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259章 不肯成全
  “你聽到的是真的,我在白馬寺確實遇到危險了,但我并沒有失蹤,是世子救了我,我這兩天一直呆在墨衣王府。”

  魏瀟然松了口氣,“唏兒,過了及笄禮,你就和風錦成親吧!”

  “這事以后再說。”唏兒沖他做了鬼臉,“表哥年長我好幾歲,你都沒成親,我急什么。”

  魏瀟然瞪著她,他最近正被家里煩著呢!自從他高中之后,提親的人就絡繹不絕。

  “你去哪?去找風錦還是回御史府?”坐上馬車后,魏瀟然問唏兒。

  唏兒想了一下,那天晚上之后,也不知道二姐怎么樣了。再說,她也要著急回府安排一下幾個丫環的去處。魏月禪都敢對她動手了,要是以后她不在,織錦朱砂等人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回御史府吧!”她眼中帶著一絲悲涼。

  感覺到她情緒低落,魏瀟然給她講起了朝中發生的事情。

  “唏兒,你聽說沙域派人來提親了嗎?”

  “提親?”唏兒瞬間想到了琢玉公主。她當初可是當著皇上的面發下狠話的,寧可去合親,也不在大周嫁人。

  “嗯,聽說是給沙域皇上來提親的。”魏瀟然說的時候,把皇室中的幾位公主都想了一遍。

  當今皇上一共有三位公主,一位成親,一位許了人家,唯一能去合親的就只有三公主了。

  “合親是兩國的大事,皇上會同意把自己女兒遠嫁嗎?”

  “聽說皇后的態度很是積極。”魏瀟然語氣中帶著不屑。

  唏兒聽后,心下就是一凜,皇后這么積極,怕是要對琢玉公主使壞。

  “表哥,這事發生幾天了?”她問。

  “使臣已經到了兩天,聽說指明了要迎娶琢玉公主過去為后。”魏瀟然的語氣里帶著傷感,自古以來,遠嫁的公主,又有幾個能得到幸福呢!

  唏兒開始擔心起琢玉來,隱隱覺得沙域忽然來合親,極有可能和皇后有關。如果真是這樣,她絕不會放過皇后那個小人。

  心事重重的回到御史府,反正魏瀟然無事,她便邀請表哥進踏月軒坐坐。

  織錦和朱砂等人一看到小姐,立刻圍上來,“小姐,你總算回來了,你不知道夫人從寺里回來后,可是發了好大一通脾氣。”

  聽織錦提到魏月禪,唏兒的心情頓時變得不好。她冷笑了一聲,魏月禪是聽說計劃失敗才會惱羞成怒的吧!

  “不用管她,只要她不罰到你們頭上,你們就當看不到。”魏月禪已經把她看成了眼中釘肉中刺,她也沒必要再像以前一樣敬著她。

  “夫人為何要發脾氣?”魏瀟然問織錦。

  織錦搖頭,夫人沒說,她們這些做奴婢的哪里會知道。只知道夫人回來時,沒看到小姐,正想去問夫人,二小姐身前的丫環就過來說,小姐去了墨衣王府。

  春雪和秋月奉上茶水和點心,丫環們就退下了。魏瀟然剛想問問那晚到底發生了什么,就看到二小姐赫連如水來了。她一看到魏瀟然,就紅著臉上前行禮。

  “如水見過瀟然表哥。”

  “如水快快免禮。”魏瀟然往一旁側了下身子。

  “三妹,你沒事吧?”雖然知道唏兒是被世子帶走,赫連如水還是有些擔心。

  “沒事。二姐,其他人呢,都怎么樣?”唏兒道。

  “都沒事,我們在寺里挺到天亮,夫人就帶著大家回來了。”赫連如水嘆了口氣,“只是可惜了這次的祈福儀式,就這樣被攪黃了。”

  唏兒笑了下,能利用這次機會,看清有些人的真面目,她一點都不覺得可惜。至于給娘祈福,根本就是魏月禪想害她給自己找的借口。

  正說話間,魏月禪身邊的思煙被半夏帶了進來。她一進來,就對著唏兒行禮,“三小姐,夫人聽說你回來了要見你。”

  唏兒眸色一沉,冷冷盯著思煙看,她不信魏月禪對她下手的事,她的貼身丫環會不知道。思煙心虛,被她看得發毛,趕緊垂下頭。

  “唏兒,我陪你過去。”見唏兒神色不悅,魏瀟然站了起來。

  要不然他也想去問問魏月禪,怎么好端端的把唏兒帶去白馬寺會發生那樣的事情,要是世子晚去一步,唏兒表妹這輩子不是毀了嗎?

  “表哥,不用你去,你留下來等我就行。”魏月禪既然敢做,肯定后面會露出獠牙,她想一個人去面對。

  魏瀟然遲疑了一下,“行,那我等你回來。”

  唏兒看向赫連如水,“二姐,你幫我照顧一下瀟然表哥。”

  見赫連如水點頭,唏兒站起來走在了思煙前頭。似乎是怕唏兒質問,思煙一句話也不敢說,走得也異常小心。終于到了堇香閣,思煙才快走兩步,替唏兒開門。

  唏兒進屋,看到魏月禪懷里抱著一個孩子,看面目,她有些分不清是男孩還是女孩。

  魏月禪抬起頭,涼薄的目光落到唏兒臉上,心里暗惱,為何她會那么幸運能躲過那一劫。

  唏兒走到一旁坐下,幽冷的聲音從唇間漾開,“沒毀掉我,你是不是很失望?”

  “唏兒,我不懂你在說什么?”魏月禪以為幾天過去,風錦都沒一點反應,是他根本沒查到事情是她做的,想要死不承認。

  “你不承認也沒關系,我今天過來,就是想告訴你,沒有下次!”唏兒冰冷的眸子里帶著嘲弄,“這次我不和你計較,是因為我回府之后,你一直對我很好,也算是我對你知恩圖報!”

  魏月禪看了眼思煙,思煙轉身去了外面。

  然后她看了眼懷中的孩子,似下了決定,“三小姐,既然你都知道了,我也不瞞你,如果沒有我,也就沒有你今日的御史府嫡長女。我現在想開口要回嫡長女的位子,你給還是不給?”

  唏兒冷笑,“你想要我就要給嗎?憑什么?哪怕我死了,我的身份也永遠不變!”

  不給魏月禪說話的機會,她又道,“哪怕我死了,御史府嫡長女也依然是我赫連唏兒。至于你生的妹妹,怕時此生都和嫡這個字無緣。”

  魏月禪臉色變得鐵青,她憤怒的指著唏兒,“你真是白眼狼,你馬上就要成為世子妃了,為什么就不肯成全你妹妹?難道是我對你不夠好嗎?”

  “你對我自是極好,好到要找人毀我清白,害我一生!”唏兒眸子里的寒意駭得魏月禪一個哆嗦,半天才勉強鎮定下來。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