如……讓二小姐在咱們府上將就一晚……”魏瀟然聽娘要送赫連如水走,不禁大急。

  元杉衣略一思忖,微微嘆氣,這個兒子啊,明日非得好好教訓他一頓。

  她道,“既然如此,二小姐,請隨我來!”

  見娘親終于答應留下赫連如水,魏瀟然重重的松了口氣。悶悶的回屋,腦子里盤算著,明日要如何和娘解釋。

  赫連如水跟在元杉衣身后,提心吊膽的,就怕她會問什么問題。可沒想到元杉衣什么都沒問,只是叫下人收拾出一間屋子給她住。

  赫連如水全身疲憊,上床沒多久就睡了。倒是元杉衣回房之后,看到魏鶴軒也已經起來。

  “杉衣,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瀟然他……”

  “先別說這些,今晚應該先去把唏兒叫過來。”元杉衣開口。

  見魏鶴軒一臉詫異,她無奈的道,“瀟然把赫連家的二小姐帶了回來,這事要是傳出去,就會毀了瀟然,毀了我們魏家。把唏兒叫過來,就說是她邀二小姐來住,明日對外就這樣解釋。”

  魏鶴軒點了下頭,從床上下地,“夜深了,還是我去叫唏兒過來。”

  魏鶴軒走后,元杉衣合衣靠在床上,睡意全無。

  瀟然是她最看中的孩子,她怎么可以糊涂成這樣?今晚這事,要說他對赫連如水沒意思,她這個當娘的絕對不信。京中那么多的名門貴女他看不上,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御史府的庶女!

  赫連如水,不管從哪個方面來講,都完全配不上瀟然。

  她心里窩火,恨不得沖到魏瀟然屋里,打他一頓解解氣。

  大半個時辰之后,外面響起了腳步聲,她精神一震,知道是唏兒來了。

  房門被人打開,唏兒跟隨魏鶴軒進來。魏鶴軒看了眼元杉衣,“你也別多想,今晚讓唏兒在這陪著你,我去睡書房。”

  在來的路上,魏鶴軒已經把事情跟唏兒說了。

  她一早就看出來二姐喜歡瀟然表哥,卻不知道瀟然表哥是什么立場。此時方知,他們兩人應該是互相傾慕。

  “舅母。”唏兒挨著元杉衣坐下,見她愁眉苦臉,也知道這事難辦。

  雖然,她沒有門弟之見,但魏家有,這個世界有!

  “舅母,今晚的事,你問過瀟然表哥沒有?”

  “沒問!”元杉衣一臉懊惱,“我猜瀟然是看上了赫連如水,但我不會同意的。”

  唏兒臉色一僵,想了半天,才道,“我理解舅母的意思,不管是誰來看,御史府庶出的二小姐,都配不上魏大學士的嫡孫。”

  她頓了一下,斟酌著道,“可是舅母,萬一瀟然表哥對二小姐是真心,非她不娶呢?如果是這樣,你也要攔嗎?”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