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227章 我不接受


  魏月祥到底對唏兒覺得虧欠,不贊同的道,“老爺你是不是忘了墨衣王?妾身覺得太子就是在利用你去對付墨衣王府。”

  連魏月禪都想通的事,赫連子榮豈會不明白?只是他已經騎虎難下,只能硬著頭皮往下走。

  因為大小姐和太子的事,皇上對他意見很大,已經幾次在朝堂上給他難堪。他現在急于尋找一個長久的靠山,才不得不接受太子的橄欖枝。哪怕明知道是陷阱,他也得閉著眼睛跳。

  “你再胡說八道,就給我滾回魏家去!”赫連子榮氣極,直接推了魏月禪一把,“都是你們魏家教壞了那個孽障,目無尊長,無法無天。”

  魏月禪哎喲一聲,跌坐在了地上,半天還捂著肚子沒起來,聲音虛弱的道,“老爺,我肚子好疼……”

  這是赫連子榮第一次對魏月禪動手,推出去之后,他就后悔了。此時再聽她說肚子疼,立刻奔過去,“月禪,是我糊涂了,我扶你起來。”

  “我的肚子……”魏月禪帶著哭腔。

  “來人,快去叫太醫。”

  “不用,去叫三小姐。”魏月禪道,“思煙,快去叫唏兒過來。”

  “夫人,奴婢馬上就去。”

  赫連子榮看到魏月禪鼻尖都冒汗了,也知道自己下手重了,急忙將她抱回床上。

  “月禪,那個孽障……三小姐能給你看病嗎?可別耽誤了。”

  “我信得過唏兒。”魏月禪自從喝了唏兒開的藥,覺得精神狀態比以前強了好多。她以前喝了那么多苦藥,都沒見效,可見唏兒醫術絕對高超。

  唏兒回到踏月唏,氣不沒消,就看到思煙急匆匆跑來。

  “三小姐,你快去看看夫人吧,老爺把她推摔了。”

  “老爺推的?”唏兒一驚,立刻明白赫連子榮去拿魏月禪撒氣了。真不是男人,連女人都打。

  唏兒趕到堇香閣時,就看到魏月禪雙手捧著小腹,臉色蒼白的躺在床上。她趕緊上前去把脈,然后倒抽了一口涼氣,“母親,你這是懷了差不多兩個月的身孕,已經有了小產的先兆。”

  “唏兒,你說什么?”魏月禪一把攥住唏兒,神情非常激動。

  唏兒握住她的手,“母親,你一定要保持冷靜,我馬上就給你開安胎藥,先吃一副藥看看再說。”

  魏月禪聽話的松手,然后將手撫上小腹,幾乎喜極而泣。可當她想到孩子隨時都可能失去時,又憤懣的看向赫連子榮。見她紅了眼睛,赫連子榮趕緊過來道歉,“月禪,是我不好,我一時情緒失控,可我真的不知道你有了身子……”

  話落,赫連子榮又對唏兒道,“一定要保住這個孩子,絕不能有閃失。”

  唏兒冷笑,現在知道著急了?早干嘛了?

  唏兒開了藥方,交給思煙讓她去抓藥。魏月禪見她閑下來,急忙叫她過去,不放心的道,“唏兒,你跟母親說實話,這個孩子……”

  “母親,孩子不會有事的。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配合用藥,不準胡思亂想。”唏兒又給她診了一次脈,覺得情況不容樂觀。

  赫連子榮有些信不過唏兒,開口道,“月禪,我讓人去叫太醫過來吧!太醫經驗豐富,可千萬別讓三小姐給你誤診了。”

  “老爺,我最近一直在喝唏兒開的方子,效果很好,所以我信得過她。”魏月禪搖頭,現在她只信唏兒。

  她喝了好幾年苦藥,肚子都沒一點動靜。唏兒開的藥才喝多久,她就有喜了。所以她現在,只信唏兒。

  藥煎好之后,唏兒親手喂魏月禪喝下,又看著她入睡。

  臨出門前,她又把了一次脈,等她一走出堇色閣,就看到了等在這里的赫連子榮。只見他黑著臉,“你母親是真的有喜了?”

  “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叫太醫。”唏兒言語淡漠,“當然,如果你不想要這個孩子,可以再去推她一次。”

  “你!”赫連子榮憤怒,“我什么時候說不要這個孩子了?”

  “你明知道她一直在吃藥調理,還對她動手?她嫁給你,真是錯付了真心。”唏兒已經偷偷問過思煙,知道了兩人爭吵的經過。

  赫連子榮想要發火,又想到了聘禮的事,覺得不宜鬧得太僵,只好一揮手,“好好照顧你母親,我要看著孩子平安生下來。”

  “真的很抱歉,我不是你的私人大夫,從懷孕到生產,誰都料不到會發生什么,所以孩子能不能生,還要看天意。老爺的委托,請恕小女子不接受。”

  她自然會傾盡全力去保住魏月禪腹中的孩子,但聽赫連子榮的意思,是把全部的責任都推給她了,憑什么?他才是孩子爹吧?

  赫連子榮對唏兒怒目而視,他覺得他根本就掌控不了這個女兒。現在想想,還是當初的赫連如月好,只是不知道如月是生是死,他長嘆了一聲,第一次開始覺得赫連如月才是他想要的女兒。

  他一甩衣袖才發現,唏兒早就走了。

  魏月禪一連喝了七天保胎藥,今早唏兒把脈后終于松了口氣,“母親,孩子沒事了。”

  “真的?”魏月禪整個人都變得精神起來。

  “自然是真的,我怎么會騙母親。”唏兒笑起來,“但母親以后一定要多注意,萬萬不可再摔到了。”

  魏月禪點頭,表示自己知道。

  “唏兒,你開的方子是不是不用喝了?”她問。

  “不喝了,母親只要好好養胎就行。”

  “唏兒,你說母親懷的是男孩還是女孩?”魏月禪臉上現出慈母般的光輝,溫柔似水。

  唏兒眨了下眼睛,“如果我沒診錯的話,應該是一對雙胞胎。”

  “雙胞胎?”魏月禪愣住,沒聽懂。

  “是雙生子的意思,”唏兒解釋,“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弟弟還是妹妹。”

  她眼中帶著期盼,魏月禪待她不錯,可她快嫁人了。她走之后,身為正室夫人的她,身邊總要有子女傍身才好。

  “唏兒,謝謝你,如果沒有你,母親這輩子怕是都很難擁有自己的孩子。”魏月禪一臉感激,“母親不是說你不好,只是我自己不能生,就會覺得很遣撼。你放心,等你出嫁,母親一定給你風光大辦。”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