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267章 秦家上門提親


  元杉衣從房里出來,拉著唏兒的手進屋,“怎么這么晚了還過來,舅母沒事,你不用惦記。”不用唏兒說,元杉衣也知道她為什么來。

  “是我連累了瀟然表哥,舅母放心,這件事我會去處理。”唏兒歉意的看向舅舅舅母。

  “什么連累不連累的,就算沒有那些事,我們魏家也不會看上秦家的女兒。”元杉衣讓唏兒坐下,親手給她倒了杯茶。

  頭些年,公公還在時,秦瑟就沒少在朝中使壞。反過頭來,秦家女還想嫁進魏家?做夢都不行!關于秦朝陽的事情早就傳遍了整個京城,被一個這樣的女人盯上,魏家不娶,也覺得膈應。

  “這事有舅舅呢!唏兒你別瞎想。”魏鶴軒心疼的看著唏兒,“你可要和世子好好的,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

  “舅舅,這件事我自己去處理,如果我解決不了,舅舅再出手。”唏兒覺得麻煩是自己惹來的,不想麻煩舅舅。

  魏鶴軒還以為她要去找風錦幫忙,想了想便答應了。

  見天色不早,唏兒不想打擾舅舅他們休息,便趕緊離開了。在回松鶴院的路上,竟然碰到了魏瀟然。

  “唏兒表妹。”魏瀟然在前頭喚她。

  “瀟然表哥,你是在等我嗎?”能在這里碰到他,肯定是在等她。

  魏瀟點了下頭,“秦朝陽的事,你別往心里去,我不娶便是。”

  “我怕秦家有后招。”唏兒眼中帶著淡淡的愁緒,她真想抓住秦朝陽問問她,風錦看不上你,關我屁事!就算風錦讓人輪了你,也是你咎由自取。當日如果不是她幸氣好,她的下場沒準更慘。

  “我就不信我不娶,秦家還能拿刀逼我!”魏瀟然說得氣憤。

  “瀟然表哥,我只要知道你的態度就好。”唏兒抿嘴笑了下,“天色不早了,表哥,你也早點回去歇息,明日你還要上朝呢!”

  魏瀟然應了一聲,和她分開。

  琢玉公主府。

  琢玉看著風錦,無耐的道,“你怎么又來了?”

  “皇姑姑,有件事我一直沒告訴你。”風錦看著琢玉,想要說出自己掩藏的另一層身份。

  “風錦!”琢玉打斷他,“我想過了,我也沒那么討厭合親。我在大周已經沒了眷戀,不如到一個新的地方重新開始生活。”

  “皇姑姑,你不信你說的話。”琢玉的話,風錦根本不信。

  “是真的。”琢玉笑了,連眼角都帶著笑意,“我是認真的,我想離開大周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也許我會愛上沙域的皇上呢?等以后你有時間,還可以帶著三小姐去那里看我。如果到時候,我過得不幸福,你就發兵沙域,把沙域給我滅了。”

  風錦在心里嘆了口氣,“既然結局一樣,那不如我先一步滅了沙域!”

  琢玉眼中現出一絲向往,“在他死后,我封閉得太久了,有機會出去走走,對我來說沒準也是好事。上次碎金的魅兒公主過來時,我就羨慕了好久。”

  “那不一樣,如果皇姑姑要去看風景,我讓暗衛護送你去。”

  “風錦,京城對我來說,是個傷心之地,我留在這里,永遠都不會快樂!我還是那句話,等我到了沙域之后,如果過得不好,你再去把我帶回來。

  “你又何必去冒這個險?我完全可以讓你不去合親。皇姑姑,我們大周也有無數的好男兒,你……”

  “風錦!”琢玉不讓他再說,“我意已決,皇兄那邊,你也不要插手。”

  風錦暗惱,“我能用我唐門的身份,讓沙域的人滾回去,再也不敢提合親的事,皇姑姑你也不同意?”

  “嗯,我不同意!”琢玉震驚,然后臉上慢慢浮現一抹純粹的笑容,“風錦,我知道你敢和皇兄叫板,是你有那個實力,但你能不能別管我,我在京城束縛太久了,我想要飛翔!”

  “好。只要皇姑姑做了決定,我一定支持。”

  風錦回到自己院子,赤烈在外面道,“主子,今日秦家上魏家提親去了。”

  “哪個秦家?”風錦一時沒反應過來。

  “秦瑟想把秦朝陽許給魏瀟然。”赤烈也覺得這個消息太惡心。秦朝陽都是殘花敗柳了,還敢去惡心世子妃。

  “秦家是想找死!”風錦眼中劃過一抹冰寒。

  看來他的警告,秦朝陽根本沒當回事。這才過去多久,就敢挑釁他的底線。

  “去查查,秦家的底牌。”他吩咐。

  唏兒今日早早起來,要到街去打探消息。她拒絕了丫環陪同,一個人去了街上。閑逛了一會,走進了一家茶樓。

  茶樓里人不太多,說書的先生卻很敬業,已經在開始講了。只聽他道,“這秦家的千金,可是早就與魏府的大公子私定了終身,兩人可是好了一年之久。可魏家不知道什么原因, 遲遲不肯上門求娶,眼看著秦家小姐已經身懷有孕,逼不得已只好找了媒婆去魏府提親……”

  這說書人口中滔滔不絕,唏兒開頭根本沒注意聽,后來越聽越不對勁,她站起來直接沖到說書人面前,一把拎住他衣襟,“我問你,你講的故事是誰給你的?”

  說書人一驚,大叫起來,“喂,你是干什么的啊?你給我放開。”

  “你到底說不說,不說我就掐死你。”唏兒作勢伸手掐在他脖子上,手上一用力,說書人就呼吸困難,整張臉漲得紫紅。

  “說不說?”唏兒怒吼。

  說書人急忙點頭,希望她趕緊放開自己。

  茶樓里那些喝茶聽書的閑人,看到有熱鬧可看,立刻圍了過來,“喂,你這個女人是怎么回事,怎么這么粗魯?”

  唏兒沒理這些人,手上松了力道,示意說書人趕緊說。

  說書人急忙喘了幾口長氣,說道,“是今早有人攔住我,給了我一張紙,讓我按照上面寫的情節去說書。”

  “那個人長什么樣?”唏兒追問。

  “他他……他蒙著臉,根本看不到。”說書人下意識的摸了摸衣袖,今早那人可是給了他十兩銀子當報酬呢。

  “你是收了別人錢財了吧?”唏兒伸手把銀子從他衣袖中搶過來,對著說書人晃了幾晃,“你昧著良心,去損壞魏府公子的清譽,也不是什么好東西!要是再讓我聽到你說這些,我就砍掉你的腦袋,讓你不得好死!”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