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498章 墨衣王出事
  唏兒臉上現出一抹淡笑,“他們之間的事,就讓他們兩個當事人去解決,嬸子你呢!就等著千無哥把兒媳婦給你娶回來,你好抱孫子就是。”

  李嬸子臉上終于露出了笑容,李千無的年紀,要是在鄉下,她可不真的就抱上孫子了。

  在唏兒這里坐了一會,李嬸子就說要去看鳳傾竺,急急忙忙走了。

  唏兒送她出去后,便對朱砂道,“告訴大家,不管誰上門來找我,都說我病了,昏迷不醒。”

  “啊?”朱砂大驚,“小姐,你是哪里不舒服了嗎?”

  “沒有,我要裝病。”唏兒冷聲。

  明非火中毒了,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這兩天張紫嫣就會登門找她配解藥。明非火,已經死不足惜,她豈會再救!

  “是,小姐。”朱砂出去,把小姐的意思挨個通知了一遍。特別是門房那邊,她著重強調了兩遍,小姐病了,誰來都不見。

  今日白天,倒也安靜。夜幕降臨時,赤焰和赤練忽然回來了。

  “屬下等見過小姐。”兩人一進來就直接跪到了地上。

  “赤焰赤練,你們回來真是太好了?是誰放的你們?”本來唏兒還準備今晚去救他們。

  “是三皇子。”赤焰回道。

  見他們還跪在那不肯起來,唏兒伸手來扶,“地上涼,你們趕緊起來,有什么話起來再說。”

  “屬下等無能,沒保護好小姐,沒臉起來。”赤練開口。

  “這事真的怪不得你們,你們趕緊起來,快跟我說說王爺的情況。”唏兒比較擔心墨衣王。

  看來明律是打算孤注一擲了,否則不會趁風錦不在京的這段時候,再次把手伸向墨衣王府。既然他自己的皇位,都不想要,她不介意推他一把!

  兩人一臉慚愧的起來,赤焰低著頭道,“小姐,王爺被皇上召進宮之后,皇上就以王爺性命要挾屬下等,要我們束手就擒。”

  “卑鄙無恥!”唏兒大怒。

  看來以前給明律的教訓,真是太輕了,他才敢不把唐門放在眼里!

  就算唐門再有門規約束,他也不看看墨衣王和風錦是什么關系。想到這里,她心里倏地一驚,她好像忽略了一件事,既然風錦是唐門嫡系,那墨衣王呢?

  難道他們不是親生的父子?

  若不是,唐門怎會允許嫡系子弟淪落在外?

  “今晚,我們進宮,看看王爺到底在不在皇宮。”唏兒說完,又對著朱砂道,“朱砂,你去把小九叫過來。”

  唐九很快進屋,他一看到赤焰赤練,立刻快步上前,“你們什么時候回來的?我還想著要去救你們呢!”

  “剛剛回來,”赤焰說完,又看向唏兒,“小姐,你是怎么逃出來的?明非火有沒有難為你?”

  唏兒諷刺的冷笑,“他被我下了毒,已經昏迷不醒,就是想難為我,也沒機會了。”

  赤焰一驚,“那小姐是自己逃出來的嗎?”

  “是三皇子救的我,但當時還有一股不明勢力,這些人一身灰衣短打,各個功夫不俗。如果沒有他們幫忙,我此時應該還在南宮余傲手里。”唏兒有些惋惜,“當時都沒來得及尋問一下對方的身份。”

  “不明勢力?”赤焰與赤練對視之后,齊齊搖頭。

  他們對京中的勢力,是比較了解的,可是真的不知何時這附近多了這么一股神秘勢力。

  “看來是友非敵!”赤練皺著眉,“小姐也不用多想,以后我們總會有機會再遇上的。”

  唏兒點頭,“王爺的人,全都被抓進了大牢?可有人受了刑?”

  “沒有,只是把我們關押起來,除了挨餓受凍,一切都好。”赤焰說完,肚子就咕咕的叫起來,他立刻鬧了個大紅臉。

  “朱砂,讓人趕緊去做飯。”唏兒吩咐。

  朱砂出去后,赤焰才擔憂的開口,“小姐,南宮余傲是與明非火勾結了嗎?”要不然小姐怎么會落到他手上。

  “是明律!”唏兒冷笑。

  “據我猜測,整件事情,其實都是明律在背后授意,他最終的目的,是先除去我,再放心的鏟除墨衣王府!”

  “難道他就不怕世子回來報仇?”赤焰難以置信,明律的膽子會這么大,敢不把唐門放在眼里。

  唏兒看了一眼唐九,才道,“小九進宮找我時,遇到了唐余南,他是唐門三長老的嫡孫,以前就和唐璇玉勾搭到了一起。赤焰,你還記得上次把二姐和瀟然表哥扔進護城河的男子嗎?就是他!”

  赤焰一驚,他怎么會不記得此人,那人那么陰狠,想忘都難!

  “你們一會去吃飯,然后好好休息一下,子時一到,我們就進宮去打探王爺的下落。”唏兒說完,就讓赤焰赤練下去了。

  唐九道,“大小姐,你跟我說說唐余南,免得我下次再看到他,會被他的花言巧語欺騙。”

  唏兒溫和的看著小九,“我對唐余南的了解也不多,只知道他是三長老的嫡孫,而且與唐璇玉關系非常好,是男女朋友的關系。”

  唐九臉一紅,吃驚的差點閉不上嘴巴。

  “小九,你這是怎么了?”唏兒被他的樣子逗樂。

  “唐璇玉既然和唐余南是那種關系,怎么又給明律當了皇后?”唐九真的理解不了。

  唐璇玉這樣做,不是給唐余南戴綠帽子嗎?唐余南也能忍?再說,既然你有情我有意,不是更應該忠誠于對方嗎?

  唐璇玉這算什么?

  “也許是她為了活命,還可能是因為她本來就有一顆不安份的心!”唏兒不想教壞唐九,換了一個輕松點的話題,“小九,等你回去看無塵前輩時,要不要抽時間幫我去看看魅兒?”

  “魅兒?”唐九問完就后悔了,臉倏地變得通紅。

  “北冥魅有什么好看的?我才不去!”他把臉轉開,別扭的樣子很是可愛。

  唏兒點了點頭,一臉贊同,“北冥魅確實沒什么好看的,只是我怎么有些想她了呢!”說完,她就大笑起來。

  “大小姐!”唐九紅著臉,逃也似的跑了。

  唏兒斂了嘴角的笑容,神情變得冷冽。如果再沒解藥,不出三天,明非楚就會腸穿肚爛而死。還有唐璇玉,她上次給她下的毒,也應該要發作了。

  赤焰赤練回房休息的時候,朱砂匆匆跑進來,“小姐,張紫嫣在外面求見!”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