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105章 三皇子解圍


  “請娘娘明查,我與世子之前,只見過兩次面,至于其他,毫無關系。”唏兒頓了一下,“當日,世子肯開口求娶,也是他心好, 想給我找個臺階下。”

  皇后挑了下眉毛,眸中懷疑更重,“若是當日他不肯求娶,你待如何?”

  唏兒眼中帶著苦澀,知道皇后就是想給她難堪,她配合便是。當即一臉痛苦的道,“若真是那樣,怕是唏兒……已經不在這世上了。”

  “你若真與世子不熟,他豈能愿意娶你?”皇后不信唏兒的話。

  “娘娘有所不知,如月當初舉辦及笄禮時,世子就是為了送三妹去白馬寺,才連累了太子殿下來晚的。”赫連如月對這件事,可是一直耿耿于懷。

  “赫連唏兒,大小姐所言是否屬實?你是不是那時候就和世子郎情妾意了?”皇后娘娘不屑的看著唏兒。難怪太子看不上她,原來如此不檢點。

  唏兒深吸了口氣,兩腿已經跪得發麻。

  “娘娘,當日只是個巧合。”

  “哦?巧到什么程度?”

  “當日臣女收到消息說,祖母在白馬寺病了,要唏兒前去侍疾。巧的是還未等出城,馬車便壞了。當時情況緊急,太子殿下和世子殿下正好路過,他們急臣女所急,送了臣女一程。”

  “反正祖母都不在了,隨便你怎么說,也沒人來和你對質了。”赫連如月憤恨的看著唏兒。

  當她以為自己終于取代唏兒,成為太子的女人時,還來不及高興,就聽到風錦向唏兒許出世子妃之位。那一刻,覺得面上無光的不只太子一人,還有她這個犧牲了身體,卻只換來了側妃之位的人。

  她恨唏兒,恨不得一輩子將她踩在腳底下,讓她永無翻身之日。

  唏兒神色清冷,“當日之事,大姐可以去問管家,他也是知情人。”

  “放肆!”皇后一拍扶手,鳳目含威,“赫連唏兒,當初太子會選你為太子妃,還是本宮親自定下的。可你看看你是怎么回報本宮的,和太子定親之后,竟然不守婦道,轉頭就勾搭上了世子。本宮不想看到你,你給本宮跪到外面去。”

  唏兒慍怒,卻不想解釋。

  因為她知道,不管她如何解釋,皇后都已經先入為主。皇宮里的人和事,都讓她覺得惡心,一刻都不想多呆!

  她跪在地上,看得見赫連如月眼中的譏諷和得意,還看得見皇后娘娘冷著一張沒有表情的臉。

  “娘娘罰跪,臣女不敢不從。”她起身來到殿外,尋了安靜之處,跪了下去。

  皇后宮里的一名宮女因為心情不好,見她跪的地方有點偏僻,冷著臉斥責道,“你,到道邊上跪著去,跪在這里人這么少,誰能看得見?”

  唏兒眼中有戾氣閃過,“你算是個什么東西?”再怎么說,她也是世子妃,還輪不到一個宮女來欺負。

  “你!”宮女大怒,伸手向唏兒打來,“你以為這是什么地方?我告訴你,這可是皇后娘娘的……”

  就在唏兒要還手之際,一個耳光狠狠的扇在了宮女臉上,立時起了兩道紅紅的巴掌印。

  “誰敢打我?”宮女回頭,嚇得兩腿發軟,撲通一聲跪下,“奴婢見過三皇子殿下。”

  “連世子妃你都敢欺負,我看你是嫌命長了。”明非楚的聲音極冷,帶著明顯的怒火。

  “殿下饒命啊,殿下,奴婢有眼無珠,冒犯了世子妃。”宮女嚇得直哭,暗叫自己好倒霉,本來想著,把御史府的三小姐當成出氣筒,好好撒散氣,沒想到還被三皇子碰上了。

  看著她磕頭如搗蒜,明非火也沒叫停,對著唏兒眨了下眼睛,便進了鳳棲宮去給皇后請安。

  當他看到赫連如月陪著皇后有說有笑時,眼神微冷,行禮道,“兒臣見過皇后娘娘,娘娘圣安。”

  “殿下快快平身。”皇后在上方虛扶了一把。

  見是三皇子,赫連如月急忙上前來行禮,“如月見過三皇子殿下。”

  三皇子點了下頭,重新看向皇后,“娘娘,兒臣過來的時候,看到了世子妃在外面罰跪,不知要罰多久才能結束?”

  皇后面露不悅,暗罵唏兒是狐貍精,竟然連三皇子也勾搭上了。還好,太子已經休了她!

  “本宮罰她,自有本宮的理由,罰多久,就要看她認錯的態度了。”皇后看了眼窗外,大有唏兒不悔改的話,晚上都別想出宮的意思。

  “兒臣可是聽說御史府的這位三小姐,自小養在外面,性子太直,怕是很難想通。”說到這里,他一拍大腿,“兒臣在宮門口,剛好碰到了世子殿下,他好像在等著送三小姐回府呢!”

  皇后面色變了幾變,“風錦在宮門口?”

  “回娘娘,他確實在。他可真是太沒出息了,追媳婦都追到了宮里。”明非火一臉輕松的嘲笑。

  赫連如月從皇后的表情上,已經猜出來,她想就這么放過唏兒。

  心有不甘的道,“原本我還擔心三妹一時半會出不了宮,會不安全呢!世子與三妹真是情投意和,形影不離。可見感情有多深厚,真讓如月羨慕。”

  皇后冷聲,“有什么好羨慕的?你是要嫁給太子的人,太子肩上的擔子那么重,哪有時間去兒女情長?若是受不了這份寂寞,就別嫁入皇家。”

  憑白被皇后搶白,赫連如月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皇后雖然對風錦也不喜,卻不敢當面和他撒破臉,對著外面道,“把三小姐叫進來。”

  唏兒進來時,站到了明非楚身后。

  “三小姐,看在世子的面上,本宮就不追究你的責任了。你以后好自為之!”

  唏兒臉色清冷,跪地謝恩,“臣女謝過娘娘。”

  皇后不耐煩的一揮手,“你快些出宮去吧!別讓世子等急了。”

  唏兒轉頭就走,這個烏煙瘴氣又虛偽的地方,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踏進來一步。看著她就這么走了,也沒問問自己,赫連如月趁機道,“娘娘放心,回府之后,如月一定多勸勸三妹,讓她不要怨恨娘娘。”

  “她敢!”皇后的聲音驀地拔高。

  明非火冷冷的看向赫連如月,挑撥離間的本事,倒是挺高!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