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表弟兇猛 > 第二十六章
  二舅是疲勞駕駛,拉著一車貨經過橋上時,先是撞到了護欄上,然后沖出了橋面,一頭扎進了橋下水里,車全毀,貨也沒了。

  除去二舅這條右腿,還有嚴重,出車時候后面睡覺另一個司機被直接甩出了車外,當場死亡。

  “左航,我現真是亂成一團了,這事我可怎么辦啊……”二舅媽眼睛腫得都睜不開了,邊低聲哭泣邊拉著左航手。

  “你別管了,我來處理,”左航看著病床上二舅,心里不比二舅媽輕松,“我姥爺知道這事兒么?”

  “哪敢讓老爺子知道,不得急出問題來啊,”二舅媽擦著眼淚,把左航拉到病房外,“我是跟老爺子說貨出了點問題,扯皮要扯幾天,以前也有過扯皮事兒,你姥爺暫時不會多想,我就是發愁這后面事……”

  “您別著急,事總能解決,你陪著我二舅,別我來弄!弊蠛桨参苛艘粫,拿出手機給老爸撥了個電話,把這邊情況簡單說了一下。

  二舅手術費什么還好說,但另一個合伙人賠償卻讓人頭大,加上貨車不是二舅,是租,車主那邊還一堆事要扯,還有貨款問題,左航有點頭大,好這兩天家里親戚都陸續能過來。

  “先把錢事兒解決了,”老爸嘆了口氣,“你先處理一下,我們這就過去,看看要多少,幾家人湊湊!

  “嗯!弊蠛娇酷t院走廊墻邊,盤算著這兩天要做事,二舅媽家已經沒有親戚,事兒都得靠二舅這邊親戚幫忙,他又給大舅和幾個姨家表哥表姐打了電話,確定了他們到時間。

  這么大事沒讓蘇戰宇知道,他必須得把事情處理妥當,否則沒法跟蘇戰宇交待。

  左航這次出差時間挺長,一星期了都沒消息,別說打電話,連短信都沒有一個,蘇戰宇坐他電腦前無聊地上著網,心里有些不踏實,擔心比賽時左航趕不回來。

  他本來以為左航就去兩三天,所以打定主意不聯系,但這都超出好幾天了,他有點沉不住氣,盯著電腦半小時之后給左航去了個電話。

  “戰宇啊!弊蠛铰曇粲行┥硢,聽上去相當疲憊。

  “哥,你嗓子發炎了?”蘇戰宇一聽就緊張了。

  “沒啊,話說得有點兒多而已,”左航笑笑,“你訓練怎么樣了?分組出來了沒?”

  “跟上刑差不多,就那樣唄,老陳就是個烏鴉嘴,我們第一場跟外院打……你真沒發炎?我怎么聽你聲音這么性感呢!

  “性感么,聽了趕緊去擼吧!弊蠛竭@幾天是累得夠嗆,二舅醒了之后情緒很不穩定,動不動就發火摔東西,要不就是默默流眼淚,總說對不起家里,幾個兄弟姐妹輪流守著,還得瞞著姥爺。

  跑賠償,跟保險公司聯系什么這些事都得左航他們幾個小輩去做,幾天下來左航累得往床上一躺不用一分鐘就能睡著,主要是累心。

  他一直想著給蘇戰宇打個電話,又怕自己狀態有什么不對讓這小子聽出來,現聽到蘇戰宇聲音,他莫名其妙地覺得挺舒坦,一下放松了不少。

  “美你,我現絕對不會想著你擼管兒,放心吧,小爺能想人多了去了!碧K戰宇樂了,他就喜歡這么開玩笑左航,不管這話是真是假,左航能這么跟他瞎逗,就說明他倆沒有因為之前事疏遠。

  這就足夠了。

  “早點睡吧,我明天要早起呢!弊蠛經]再繼續跟他順著這個話題往下說。

  “哥,你什么時候回?”

  “能趕上你比賽,保證!

  左航是比賽前三天回來,二舅事處理得差不多了,幾家親戚湊了錢把賠償給解決了,但本來就沒多少積蓄二舅家也基本被掏空,左航回來時候心里沉得很。

  蘇戰宇比賽之后跟他說這事重擔落了他頭上,他愁得沒法形容,該怎么跟蘇戰宇開這個口完全沒有頭緒。

  蘇戰宇對于他情緒低落有所覺察,但他只說是工作不順利,蘇戰宇就忙著張羅給他做好吃,越是這樣,他越是別扭得不行。

  “哥,你那兒有DV么?”蘇戰宇給他開了一罐啤酒。

  左航精神不太集中,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是DV不是AV:“有一個,你要用?”

  “嗯,比賽時候你幫我拍一下吧,”蘇戰宇胳膊撐著桌子,興致勃勃地看著他,“我高中兩次比賽我爸都出車沒看上,郁悶得不行,這次想錄下來給他看看!

  “好,我來錄!弊蠛降皖^吃了口菜,鼻子有點酸。

  “不過我估計要不說哪個是我,他肯定認不出來,”蘇戰宇把紅燒肉推到他面前,“你不是愛吃這個么,臉都累黑了,補補唄!

  “我要不是看號也認不出來,你們頭盔一戴,一水兒門板,”左航夾了一塊紅燒肉放進嘴里,這要擱平時,他估計能吃下去半碗,現卻吃不出什么味兒來,“這兩天你們不用再玩兒命練了吧!

  “這幾天讓好好休息呢!碧K戰宇笑了笑,盯著左航看了一會,他總覺得左航心里有事兒,但又不好追問。

  吃完飯收拾完,左航坐廳里看電視,蘇戰宇打算回屋,但被左航叫住了:“過來坐會兒!

  蘇戰宇坐到他身邊,左航胳膊繞了過來,他腦袋后面摸了摸:“傷好利索了?”

  “沒問題了,鐵打腦袋!碧K戰宇往后仰了仰頭,靠左航手上,左航這個動作讓他覺得很溫暖。

  左航沒有抽出手,手指他腦袋上輕輕按著,他其實不是個太會表達人,他心疼二舅,心疼二舅媽,也心疼蘇戰宇,但他不知道還有什么合適表達方式,只覺得蘇戰宇也許會喜歡他這樣。

  就跟小狗都喜歡被人摸腦袋一樣,有時候蘇戰宇他心里就跟小狗差不多。

  “對了,哥,有個事兒你還得幫我!碧K戰宇瞇著眼享受了一會突然站了起來,跑到屋里把左航給他買那根桿子拿了出來,遞到左航面前。

  “哎……你什么時候能成熟點兒啊,”左航無奈地笑了,“筆!

  左航這次如此配合,讓蘇戰宇笑得眼睛都瞇縫了,連蹦帶竄地把筆拿了過來:“隨便簽!

  左航想了想,這次跟膏藥上簽名不同,為了讓蘇戰宇有個好心情,他很認真地桿子上寫了幾個字——寶刀出鞘,戰無不勝。

  猶豫了一下,又加上了個簽名,左航魔咒。

  “哥,這誰幼稚?”蘇戰宇拿著桿子往字上吹氣,樂了好半天,然后把桿子往地板上一杵,單膝跪了左航面前,“我這場比賽就是為你打!

  “滾一邊兒去,要吐了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