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992章 是時候了
  這井四也是個油滑之人,即便孟楣給他的銀子不少,他也沒有犯險去親自動手。于是在三口城下游的鎮子上時,他買通了一個當地的人,讓其趁明雁君不備,推她下河。

  只不過買通的人顯然失敗了。

  當時他就在一處墻拐角看著,見那人推明雁君不成反被抓起來以后,立馬便轉身悄然離開了此地。

  任務失敗以后,他便往孟楣這里遞了消息,說了明雁君的近況。

  后來井四返回京中,孟楣非但沒有責備他,反而又給了他一筆銀子,讓他再去一趟三口城的下游,將明雁君和秋珂去過的地方以及做過的事跡向當地的百姓詳盡地打聽一番,任何細枝末節都不要錯過。

  井四一打聽便是數個月。

  數月后,他再度返回京中,向孟楣一五一十地稟告。

  而后孟楣便一直留著他,每月送些銀錢到他手上,便是以備不時之需。

  現在孟楣覺得是時候了。

  她得在宣武將軍啟程、殷容入主東宮之前,徹底地解決這件事。

  ***

  這日,孟楣從外面逛完街回來,見到殷容時,有些神情不安。

  殷容問她:“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

  孟楣猶豫道:“臣妾今日在外面遇到一個流民,聽到一些不太好的,不知道該不該說。”

  殷容道:“什么事?”

  孟楣道:“是有關太子妃的。”

  殷容的神色一下冷肅了起來。

  隨后,井四被帶到了殷容的面前。

  井四自稱是三口城下游鎮子上的流民,當初鎮子爆發了瘟疫,他得幸沒被感染,后來便輾轉到京城來謀生。

  殷容問:“聽說你知道一些當初派往三口城賑災的女將軍的事?”

  井四道:“當時鎮上了只有一位女將軍,當地的誰不知道。在她之前,還有一位年輕的男將軍,只不過不慎掉進了流水河里,被沖走得不見蹤影。那女將軍一來,便日夜不休地四處搜尋,似是十分緊張。”

  殷容雙手放在膝上,袖中的手微微蜷起來,抿唇道:“把你所知道的,全都說出來。”

  井四道:“小人常在鎮里鎮外行走,熟悉偏遠一些的村子。后來聽說女將軍在其中一個村里找到了那位男將軍,兩人還在村子里度過了一些日子。

  “小人還聽村子里出來的村民說,那些日兩人同吃同住,白天一起救助村民,晚上睡一個房間一張床榻,村里人都認為他倆是年輕恩愛的小夫妻……”

  殷容袖中的手收緊成了拳頭,面色極其難看,沉聲道:“還有呢?”

  井四道:“再后來,那村子發生了山崩,他二人死里逃生從村子里返回鎮上。怎料接著鎮上就爆發了瘟疫。女將軍沒被染病,本應該一同撤離的,可她聽說那男將軍染了病留在了鎮子上以后,她又義無反顧地折了回去。往后兩人便一直被困在鎮中,獨處了好些日,直到朝廷又派了除疫的人去,他們才得救。”

  殷容久久沒說話。堂上沉浸著一股壓抑的氣氛。

  井四跪在地上也不敢起來。

  孟楣輕輕握了握殷容的手,滿是擔憂道:“殿下……”

  殷容回了回神,澀然地揮手道:“退下吧。”

  井四躬身退離了堂上。

  孟楣本還想出言安慰,殷容抬手杵著額頭,又疲憊道:“你也回去吧,我想靜一靜。”

  孟楣張了張口,應道:“好。只要殿下需要,臣妾會一直在。”

  等孟楣走后,殷容才叫來自己的親信隨從,吩咐道:“把那人處理了。不得讓他往外多說一個字。”

  “是。”

  這個游民,今日能對他說,明日難保不會對別人說。此事一旦宣揚開來,不僅有損他的名聲,對于明雁君來說也是滅頂之災。

  殷容兀自在堂上冷靜了一會兒,發現自己根本冷靜不下來。

  他要找到明雁君,親自問個清楚。

  外面的天色一點點昏暗下來。他這才想起該到大營里去接她了。

  一想到大營,他心里就如螞蟻啃噬,萬般難受。

  殷容臉色極度陰沉,讓管家準備馬車。上下只知他心情很糟糕,卻不敢出聲多問。

  多數時候殷容是如春風般和煦,即便是之前徐妃出事前后、他的行為大反常態之時,也沒有眼下這么可怕。

  只不過剛走出家門,就遇到一名騎馬的士兵來報,說是明雁君今晚跟著明將軍回娘家了,先不回皇子府。

  ***

  明雁君隨明將軍一道,在將軍府門前跨下馬。

  明將軍先派了人往家里傳一聲,因而此時明夫人正在家門前等著呢。見父女倆回來,明夫人連忙迎出來,牽著明雁君的手就把她往里領。

  明雁君在家里用了晚飯。

  明夫人雖然很高興她回來一趟,可仍是忍不住要提醒她,今時不同往日,她如今是太子妃了,事事都有很多人看著,更加不能隨心所欲。

  正好明將軍和明雁君都在,明夫人的意思是,往后明雁君就不要再往大營那邊去了,她應該專下心來,學著怎么做好太子妃,以及將來的皇后。

  明將軍沉吟不語。

  他知道,往后這后宮里的生存之道,可不是在沙場上舞刀弄槍就能擺平的。

  明夫人以為明雁君會拒絕,然而,她安靜地用完了飯,道:“母親放心,今夜過后,明日起,我便不再去了。我會如母親所愿,好好做太子妃,守好本分。”

  明夫人愣了愣,張了張口,終是沒有再說話。

  明夫人很心疼,可是沒有辦法。

  明雁君若是再不收斂自己,將來很長的路她可怎么走?

  飯后,明雁君暫回自己后院去休息。

  她站在院墻下,墻邊有一樹梅花,還有些殘香。

  她寂寥地抬頭往上看。

  ***

  秋家這邊,秋珂即將赴邊,旨意已下,這次秋夫人是什么辦法都沒有了。

  她只能一邊暗自抹淚,一邊替秋珂收拾和準備。

  秋夫人恨恨道:“養了這么久,身子才見好,就又要去什么邊疆,是生怕自己身體折騰不夠!我不求你娶妻生子、傳宗接代,我只求你安安生生的你也不肯!為娘上輩子是造了什么孽,才生了你這么個兒子!”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