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324章 追逐所愛
  “怕什么,你夫君我還沒那么弱。”風錦眼中帶著認真。

  “是是,你最能耐。”唏兒笑著向他做鬼臉,“風錦,給這座宅子起個名字吧!前門空蕩蕩的,不舒服。”

  “不如叫唏園,你看怎么樣?”風錦想了想。

  唏兒一聽就知道,這宅子是想以她的名字命名。趕緊反對,“這不太好吧!銀子都是你出的,卻掛上我的名字。”

  “有什么不好的,你不是也出銀子了?再說,你也是我的,我不虧!”風錦笑得意味深長,“唏兒,你要快點長大,要不然……”

  “要不然,你都老了是嗎?”唏兒搶著道。

  風錦氣結,揉了揉她的頭發,“天兒不早了,你早點睡,我該回去了。”

  唏兒覺得奇怪,要是以往,他肯定會留下來住。雖然兩人沒發生過什么,但這么大的宅子,有他陪著,她才心安。她點點頭,等他一離開就去洗漱。

  風錦的身影一到外面,就叫出赤烈,“去想個法子,把南余的公主送到皇上床上。”

  赤烈一愣,“主子,南宮妍妍已經回到行宮了。”這事有難度。

  “怎么,你辦不到?”

  “主子放心,屬下馬上就去安排。”赤烈嗖的一下就沒影了。等到主子看不到的地方,他叫出其他暗衛商量,大家商量了半天,都覺得無計可施。

  要是南宮妍妍不出宮,就好辦多了,可是人家都回到行宮了,他們總不能去搶人吧!

  赤烈眼睛忽然一亮,指著一名暗衛道,“是不是你說南余的公主看上了一個白衣男子?”

  “是有這么一回事,當時她好像還派人跟蹤了。說起來那位公子也不是別人,聽說是世子妃的表哥。”

  “我知道是誰了。”赤烈一聽立刻來了精神,唐雪殊走的時候,來和世子妃告別,正趕上世子也在。世子在,他這個貼身暗衛就必定在。

  他用眼睛比量了一下幾個暗衛的身高,覺得還是自己和唐雪殊最像。對著一名暗衛道,“去給我找一身白袍過來。”

  “你要干嘛?要假扮世子妃的表哥?”

  “趕緊去。”赤烈催促。

  等白袍找來,赤烈直接套到了身上,然后一個飛掠掩入黑暗之中,片刻之后,他已經出現在南余使者落腳的行宮。

  南宮妍妍的房間里,南宮余傲正在訓斥皇妹。

  “妍妍,我和你說過多少遍了,讓你一定要讓風錦知道你喜歡的人是他,可你看看你是怎么做的?“

  “大周的三位皇子,加在一起,都不如一個風錦,你知不知道?讓你嫁風錦,還辱沒了你不成?你真是氣死我了!”

  “皇兄,風錦明明就不喜歡我,我為什么還要自取其辱?”南宮妍妍紅著眼圈。

  今晚進宮,她是抱著極大的希望去的,她以為一定能遇到唐雪殊。他穿著不俗,人又俊美如玉,那樣的男子怎么可能是出自尋常百姓之家!

  所以,他一定出身名門。

  當希望全部變成了失望,她忽然覺得人生了無生趣。與其嫁給一個自己不愛的人,真的不如死了好受。

  “你是南余的公主,就要為南余考慮。若他日,南余攻占了大周,妍妍你就是我南余的大功臣。”

  南宮妍妍悲涼的看著自己皇兄,“那我呢,皇兄你告訴我,到時候妍妍怎么辦?到時候,風錦一死,我只是一個寡婦。”

  “這事沒得商量!妍妍,你有時間考慮將來,還不如想想怎樣才能討得風錦歡心。”

  南宮妍妍指著房門,有氣無力的道,“皇兄,我累了,麻煩你出去可以嗎?”

  南宮余傲怒哼一聲,大步離開。當房門被他砰一聲關上,南宮妍妍的眼淚終于掉了下來。她哭自己命苦,明明可以在南余找個人嫁了,卻非要被迫出來合親。

  這樣還不算,在她就要認命時,又要讓她遇見那天的白衣公子。既然遇見,為何又要無緣……

  為了不讓人聽見,她哭得無聲無息,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她止了哭聲,無心睡眠,便推開窗子,飛到屋頂去發呆。

  “妍妍公主……”一聲輕微的呼喚,像是一道細雨飄入她的耳中。

  她回頭向后看,只一眼便忘記了呼吸。在地面上站著的男子,雖然只是個背影,卻讓她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來了。她飛身而下,向男子撲去。

  男子似是有所感應,身子一晃,已經飛出了行宮。南宮妍妍想要張嘴喊他停下,又怕引來侍衛,只好悶著頭在后面追。白影在前,南宮妍妍在后,每次當她就要追丟時,白影都會再次出現。

  一追一趕之間,兩人已經到了冷宮附近。

  白影先一步躍進皇宮,南宮妍妍也跟著躍起,在下落的過程中,忽然看到男子向她伸出雙臂,似乎是想接住她。她心頭一甜,直接向他撲去。

  她的身子輕飄飄落入他懷里,還來不及感受這份甜蜜,身上的穴道已經被人封住。她驚恐的瞪大眼睛,這才發現男子臉上罩著黑巾。

  她想要說話,卻苦于發不出聲音。

  就算這樣,她也沒驚慌,只是用雙眼定定的看著男子的臉。甚至希望,他臉上的黑巾自行掉落,好一睹他的容顏。

  男子帶著她繼續前行,飛檐走壁,忽高忽低。

  直到,她感覺自己被人放到了床上,心里一喜,急忙閉上眼睛,以為他也和自己一樣喜歡著對方。

  她等了一會,還不見他回來,有些羞澀的睜開眼睛,發現屋里亮著一盞昏暗的燈。

  借著微弱的光亮,她終于看清了自己身處的地方,滿屋的金黃色,她腦子里嗡的一聲炸響,怎么看著像是皇上的寢房?

  她想要尖叫,想要跑,卻因為穴道被封,只能像一條死魚一樣躺到床上。

  沒過多久,外面響起腳步聲,是大周皇上明律。

  她驚恐萬狀,期盼著明律會認出她來,可他卻熄了燭火,直接壓了下來。

  當南宮妍妍的穴道自行解開時,她躺在床上沒動。她現在已經不是完璧,離開了又能怎樣?還不如嫁給皇上,好去報復那個人。

  她一定要親手抓住他,問問他怎么就那么狠心,為何要毀了她?

  帶著這股恨意,她一晚上都沒睡。

  直到明律早晨醒來,發現睡在身邊的人竟然是南余的公主時,把自己都嚇了一大跳。他指著南宮妍妍道,“你怎么會跑到朕的床上來?”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