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全能毒妃:世子降不住 > 第32章 再見上官野
  “沒事,是老奴忽然記住夫人吩咐的其他事情還沒辦。小姐,老奴告退。”

  看著她匆匆而去,唏兒不禁蹙眉。剛才王娘的舉動太可疑了,難道是她發現了什么?

  “小姐,王娘很得夫人器重,就連思煙思雨都要聽她的。”織錦有些羨慕。同樣是給人當奴才,王娘的地位可是相當于半個主子了。

  唏兒翻了個白眼,她寧愿回山村過清苦日子,也不想給人為奴

  為婢。接下來幾天,府上的下人們,都在傳著大小姐及笄禮的日子就要到了,聽說老爺還特別給太子殿下送了貼子。

  “太子殿下是誰?”唏兒覺得自己有必要知道一下。

  織錦震驚的看著她,“小姐,你竟然不知道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就是明非火啊!聽說長得英俊不凡,好像還來過咱們府上一次,只是奴婢身份低微,并沒有看到。”

  織錦一臉遺撼,那模樣活脫脫的像錯過了一個億。

  明非火?

  唏兒一愣,沒想到她那日在白馬寺后山遇到的男子竟然是當今的太子殿下。可她回憶了一下,竟然記不清太子的長相了。

  “小姐,奴婢可是聽說大小姐喜歡太子殿下呢!就是不知道以大小姐庶出的身份,能不能坐上太子妃的位置。”

  唏兒抿了抿唇,赫連如月的野心還真是不小,難怪會看不上上官野。

  庶女也想當太子正妃?真是癡心妄想!

  唏兒的日子最近過得都很規律,今晚等織錦睡下之后,她又去了玉蘭苑。其實半夜之后的御史府,能練功的地方很多,可她偏偏就喜歡這里。

  她在這里出生,似乎這里有娘親的味道。

  今晚,清夜無塵,月色如銀。

  唏兒一進入玉蘭苑,就覺得空氣中散發著不同于往日的氣息。

  她戒備的掃視了一圈,目光定格在某一棵高樹上。冷聲道,“閣下既然來了,為何不敢出來相見?”

  “你膽子不小啊!還敢來玉蘭苑?”聲音飄出來的瞬間,一道黑影同時落到唏兒面前。

  看著來人,唏兒立刻往四周看去。

  “你找什么?赫連如月并不知道我來。”上官野嘴角帶著一抹嘲諷。

  “你想通了?”唏兒想起織錦說過,赫連如月喜歡的人是當朝太子。

  上官野臉色變了變,疑惑的道,“你為什么要來玉蘭苑?”

  “因為這里安靜,上官野,我先走了,不打擾你約會美人了。”深更半夜的,唏兒并不想和他獨處。

  在她心里,已經把上官野列到了危險人物那一欄,上次要不是赫連如月太重視她的清白,自己肯定都死在上官野手里了。對于這樣的人,她還是少惹為妙。

  “赫連三小姐,我是來找你的。”

  “我們似乎真的不熟。”唏兒道,“如果你是想讓我幫你說服赫連如月,那就免了,我和她也不熟。”

  上官野哼了一聲,“不熟?我看你們倒像是仇人。”

  唏兒聳了下肩膀,表示無所謂,不過仇人這個詞用得好,她喜歡!

  “你找我有什么事?”她耐著性子,并不想惹怒上官野。她雖然帶著上一世的功夫,但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根本不夠看。

  “我想知道赫連如月找來對付你的男人哪去了?”上官野盯著唏兒,想從她的眼神中看出點什么來。

  唏兒面色不變,冷聲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赫連如月想找人對付我?找誰了,難道是你?”

  上官野看了她半晌,見她面色依舊,連眼睛都沒眨一下。

  “如果她找的人是我,你早死了。”上官野眼神陰冷,涌動著些許怒意。

  唏兒的鎮定,讓他疑心頓起。上次他用小石頭把她從樹上打下來時,就知道她不但沒有內力,還不會輕功。

  可她如果真殺了那個人,是怎么做到的?

  唏兒往后退了兩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上官野,你別來打聽我的事,你自由出入御史府,我不是也沒管嗎?”

  “牙尖嘴利。”上官野嘴上這么說,眼中卻帶著欣賞。

  他之所以出現在玉蘭苑,是因為天黑之后,他去找過赫連如月。當時她正和周姨娘說起前些日子害唏兒的事,所以他連面都沒露,就直接到了這邊。

  沒想到,他才剛到,唏兒就來了。

  “上官野,赫連如月的及笄禮你會來嗎?”唏兒挑了下眉,“我可是聽說太子殿下會來。”

  上官野望了眼夜空,卻什么都沒說,踏步離開走了。唏兒怕他再來,也趕緊回了踏月軒。

  轉眼就過了一個月,明日就是御史府大小姐赫連如月及笄的日子。連赫連子榮都特意跑了一趟月雪閣,去問周姨娘該備下的東西,可都準備齊了。

  “老爺放心,都準備好了。只是我心里終究覺得遺撼,因為她有我這樣的一個姨娘,注定了這輩子都只能是庶出。就算將來嫁人,怕是也要低人一等。”

  赫連子榮握了握周姨娘的手,“如月的親事,我記著呢!放眼整個大周國,能配得上她的男子少之又少。”

  周姨娘揉了下眼睛,擠出兩滴淚,“老爺說得好聽,有身份地位的男子,誰又愿意娶庶女回去當正妻?”

  “只要如月夠出色,還怕找不到好的姻緣?”赫連子榮有些不悅,“我明日特意邀請了太子和世子,這下你總該放心了吧?”

  周姨娘還是擔心赫連如月庶女的身份會被人嫌棄,又怕說多了,惹老爺不高興,只好點了點頭。

  今日天晴,陽光正好。

  唏兒一睜眼,就看到外面陽光明媚,心情極好的道,“織錦,我再睡一會。”

  “小姐,這可不行,今日可是大小姐及笄的重要日子,大家都要過去的。萬一我們去晚了,就會給太子和世子留下不好的印象。”

  唏兒騰地坐起來,“你說誰會來?”

  “太子和世子啊?府上早就傳開了,說是老爺特別邀請的。”織錦找了套新衣裳過來 ,“小姐,今日你穿這套吧!可不能被大小姐比了下去。”

  “哪個世子啊?”太子她知道是誰了,怎么又冒出來個世子。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