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225章 世子妃
  北冥魅張了張嘴,最終什么也沒說。想看異國婚禮的愿望和皇兄比起來,她更在意后者。

  因為擔心皇兄,第二日,她也沒去看唏兒。而是留下來陪著皇兄說話,后來干脆拉著她出城去玩。

  這天,她說要去看唏兒。北冥漠叫住她,“去了之后,別告訴三小姐我們沒進去王府的事。”

  “為什么?”北冥魅不解,明明就是世子攔著不讓他們進,干嘛不告訴三小姐?

  “讓她安心養傷。”

  “哦!”北冥魅點了點頭,也覺得不應該用這件事去打擾唏兒。

  轉眼就過了兩個月,北冥兄妹因為惦記唏兒,留下來一直沒走。唏兒覺得身上的傷已經痊愈,她從屋里走出來,看到風錦正好回來。

  “唏兒,我讓人去請太醫了,讓他過來給你做最后的復診。”

  “不用了,我已經好了。”唏兒笑道,“讓人告訴太醫一聲,不用麻煩他再跑一趟了。”

  風錦見她面色紅潤,神采奕奕,對著身后道,“按世子妃的吩咐去做。”

  唏兒臉一紅,白了她一眼,卻沒說話。世子妃這三個字,她已經聽得耳朵起了繭子,只要在下人面前一提到她,風錦就會直接稱她為世子妃。

  開始時,她還在背后和他爭論,現在,她已經習慣了風錦的沒臉沒皮。

  “風錦,我想回家。”她都沒想到,她會在風錦這里住到傷好為止。中間她要求回御史府,都被他攔住了。

  “明日吧,我送你回去。”風錦掩下眼中的不舍。二個月的朝夕相處,他已經習慣了唏兒的存在。

  雖然明知道傷好之后,她就要走,可突然聽她說,還是心里一空。

  “丫頭,我父王想見見你。”

  唏兒愣了下,也覺得確實應該去見見墨衣王。再怎么說她也在人家府上呆了兩個月,臨走之前,也應該過去道一聲謝。

  “是我疏忽了,我早就應該去拜見一下王爺的。”她露出抱歉的笑意。

  見她抬腳要往院門口走,風錦伸出手臂往后一拉,她就落入了他懷里。

  她嗔怪的瞪著他,“風錦,這么多人看著,你是不是找死?”

  風錦擁住她,“哪有人看到?不信你看看有人嗎?”

  唏兒向四處一看,發現剛剛還守在這里伺候的下人,已經做鳥獸散,跑得比兔子還快,就剛才她一抬眼,還看到一個跑得慢的呢!

  她望了一圈,連織錦和朱砂這會也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風錦眼中滿是眷戀,緊緊的擁住她,“回到御史府后,要是有人欺負你了,你不用給任何人面子。哪個要是不服,讓他來找我。”

  唏兒抬頭,與他對視。

  “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要不然好端端的為何說到我回去就會被人欺負?”

  “沒有,我只是不放心你。”風錦動了動,微涼的薄唇劃過她的眼瞼,電得她一陣酥麻。

  唏兒總覺得御史府出了什么事,風錦不愿意說,她也沒辦法。好在她一會就能回去,到時候問問春雪她們就知道了。

  唏兒忽然伸手,摟住風錦的脖子,在他微怔的時候,腳尖一踮,直接在他唇上輕吻了一下,留下淡淡余香。異樣的感覺,在兩個人之間升起,唏兒霎時紅了臉,推開風錦就要跑。

  “這可是你先惹我的。”風錦把她拉回來,摯熱的唇就落了下來。他的吻如同狂風暴雨,鋪天蓋地,唏兒只能在他的親吻中去被動承受。

  等她終于能夠呼吸到新鮮的空氣時,她用濕漉漉的眸子埋怨的看著風錦,好半天才道,“風錦,你這是在謀殺。”

  風錦強忍著心頭悸動,將臉往前湊了湊,“那不如你來謀殺我,我隨時歡迎。”

  “不要臉!”唏兒覺得臉上燙得厲害,怕是羞于見人了。趕緊跑回房里,用冷水洗了臉才出來。

  一出來,就看到風錦一臉壞笑的看著她。

  她移開臉,“風錦,帶我去見你父王吧!天色已經不早了。”

  “我當時就替你回絕了他。”風錦的話讓唏兒一驚,怕風錦的做法會惹惱墨衣王。

  她在人家府上住了這么久,還沒去拜見過,已經失禮了。

  “為什么?”她很是不解。

  “因為我的事用不著他管。”看風錦的樣子,不像是說笑。

  唏兒有點懵,不知道這對父子平日里到底是如何相處的。

  風錦牽住她的手,與她十指相扣,“走吧,我送你回去。”

  御史府還有事情要等著她去面對,還是讓她早點回去好。

  馬車備好后,兩人坐了上去,很快就到了御史府。在府門外下車后,風錦拉著唏兒的手,一步一步陪她回到踏月軒。

  赫連子榮早就接到消息說,三小姐回來了,他心里一喜,就要過來。緊接著又聽下人說,是風錦陪著回來的。他已經站起來的身子,又坐了回去。

  半天才冷著臉出來,世子來了,他硬著頭皮也要去見。

  等他趕到踏月軒時,正好碰上了魏月禪。

  “老爺,我聽說世子來了,便過來看看。”魏月禪開口。

  “月禪,一會世子若要問起,你記得幫我說點好話。”赫連子榮對魏月禪道。

  魏月禪一臉無奈,還是點了點頭。她雖然覺得老爺做法不妥,可她還要依靠老爺而活,也不敢太違背了他。兩人一前一后進了唏兒房間。

  看到他們進來,唏兒站起來行禮,“唏兒見過父親母親。”

  “唏兒,你的傷是不是全好了?”魏月禪激動的走過來,盯著唏兒不住打量。

  “多謝母親關心,唏兒已經都好了。”唏兒回話。

  “下官見過世子殿下,世子吉祥。”赫連子榮給風錦請安。

  魏月禪也趕緊對著風錦行禮。

  “平身吧,大家都是一家人。”風錦微微頷首。

  赫連子榮站好后,又道,“三小姐在世子府上呆了三個月,下官還要多謝世子的照顧之情。還請世子替我給老王爺帶個好,就說下官改日定當登門拜訪。”

  “唏兒是我的世子妃,我照顧她理所應當。”風錦淡笑,“御史大人太客氣了。”

  “是是。”赫連子榮有些心虛,不太敢看風錦。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