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表弟兇猛 > 第三十九章
  蘇戰宇一大早就出了門,上午沒課,但還有賽前后一次訓練,老陳還要照例訓話動員什么。

  他出門前把早餐弄好了放桌上,把盤也拿個盤子裝了放旁邊,還加了張紙條: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到學校時候還挺早,經過操場時候看到了老陳正站那兒,一看到他就吹哨子:“可算是逮著一個,你們都歇傻了吧,睡得過癮么!”

  “我換衣服我換衣服……”蘇戰宇趕緊扭頭往宿舍跑。

  宿舍人都還睡著,趙辰西躺他床上縮著,聽到門響,眼睛睜開了一條縫:“喲,蘇大帥哥這么早!

  蘇戰宇進了門把外套往上鋪一扔,從柜子里拿了運動服換上:“你怎么睡我床,想我了吧!

  “年紀大了,爬上爬下太辛苦,”趙辰西從被子里伸出胳膊沖他招招手,壓低聲音,“帥哥,過來,有事兒問你!

  “什么?”蘇戰宇提好褲子蹲到床邊。

  “這位小爺,我看你這段時間眉飛色舞,嘴都咧到后腦勺了,”趙辰西手指他腦門上彈了一下,“昨天還跟我玩欲言又止,是不是有進展了?”

  蘇戰宇想了想,琢磨了半天才開口:“要說有進展,是有,但也談不上有多大進展……”

  “那個樂好幾天你樂個屁啊,”趙辰西把手縮回被迫子里把自己團好,“你就說吧,他是說喜歡你了還是?”

  “說了,可后邊兒還接個但是呢!碧K戰宇小聲說,怕吵醒了屋里人。

  “哎喲喂,”趙辰西眼睛瞪圓了,“小宇宇,你平時挺聰明人,一到關鍵時刻就迷糊,你要說你倆上床了,我還真不覺得是什么進展……”

  “你丫閉嘴!

  “聽我說完成不,”趙辰西拉拉被子,“上床了一扭頭還能說是精蟲上腦了沒把持住,什么沖動啊本能啊,能推翻解釋一大堆呢,說出來就不一樣了,你懂我意思么?”

  懂了。蘇戰宇趙辰西臉上狠狠捏了一把:“沒錯!

  左航說喜歡時候,沒喝酒,沒發燒,話說出來之后似乎也沒有打算找借口推翻意思,現被趙辰西這么一解讀,蘇戰宇突然覺得這話很理兒,對于左航那樣人來說,跟他有上接觸比說出喜歡兩個字來要容易多了。

  他跟打了興奮劑似一蹦而起:“趙爺你有時候真不像表面上看著那么白癡!

  “蘇戰宇你大清早抽什么瘋!”有人從上鋪砸了卷兒紙下來。

  蘇戰宇覺得自己沒什么別優點,就是比較知足,而且一點兒開心事能讓他一整天都有好心情。訓練時候跑步,他跟梁平邊跑邊踢石子兒玩被老陳罰多跑一公里他都是樂呵呵沒受影響。

  下午比賽之前他給左航發了條短信,左航沒回,估計正忙著。他有些小小失望,但不是太意,總不能要求左航每場比賽都請假來看,錄像什么也不是必需,再說了,他往看臺上瞄了一眼,還有湯曉呢。

  今天大家狀態都很放松,這組強隊他們已經碰過,沒什么可緊張了,再說那天看了工學院比賽,工學院水平跟他們比,有差距。

  “放松打,放開打,別縮手縮手,動作都展開了做!鄙蠄鲋袄详惏拍了一遍他們肩。

  工學院隊伍先上場,場內開始有人喊,蘇戰宇挺喜歡這種感覺,讓人興奮。

  輪到他們上場時候,他很輕松地滑了出去,經過工學院隊伍往場中間去,滑到一半時候,聽到有人有些激動地罵了一句:“我操!”

  他皺了皺眉,扭頭往那人臉上看了過去,看到那人臉時,蘇戰宇也愣了一下,有點眼熟。

  等他從場上轉了一圈回來跟隊友排一塊之后,瞪著對面四五個對他怒目相向人想了半天,終于想了起來,他忍不住也罵了一句:“操!

  這是那天滑冰場跟他你追我趕玩了半天那幫人。

  “怎么回事?”梁平他耳邊問了一句。

  “滑冰時候碰到過,一幫,”蘇戰宇扭開臉不看對面,“原來他們隊就這種水平,我們贏定了!

  “爭取把比分拉大!

  “左兒,你說吧,怎么報答我,”莊鵬站電梯里看著左航,“近我幫你多少忙,要說你以身相許我都覺得應該!

  “那許給你吧,”左航按下負一層,“晚上跟你回家!

  “成,晚上等你,”莊鵬樂了,伸手他屁股上拍了一把,“看我有沒有點兒土財主意思!

  “太有了!弊蠛娇吹诫娞蓍T打開,扔下莊鵬跑了出去。

  現四點剛過,到冰球館還能趕上半場比賽。

  本來今天他不打算去看比賽了,但正好老大安排他和莊鵬去戶公司……其實他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非得去看蘇戰宇比賽,又不是以后不打球了沒得看,小組循環賽而已,犯得著趕著去么?

  莊鵬都對他無語了:“您這個哥當得是不是有點兒太敬業了,得虧你弟已經成年了,要不不定讓你慣成什么樣呢!

  左航把車開出車庫,盤算了半天走哪條道不堵車。

  慣著蘇戰宇了嗎?不知道,他只是不愿意這小子失望,別看蘇戰宇平時大大咧咧跟傻逼青年似,但真有什么事他全都憋心里,左航就怕他這樣。

  等紅燈時候手機響了一聲,他拿出來看了一眼,是夏鴻雪,臨出公司關電腦時候他看到Q上可愛多頭像閃來著,沒顧得上看。

  估計是小姑娘追過來問,他看了一眼短信內容,卻覺得有點不對勁。

  左哥你別見了我就跑啊,我知道那事兒我做得不好,給你發短信傻,但我真沒別意思,你千萬別不理我呀。

  左航莫名其妙地看著這條短信,后邊兒車沖他一通按喇叭他才趕緊扔開手機把車開了出去。

  到下一個路口等紅燈時候,他飛地給夏鴻雪回了條:什么事?什么短信?

  夏鴻雪短信一直到左航進了冰球館才再次回了過來,但左航沒顧得上看,一進冰球館他就被震耳欲聾歡呼聲炸得汗毛都豎起來了。

  場上球隊紅白兩色非常明顯,他順著看臺過道擠到了看臺前面欄桿邊,憑著身高優勢擠開了不少小姑娘,他還是頭一回這么欺負小姑娘,就為了看蘇戰宇場上來回穿梭,想想都覺得不好意思。

  但不好意思歸不好意思,他扒著欄桿并沒有讓開意思,盯著場上白色球衣找18號。

  沒兩秒鐘他就找到18號,這次他是先看到了蘇戰宇身影,后看到號數。也許是對這小子冰上姿態動作已經熟悉,他已經不需要再盯著號碼找人了。

  看了一會,左航就發現這場球比他們上場跟外院打時候要野蠻得多,蘇戰宇光帶個球,還沒等傳出去就被連撞了好幾下,兩次跪倒冰面上,看臺上喊成一片。

  左航看了看計分牌,現是第三局剛開始,比分是三比零,師大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