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豪婿 > 第六百三十九章 韓天養來電
  “我會好好感謝他的。”說完,韓三千看了一眼戚依云。

  領悟到意思的戚依云,直接推著韓三千離開了。

  馬煜嘆息復嘆息,他萬萬沒有想到這件事情會出現這種變數,翌老要是在天啟放話收徒,四門的門欄都會被踏破,可是韓三千這小子卻一點都不放在眼里,他實在不懂韓三千腦子里究竟裝了什么。

  “舅舅,怎么辦,我還要繼續討好他嗎?”馬飛浩對馬煜問道,這些天他在韓三千面前裝孫子雖然游刃有余,但是馬飛浩的內心里,自然不可能真的服氣韓三千,如果韓三千不能夠成為翌老的徒弟,他也就沒有必要在韓三千身上浪費時間了。

  “當然,這件事情還沒有塵埃落定,誰也不知道最終的結果會如何,萬一他以后又改變主意了呢。”馬煜說道。

  馬飛浩覺得有理,點了點頭說道:“舅舅,那我先走了。”

  “去吧。”馬煜說完之后,馬飛浩就朝著韓三千和戚依云兩人飛奔而去。

  看著韓三千遠去的背影,馬煜無奈的苦笑了起來,他如果真讓翌老丟了臉,不知道會是個什么樣的下場,以翌老的性格,他大概連骨灰都剩不下吧。

  “韓三千啊韓三千,你根本就不知道翌老是個什么樣的狠角色,敢拒絕他,換來的后果,恐怕需要整個韓家為你承擔,你身邊的人,沒有一個人有活路,你確定你敢這么做嗎?”馬煜淡淡的自言自語,對于整個天啟來說,翌老的形象是非常威嚴的,他的權威不容任何人挑釁。

  韓三千回到家里后不久,他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如今這個手機是南宮家族專供,沒幾個人知道號碼,所以這個陌生的來電,讓韓三千感覺有些奇怪。

  難道說,是南宮博陵要對他下達什么新任務了嗎?畢竟他來到米國之后,南宮博陵一直都沒有動靜。

  可是接起電話之后,聽到電話里傳來的聲音,韓三千卻直接愣住了。

  “爺……爺爺?”韓三千不敢確定的喊道,這個聲音就是韓天養的,但是韓三千卻有些不敢相信,韓天養怎么會知道他的號碼呢?

  “是我。”韓天養站在韓家大院里,開了擴音。

  聽到韓三千的聲音,站在一旁的炎君淡淡一笑,對他來說,已經很長時間沒有聽到韓三千的聲音了,即便知道韓三千沒有危險,可是沒有親眼看到,他心里還是有些不踏實。

  “爺爺,你怎么會知道我的號碼。”韓三千不敢置信的問道。

  “你真以為爺爺在米國沒有手段嗎,這點小事還是難不住我的。”韓天養笑著道。

  在韓三千心里,韓天養是無所不能的,如果要在這個世界上找出一個韓三千所認可的英雄,非韓天養莫屬。

  “爺爺,韓天生回了華國,怎么樣了?”韓三千問道,這是他最關心的事情,但是受南宮博陵的要挾,他無法主動聯系華國,可這一次是韓天養聯系他,相信南宮博陵也無話可說。

  “你放心吧,他沒把我們怎么樣,而且我還讓他跪下把靈位整理了一遍。”韓天養說道。

  韓天生竟然跪下了?

