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233章 路遇秦朝陽


  思煙不滿的迎上來,“吳姨娘,都說了夫人身子不好,需要休息,你這怎么又來了?”

  “我不是聽說夫人病了,想要過來看看嗎?再怎么說我也生過一個,在這方面有經驗。”吳姨娘眼中現出得意,要是夫人這一胎生的是個女兒,就算成了嫡女也繼承不了家產。

  還是她的啟運好,是個男孩給她長臉。

  思雨從屋里出來,對著吳姨娘道,“夫人說讓你進去見她呢!你小點聲音,別驚到了夫人。”

  吳姨娘看了思煙一眼,才跟著進去。進屋見魏月禪正坐在榻上,滿臉不悅的看過來。

  “吳姨娘,你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吳姨娘斂了斂臉上的神情,這才上前來,“婢妾見過夫人, 夫人你也不要見怪,婢妾只是太擔心你了,才會失了分寸。”

  魏月禪冷著臉,“你關心我還會這么吵吵鬧鬧?你心里怎么想的,別以為我不知道。”

  吳姨娘面色不變,往前來到魏月禪三步開外才停下,“夫人,你這火氣也太大了,你說我要是沒事能過來找你嗎?”

  魏月禪不滿的道,“什么事,趕緊說。”

  她最近因為有了身孕,再加上家里亂七八糟的事,心情一直好不起來。特別是赫連子榮還想讓她去和唏兒說扣下她的聘禮,去給二小姐當嫁妝。

  這事她沒法去,如果她去說了,魏家老夫人第一個不答應她。

  她現在雖然是御史府的當家主母,也不敢失去娘家的庇護。若是沒了魏家在背后支撐,誰能保證這個主母永遠是她?她心里清楚,沒了魏家,她什么都不是。

  “夫人,我前面碰到了三小姐。”吳姨娘邊說邊看著她的臉。

  魏月禪臉上淡淡,也不接話,吳姨娘有些尷尬,只好繼續說,“夫人你猜三小姐跟我說什么了?”

  魏月禪一愣,唏兒這兩日都沒過來,那丫頭也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她挑了挑眉眼,“三小姐說什么了?”

  “三小姐說,就算夫人你生了孩子,也沒她身份貴重,她才是這御史府里的嫡長女!”吳姨娘故意把嫡長女這四個字咬得極重,意在提醒魏月禪,三小姐有多看重這個嫡長女之位。

  魏月禪皺眉,第一直覺就是吳姨娘在挑撥離間。

  “吳姨娘,你在背后妄議主子,可是大罪,你就不怕三小姐拔了你的舌頭?”她冷著臉,越看越覺得吳姨娘面目可憎。

  吳姨娘詫異與她對視,“夫人這話是何意?這話可是三小姐親口說的,夫人要是不信,我也沒辦法。但是將來夫人你可別后悔。”

  “我后悔什么?我生的孩子依然是老爺的嫡子嫡女!”魏月禪有些憤怒。她才剛懷上,吳姨娘就過來說三說四。

  吳姨娘冷笑了一聲,“我就說好人難做,我看夫人你總把三小姐當好人,將來被三小姐賣了都不知道。”

  “你住嘴!”魏月禪怒喝一聲。

  吳姨娘自覺沒趣,只好離開。

  等她一走,魏月禪就沉著臉,半天都沒說話。

  思煙和思雨一直在屋里,吳姨娘的話,兩人也聽了個清楚。思雨想要說話,思煙趕緊搖頭,讓她千萬別亂說。

  “你們說說,吳姨娘的話有幾分是真?”魏月禪一臉苦悶,目光在兩人臉上流轉。

  兩人知道,這是夫人起疑了。

  思煙猶豫了一下,才道,“夫人,我看吳姨娘八成是故意來挑撥你和三小姐感情的。雖然三小姐是嫡女,可是我們小主子生下來,如果是公子,正好就是嫡長子,若是女孩子,也是嫡女啊!奴婢以為三小姐,不會說出這種話。”

  “思雨,你說呢?”魏月禪見思雨不打算開口,直接點了她的名字。

  思雨一愣,“夫人,奴婢倒是覺得,三小姐那么聰明,就是心里有這種想法,也絕不會跟吳姨娘說。畢竟她們兩人的關系,一向不睦。”

  “這倒也是。”魏月禪點了點頭。

  一臉倦怠的道,“扶我回床上,我再睡一會。”

  她回到床上躺好,嫡長女這幾個字,一直在腦子里閃現。她腹中現在懷的是兩個孩子,若其中有一個是女兒的話,就是嫡次女。比起嫡長女,身份終是差了些。但萬一都是女兒……

  想到如果自己真生下兩個女兒,卻一個都不到嫡長女的名份,她心里不舒服起來。

  好在她很快又釋然,唏兒就快出嫁了,到時候自己生的女兒,是長是次已經沒區別。

  唏兒回到踏月軒,赤焰就從暗處跳了出來,“三小姐,飛鏢已經做好了。”他手里提著一個鏢馕,暗青的顏色,鼓鼓囊囊的。

  “給我看看。”唏兒接過鏢馕,沉甸甸的,就連縫制手法都極為講究。

  也不知道是在哪一家鋪子做的,質量絕對沒得挑。她迫不及待的打開鏢馕,只覺眼前一亮,里面是細細密密的布隔,一百支飛鏢整齊的排列在里面。

  “多少銀子?”她記得自己還沒給錢。

  “世子已經給過了。”赤焰憋了半天,才憋出這一句話來。

  唏兒詫異了一瞬,便愉快的合上鏢馕,在手上扔了兩下,才愉快的道,“走,我們去同春堂給人看病去。”

  有了這些飛鏢,她覺得底氣都足了不少。

  飛鏢這種東西,她上一世練過,只是好久沒拿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失了準頭。她想著,等今晚回來,一定要好好練習練習,以后要是哪個不長眼的再來惹她,她就賞他幾支飛鏢嘗嘗。

  出了御史府,往前走了沒多久,沒想到竟然碰上了秦朝陽。

  她今日也是步行,身后跟著兩個丫環。還沒等唏兒過去,她就遠遠的開始打招呼,“赫連三小姐,好久不見。”

  唏兒徑直走過去,沒辦法,這條路是去藥鋪的必經之路。

  “秦小姐。”唏兒略一點頭,就想走過去。不想秦朝陽伸手一攔,“三小姐,上次我的生辰,我記得特意給你送了貼子,你怎么不肯賞臉呢?”

  她要不提,唏兒都忘了這事。

  她們又不熟,她為什么要去?

  “秦小姐,我和你不熟。”唏和連謊都不愿意說。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