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984章 找不到了
  孟娬草草吃了幾口,老柴便背著藥箱過來了。

  他一看孟娬的氣色就怔了怔,然后快步進屋來,請孟娬伸手診脈。

  老柴來來回回診了好幾遍,臉上的表情變了幾變,由疑惑變做震驚,再由震驚變做狂喜。

  老柴不禁喜上眉梢,差點就在臥房里哈哈大笑了,道:“王妃身上的毒竟迎刃而解了!”

  孟娬自己也很吃驚。她以為昨晚睡得不差,今天才感覺到輕松的,原本她是打算今天讓老柴嘗試著給她放血的。

  只是現在,睡了一覺過后,就解了?

  老柴難掩激動,又絮絮道:“毒雖解了,可王妃的傷還沒好,后續還得需要好生療養。一會兒我再仔細檢查王妃的外傷……”

  外傷是老柴最拿手的了,后面就沒什么可擔心的。思及此,老柴不由長長舒了一口氣。

  見孟娬失神,老柴又道:“可是王爺替王妃找到解藥了?總算度過了這一難關,可太好了……”

  孟娬回了回神,抬頭看向門外的嬤嬤,道:“嬤嬤去看看王爺和阿臨那邊,他們為什么還沒來?”

  嬤嬤應聲去了。

  這一去,好一陣才回來。

  嬤嬤面對孟娬詢問的眼神,神色有些不自然地回道:“王妃莫擔心,王爺正在陪世子打雪仗呢。等玩夠了,他們自然就過來了。”

  孟娬不置可否,只是看著她。越看,嬤嬤越沒底。

  后孟娬才開口道:“出了什么事?”

  嬤嬤道:“沒什么事,王妃好好養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孟娬不辨喜怒道:“說實話。”

  在孟娬的眼神下,嬤嬤沒能扛多久,她眼圈一紅,就再裝不下去了,只得老實交代道:“世子他好像不見了,現在王爺和全府上下都在找呢。”

  門外的雪光刺得孟娬眼前有陣陣的發白,過了一會兒,她才聲音飄忽不定道:“不見了……是幾個意思?人好好地待在家里,會憑空不見嗎?”

  嬤嬤抹眼角道:“先前王爺過去找世子的時候,才發現世子一早就已不在房中了。”她又安慰道,“許是世子跑到什么角落里玩雪去了,王妃說得對,前門后門都沒見他出去過,好好的一個人不可能憑空消失的,一定很快就能找到的。”

  話音兒一落,孟娬已經揭開被子,起身下床了。

  嬤嬤連忙阻止道:“王妃,老柴才說了,王妃要臥床靜養,可不能下床出門去。外面又冷又那么厚的積雪,要是摔著了可怎么辦?”

  孟娬伸手拿過架子上的棉衣,一只手套了進去,可另一邊肩膀動不得,眼下煙兒和崇儀都不在,她只能看向嬤嬤道:“來幫我一把。”

  嬤嬤道:“王妃不能出去,王爺一定會找到世子的。”

  孟娬見她不幫忙,自己便強行抬手,傷口裂開時,她眉頭都沒皺一下。

  嬤嬤心驚肉跳,哪還阻止得了,連忙過來幫忙。

  這會兒老柴回去正準備要給她換的外傷藥了。

  她胡亂地系好衣帶后,便走了出去。

  外面的雪光照得她的視野里一片空白,冰冷的空氣往胸腔里流竄,她緩了好一會兒,才一步一步走下臺階,步入雪地里。

  她去了花園里,又去了前院,把以往姐弟兩個常喜歡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

  以往前院花園,總是散落著歡聲笑語。

  一覺醒來,看見這樣厚的積雪,照往常情況的話,殷憐定然是高興極了,一定會拉著弟弟和猴不歸在花園里打雪仗玩耍。

  可是如今,阿憐不在身邊,阿臨也失去了蹤影,這個家里到處都只剩下空蕩蕩的蕭索。

  這下雪天,好冷啊。

  孟娬鼻子眼角被凍得通紅。身后嬤嬤勸止不住,只能緊張地跟在后面,道:“王妃,這處先前已經找過了。”

  孟娬漫無邊際道:“找過了么,是不是找得不夠仔細,我再找一遍……”

  等殷珩過來時,便看見她毫無目的和章法地在花園里的樹下林間來來回回,她一邊腳步虛浮地游走,一邊竭聲大叫著殷臨的名字。

  叫到最后,她聲音嘶啞不堪,喃喃:“阿臨,娘知道你不是個貪玩的孩子,你出來,娘不知道你躲在了何處,娘找不著你了……”

  她踉踉蹌蹌地回頭時,冷不防撞進了一個清冷的懷抱。

  她還沒來得及抬頭看清楚,就驀然被人輕輕地攬入了懷里。

  殷珩替她拂去了滿身蒼涼的落雪。

  她神情微顫,手里揪著他的衣角,道:“你是不是找到他了,他在哪兒呢?”

  殷珩低頭看見她肩膀上沁出來的血跡,聲音低沉而晦澀道:“先回去。我再去找。”

  孟娬搖頭,仰頭望著他,道:“我與你一起找。”

  只不過剛一說完,她瞠了瞠眼眶,緊接著眼簾便闔了下去,整個人也軟倒。

  殷珩一手將她摟在懷,另一手從她的后頸邊收了回來。他神情有些寂寥,將她打橫抱起,回到主院放回在床上,吩咐嬤嬤和老柴小心照看著,而后便又轉身出去了。

  府里有暗衛,殷臨又還那般小,如果他出府的話,即便管家和下人們沒有察覺,暗衛也一定會察覺的。

  所以大家都以為,他一定還在府里。

  只是,全府上下花了半日時間,把王府的每一寸地方都搜過一遍以后,也一無所獲。

  后來,終于在王府偏角的一個耗不起眼的角落里,發現了一點蹤跡。

  崇咸來稟時,殷珩立馬如一陣風一樣快速掠去。

  去到角落后一看,殷珩并沒有如愿看見殷臨的身影。

  或許他心里其實早有預感,如果殷臨要消失,是絕對不會讓爹娘找到他的。

  所以殷珩所看見的僅僅是一個院墻下的狗洞。

  狗洞很小,里面的一些碎石塊都被掏出來了,散落在墻角邊。

  狗從這個洞里進出完全不是問題,倘若一個三歲小孩也從這里爬出去的話,應該也不是難事。

  洞口周遭有草木枯枝遮掩,不容易被發現。

  只是那枯枝上恰好,掛著了一片衣料。

  崇咸把衣料遞給殷珩時,他認得出來,整好與昨天夜里殷臨穿的那身衣裳一致。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