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沈花溪越是這樣,她就越要警惕。

  等唏兒起來,便被宮女引到旁邊的榻上落座。在皇后面前,她也不敢結結實實的坐,只是搭了個邊。

  唏兒眉眼輕垂,只看著自己眼前的方寸之地。

  就聽皇后娘娘道,“紫嫣,過一會太子就會來給本宮請安,正好讓他陪你去御花園走走。”

  “多謝娘娘。”聽得出來,張紫嫣很是驚喜。

  旁邊的秦朝陽眼中流露出羨慕之色,情緒不免有些低落。她心悅風錦,可風錦卻看上了赫連唏兒。去年冬天的時候,她本想在風錦從邊關回來之前,把唏兒除去。后來又覺得這么做,會自毀了身價,想等著讓風錦主動看到她的好。

  可她現在后悔了,風錦的眼里根本沒有她。她現在只恨,當初為何要猶豫。

  “三小姐來了這么久,怎么還不給上茶?”皇后的聲音嚴肅異常。

  就像唏兒是多高貴的稀客,被下人怠慢了一樣。

  她張了張嘴,本來想說她不渴。進宮之前,她就想到了,皇后宮里的東西,她一點都不能入口。

  可皇后既然說了,必定容不得別人反駁。

  茶水很快端進來,唏兒目光一凝,見只有一盞。

  “赫連三小姐,你快嘗嘗這藥茶如何?本宮甚是喜歡。”皇后沈明溪端起了自己眼前的茶盞,輕抿了一小口,臉上露出滿足的神色。

  唏兒輕嗅了一下,臉色就是一變,這茶怕是不能喝了。

  她腦中閃過好幾個借口,卻覺得哪個都說服不了皇后,只好心生一計,端起茶盞就喝。借著寬大衣袖的掩護,借機把茶水都倒進了袖子里。

  放下茶盞后,又裝模作樣的擦了擦嘴,感激的道,“謝過娘娘恩典。”

  張紫嫣鄙夷的看著她,沒見識的東西,真不知道當初太子是怎么瞧上她的。好好的藥茶,就這樣被她牛飲了。

  至于秦朝陽表現得就明顯了,挺了挺身板,不屑的道,“三小姐,你不會是從來沒喝過藥茶吧?不過也不怪你,你這樣的女子,又哪里會有我們這般高雅的口味?”

  臥草,唏兒想張口罵人。

  喝個藥茶,品味就高了?

  她開著藥鋪,是那喝不起的人嗎?通過這兩女的言語神情,她立馬就懂了,給她的茶水和別人的不一樣。

  看來皇后娘娘對她,還真是特別優待啊!

  此地不宜久留。

  “不瞞秦小姐,我倒是真沒喝過。”唏兒特意去看皇后,見她正目不轉睛的盯著自己,眼中滿滿的都是算計。

  她心下一驚,直接站了起來,“娘娘,臣女有些不適,請娘娘允許我回家。”

  皇后娘娘臉上一喜,沉著聲音道,“不舒服,就在宮里多呆一會。來人,再去給三小茶上一杯藥茶,讓三小姐喝下去,養養精神。”

  唏兒垂下的眸子帶著諷刺,說得好聽是藥茶,其實就是在茶水中下了藥。她怎么也沒想到,一國的皇后娘娘,竟然會對她用這么卑鄙的手段。

  假設她真喝下此茶,那后果都不敢想。

  她眉眼清冽,“娘娘,唏兒謝過娘娘好意,但唏兒已經喝飽了。”

  這么明顯的拒絕,大家自然都聽得出來。

  秦朝陽第一個不滿的搶著道,“三小姐,這就是你不對了。皇后娘娘這是在為你治病,難道你想敬酒不吃吃罰酒?”

  唏兒清冷的眸子里閃過一抹嘲弄,能治病,你們怎么不喝?

  宮女的速度很快,轉眼之間,一杯新茶已經奉上。

  唏兒無奈,剛想端起茶盞,效仿剛才的樣子,倒進另一只袖子。就聽皇后娘娘吩咐宮女道,“去給三小姐拿個湯匙過來,她身子不好,讓她一勺一勺慢慢飲用。”

  唏兒抬眼,對上皇后娘娘恨意十足的眼神。

  只見她一臉狠色,眼中還帶著迫不及待。唏兒微瞇了一下眼,怕是在這鳳棲宮里,早就埋伏了男人要毀她清白了。

  湯匙被塞到她手里,她狀似無力的接過來,一下一下攪著眼皮底下的藥茶。

  “三小姐,你怎么不喝,難道你還想抗旨不成?”秦朝陽充滿恨意的逼視著唏兒。

  這個女人竟然敢搶走她心中最愛,那不管皇后娘娘怎么對待她,都一點不為過。誰叫她不自量力呢!真希望她能惹惱了娘娘,被推出去砍頭才好。

  “我只是肚子太撐喝不下去了而已。”唏兒憤然放下湯題,擺明了不打算喝。

  “這藥茶,喝的時候最是講究,用湯題慢飲,方能嘗出茶中芳香。”皇后娘娘嘴角帶著冷笑,”三小姐,你要是拿不動湯匙,不如本宮讓宮女喂你。”

  唏兒這次是真怒了,她漠然的看著皇后,沈花溪,你欺人太甚!

  千萬別給我起來的機會,要不然,我非把你從皇后的寶座上拉下來,讓你萬劫不復。

  不信,你就給我走著瞧!

  唏兒嗤笑,“娘娘這是什么意思?我已經喝了第一杯,難道喝飽了,不想再喝都不行?”

  “你可以不喝,”皇后娘娘一臉得意,連三小姐也不叫了,“赫連唏兒,有件事你還不知道吧?聽說你舅舅最近在朝中,諸事都不順。你說如果他再出點什么事,你那個外祖,她還能不能活了?”

  “皇后娘娘,你在威脅我?”唏兒暗惱。

  “是不是威脅,三小姐可以試試。”皇后一臉的冷笑。

  “好,我喝。”唏兒拿起湯匙,在大家的注視下,優雅的喝著。一下一下,眉心不皺面色平常,喝光之后,唏兒只覺得全身發熱,急于想找個涼快的地方。

  她勉力起身,“娘娘,請恕臣女告退。”

  “來人,扶三小姐下去休息,不準人進去打擾。”皇后娘娘見計謀已經進行到一半,臉上又有了笑容。

  赫連唏兒,你讓我皇兒在光天化日之下出丑,今日,我定要十倍百倍還之。

  唏兒本不想去,可她現在的身子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只能任由兩個大力婆子攙走。

  啪一聲大響,唏兒被婆子關進了偏殿。她覺得好熱,控制不住的去撕掉自己的衣服。為了讓自己保持清醒,她用力咬破了舌尖。

  短暫的疼痛,讓她又找回了理智。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