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1028章 都很好奇她
  用完晚膳后,崇儀已收拾得一身清爽,她和煙兒又幫孟娬準備沐浴用的東西。

  雖說孟娬第一次來到這里,可府里一切用度,長公主和煙兒都已經幫她置辦齊全了。

  她這一來,接下來還有不少的事情等著她呢。所以長公主讓她洗完澡好好睡一覺,明日便是新的開始。

  至于那鮮血淋漓的傷疤,誰都不要去碰,更不要去揭。隨著時間過去,總會一點一點痊愈的。

  長公主從孟娬這里離開后,便回了自己院中。

  她不當著孟娬的面提,可不代表她不難過。她只要一想起阿臨,便捂著嘴在房中偷偷地哭泣。

  她本來抱著奢望,想著孟娬會不會把那孩子救回來了,最后會不會帶著他一起到了黎國。

  可惜沒有。

  當初她離開的時候,萬沒有想到,就再也見不到阿臨了。

  嬤嬤見了也不禁傷懷,勸道:“長公主別哭了,仔細哭壞了眼睛,明日讓郡主瞧見,豈不是惹她擔心。”

  長公主不斷地深呼吸,極力平靜,道:“我就是……就是痛心我的阿臨……以往我與你們說過的,阿臨是個懂事乖巧的孩子……怎么就會變成這樣呢……”

  這廂,孟娬在房中沐浴時,從煙兒的口中得知,她在這黎國的名聲算是響了。

  她先前在殷國做殷武王妃時的事跡不知怎的就流傳到了黎國。近一兩年里,她在殷國京城干的那些事,扳倒了謝家,揪出了潛伏多年的壽王,還臨危不亂一步步逼得壽王謀反失敗,最后再金蟬脫殼,都樁樁件件地傳到了黎國來。

  黎國不少人都在等著她的到來,想見見她的真面目。

  第二日一早,煙兒便給孟娬梳妝打扮。

  長公主說,一會兒要帶她進宮去,見一見她的舅父。

  以前孟娬只是聽她娘提起,還一次不曾見過。她原想著,她這舅父大抵是黎國某位位高權重之人,卻也沒想到,他竟是黎國最位高權重之人。

  且看她娘在這黎國的情況便知,黎國皇絲毫沒讓她娘受到委屈。

  當初她讓她娘避到這黎國來,是對的。

  孟娬著華服,配金絲玉墜發冠,看起來極為妥帖得當。只不過因她有些消瘦,更添兩分落拓之感。

  以往她常著淡妝時清雅宜人,后來她著大紅大紫的妝容時瘋癲瘆人,而今她兩者皆不占,一身華裳,膚白如脂,唇紅如蔻,眉間清冷蕭索,隨著移步時金絲發冠在鬢發上搖曳輕晃。

  只一眼看去,美艷至極。

  長公主看著她自門中徐徐緩步出來,一時被驚艷住,繼而心里惋傷。

  多少世事磨難才能洗出她而今這樣的目光和神情。

  長公主忽而想起,那年山中,寺里的師傅所預言。不想到最后,竟一語成讖。

  所謂七竅玲瓏,慧極必傷,大抵如此。

  長公主牽著她的手,攜她出門,登上入宮的轎攆。

  進得宮門后,有宮人連忙往前去傳話,亦有宮人恭恭敬敬地在前引路。

  這一路到黎國帝后所在的宮殿的途中,遇到一些后宮妃嬪還有皇家子女,有的裝作若無其事地從旁邊走過,有的則在樹蔭后扎堆偷看。

  甚至于,還有一堆老太太跟一堆孩子們擠。

  “讓我瞅瞅,快讓我瞅瞅,安國的女兒長什么模子?”

  后邊的宮人哭笑不得道:“老太妃,仔細您摔了跤。”

  老太太們擠眉弄眼地瞅了一會兒,頗感惋惜:“哎喲,人老了,眼珠子也不好使了,只隱約看到個大概。”

  這時假裝從轎攆附近路過的皇室子女匆匆跑來說:“太妃,太妃,皇表姐長得可美!”

  孟娬覺得,這黎國的皇宮與殷國有許大的不一樣。

  長公主握了握孟娬的手,道:“他們都很好奇你。”

  途徑花園時,更熱鬧。

  后宮妃嬪們都三三五五地出來兜風遛彎兒,還在孟娬和長公主面圣的必經之路上,無非就是想來看看廬山真面目。

  說真的,殷武王的名聲,在黎國也是響當當的。能做殷武王的王妃,任誰都想見識一番,更別提在聽說了王妃的一系列事跡以后。

  只不過殷武王妃那都是過去了,她如今可是黎國的宜頌郡主。

  到了宮殿前,長公主攜孟娬下轎攆,一道進殿中去。

  黎國的帝后正等著。

  孟娬正要見禮,黎國皇先出聲道:“一家人團聚,禮數就罷了。”

  皇后見了孟娬,未語先笑,道:“果真百聞不如一見。方才一路過來,怕是不少人看著,沒嚇著你吧?”

  孟娬對皇室幾乎抱有本能的警惕,不可能一來便與他們親如一家人。但她還是真心實意地感激,黎國皇和皇后這么久以來對她母親的照拂。還有若不是有黎國人相助,她可能也不那么容易從殷國京城脫身。

  出于這兩點,孟娬喚黎國皇一聲“舅父”,喚皇后一聲“舅母”,也是理所應當。

  孟娬看見她娘著實與皇后娘娘親厚,不像是浮于表面的客氣,妯娌關系竟親如姐妹一般。

  黎國皇也很關心緊張孟娬這個外甥女,別的事一概不提,只道:“以前我與你母親相認之時,一直沒有機會見見你,而今一家人總算是團聚了。回來了就好,往后這里就是你的家,有舅父在,絕不會讓你們再受丁點委屈。”

  孟娬點頭應道:“謝舅父。”

  黎國皇道:“你這孩子,一時半會兒不熟悉這里也不要緊,往后日子還長,總會慢慢熟悉的。”

  這時,門外有兩個探頭探腦的小家伙。

  孟娬驀然抬頭,冷不防與他們的視線對上。

  殿門外是兩個孩子,目光純凈而明亮。

  他們是皇后所生的兒女,女孩大致到了快及笄的年紀,男孩兒也有十幾歲了,看起來稚氣未脫。

  這黎國皇后育有兩子一女,大兒子便是黎國的嫡長皇子,現在的太子。剩下的便是眼前這兩個,八皇子和九公主。

  皇后招手讓他們進來。

  九公主背著雙手,有些局促地看著孟娬,試探著喚道:“皇表姐?”

  八皇子覺得妹妹有些失禮,掇了掇她。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