  得知這個消息的韓三千忍不住一臉錯愕,以韓天生的姿態,他竟然愿意下跪,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竟然愿意跪下。”韓三千說道。

  “這可都是你的功勞啊,要不是你,他怎么可能在我面前低頭呢。”韓天養得意的笑著,米國韓家那些后輩一個也不能和韓三千相比,這是韓天養值得自傲的事情。

  “爺爺,我都快被打廢了,可不是我的功勞,運氣好,被一個叫翌老的人救了罷了。”韓三千不敢攬功,因為這件事情他的確沒有功勞,要不是馬煜受翌老之命出現,他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

  “這個翌老為什么要幫你?”韓天養好奇的問道,天啟大人物,就連韓天生都感到害怕的角色卻會對韓三千示好,在韓天養看來,這其中肯定有什么故事。

  “他想收我為徒。”韓三千說道。

  韓天養愣了許久,內心的興奮根本就控制不了。

  韓三千還沒有真正的踏入那個層面,卻已經有一個地位崇高的師父了,這不就意味著韓三千真正進入那個層面之后會更加順風順水嗎?

  “你小子,可真是走了大運啊,這個翌老的地位肯定很高,不然韓天生也不可能會這么畏懼。”韓天養開懷大笑的說道。

  “不過……爺爺,我拒絕了,因為炎爺爺才是我的師父,我怎么能夠同時有兩個師父呢。”韓三千說道。

  這句話一出,電話那頭瞬間就沉寂了下來。

  韓天養和炎君兩人對視的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

  整整三分鐘之后,韓天養才對炎君問道:“我沒有聽錯吧,他……他剛才說了什么?”

  炎君喉嚨有明顯的蠕動痕跡,很顯然是在咽口水,說道:“他好像是說,他拒絕了。”

  這件事情對韓天養和炎君來說,猶如晴天霹靂,也不怪他們會這么震驚。

  “爺爺,難道我做錯了嗎?”韓三千小心翼翼的問道。

  韓天養一張老臉露出了哭喪的表情,說道:“何止是錯了,簡直是錯得離譜啊,你知道這個翌老得有什么樣的地位才能夠讓韓天生害怕嗎,這種好事,你竟然拒絕了!”

  “是啊,我什么時候成你師父了,我可沒認你這個徒弟,你趕緊去拜師翌老,否者今后別想再見到我。”炎君在一旁情緒激動的說道。

  聽到這些話,韓三千哭笑不得,他知道這兩人是為了他好,可是他連翌老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怎么能夠隨隨便便拜師呢?

  實力強雖然重要,但也得看脾氣合不合吧,韓三千可不想隨隨便便給人低頭,哪怕他是四門翌老又如何呢?

  “你要是真拿我當師父也行,我現在就把你逐出師門,從現在開始,你我不再有師徒關系。”炎君繼續說道,看得出來,他已經急壞了,生怕韓三千錯過了這個天賜良機。

  “三千,你知不知道進入那個層面有個依靠有多么重要,你應該把握住這次機會。”韓天養苦口婆心的勸說道。

  韓三千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想到他們會因為這件事情而這么激動,但是韓三千的決定,并不會因此而改變,哪怕真要拜師,他也需要見過翌老再說。

  “爺爺,我再考慮一下吧。”韓三千說道。

  “考慮,你還要考……”

  “爺爺,迎夏怎么樣了?”韓三千打斷了韓天養的話。

  韓天養重重的嘆了口氣,說道:“她沒事,你女兒之所以被人綁架,是蔣嵐干的,這個女人的命我給你留著,等你回來的時候處置。”

  蔣嵐!

  韓三千幾乎快把手機捏得變形,這個女人,竟然連他的女兒都不放過!

  “是我,是我以前心軟,所以才給了她機會。”韓三千咬牙切齒的說道。

  “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再讓她亂來,云城的事情都在掌控之中,你不需要擔心。”韓天養說道。

  “爺爺,我會盡快回來,幫我照顧好迎夏。”韓三千說到蘇迎夏的時候,語氣就變得柔和了許多。

  “你也要小心點,不論發生了什么,自己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你要記住,蘇迎夏和韓念都在等你。”韓天養說道。

  “我知道了。”

  “還有,關于韓天生的問題,你自己拿主意,他如果是威脅,就鏟除這個威脅。”

  “拜師的事情你不用考慮了,不然你炎爺爺也不會放……”

  韓三千趕緊掛了電話,這個問題,他還得深思熟慮一下才行。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