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孟娬挑起嘴角笑了,道:“這就對了。娘需記住,一切以到達安全之地為首要。等離京以后,旭沉芳會一路保護你。”

  夏氏有了自己的目標以后,漸漸堅定起來,道:“我知道,你們不用擔心我。我現在就收拾,明個一早就走。”

  她知道眼下不是她該傷心難過的時候,比起不放心不舍得,她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隨后夏氏胡亂披了件衣裳,就開始連夜收拾行李。

  孟娬坐在床邊,細心地幫她疊衣裳。

  她見夏氏就收了些換洗衣物,其他的都沒怎么帶。

  孟娬道:“娘不帶些首飾之類的?”

  夏氏道:“這一路又不是去游山玩水,我帶那些做什么。”

  孟娬道:“挑些喜歡的帶走吧,這一走,興許以后就不會再回來了。”她抬起頭笑了笑,故作輕松又道,“何況等到了黎國,還要佩戴的,總不能讓人覺得太寒酸吧。”

  夏氏眼圈又是一紅,轉過身去妝臺收拾,道:“好,都聽你的。”

  這座王府,她在這里住了好幾年。

  夏氏早已把這里看做是她的家,家里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她都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現今說走就走,聽到孟娬說以后可能都不再回來了,便有一股酸澀感忽然涌上心頭,滋味甚是難受。

  夏氏一邊把自己尋常佩戴的一些首飾收撿起來,一邊道:“阿娬,這家里的人,等從這里離開以后,都還能再聚在一起的吧。”

  孟娬道:“能吧。”

  孟娬從夏氏那里回到自己的院子,夜已經很深了。

  廊燈把院落映照得冷冷清清。

  她一步步拾級而上,正欲抬手推開臥房的門,就聽見身后有熟悉的輕淺腳步聲傳來。

  她甫一回頭,便見殷珩正走進院門。

  “你回來了。”孟娬神色一松。

  殷珩見了她,眉頭微微一動,道:“怎的穿這么單薄出門。”

  他大步走來,擁著她進了臥房。她道:“剛剛去我娘那里了一趟。我打算明早讓她跟旭沉芳先走。”

  殷珩應道:“也好。”

  孟娬自己上了床榻,屋里連燈都不用點,殷珩兀自去衣櫥間拿了衣物去洗漱,沒多久便回來了。

  孟娬一直靠坐在床頭等他。

  他到床邊來時,孟娬便自然而然地往里側挪了挪,給他讓位置。

  她剛剛靠過的地方還留有淡淡的馨香余溫。

  殷珩順手就把她納入了懷中。

  孟娬手撫著他的衣襟,終于還是問出了口:“你去找太后了,與她談好條件了?”

  殷珩低頭在她額上親了一下。

  即使什么都不說,彼此也能明白和理解對方。

  孟娬知道,要想把殷憐和殷臨從宮里弄出來,必須得宮里的人出手才行。蕭妃的力量遠遠不夠,這唯一適合的人就只有太后。

  殷珩手上有謝家的籌碼,只要他提出來,太后沒理由不答應。

  等將來,只要她與殷珩全身而退,那對謝家也是有利無害的一件事。

  殷珩道:“剩下的事她會去辦妥,我們只要備好后路即可。”

  孟娬枕著他的胸膛,在黑暗中安靜地睜著眼,道:“你真的相信她?”

  殷珩道:“我信我們自己。”

  孟娬道:“除了太后,也找不到更適合做這交易的人了。按理說,她應該會按照你們談好的卻履行的,只是在事情沒有落到實處之前,我始終放心不下。”她頓了頓,又道,“太后曾對阿憐阿臨起過殺心,也曾為了想除掉我而不顧大局。”

  這是她無法放心的理由。

  殷珩道:“除非她謝家滿門的人頭不想要了。”

  孟娬笑了笑,道:“我不相信她,但我相信你,相信我們。”

  隨后她又道:“如有機會讓她把我們趕盡殺絕,她定不會手下留情。所以我們也不能放松警惕。”

  殷珩撫了撫她的發絲,道:“眼下她還不能,到時候看誰動作更快罷了。時候不早了,睡吧。”

  孟娬依偎著他,安然睡去。

  第二天一早,孟娬便醒了來,去夏氏那邊。

  夏氏都收拾好了,隨時等著出發。

  事出突然,家里的管家及嬤嬤們都有些反應不及。

  崇儀天不亮就出去通知了旭沉芳,此時馬車正在后門口停著。

  孟娬和煙兒幫忙拿著行禮去側后門那邊。夏氏一路與嬤嬤們叮囑道別。

  這幾年里,大家相處得都很融洽。夏氏突然要走,嬤嬤們都舍不得,連連抹眼角。

  夏氏也紅了眼眶,但不多耽擱時間,道別完后就到了后門口。

  她回頭看向孟娬,伸手摸了摸她的臉,溫柔道:“我家阿娬是當家主母,遇事有主見有擔當,與殷珩同舟共濟,這是娘感到欣慰的。”她低頭拉過孟娬的手,又道,“你和殷珩千萬要保全自己,只有保全自己,才能護住孩子。”

  孟娬點點頭,眼角微紅,道:“嗯,我都知道。”

  夏氏道:“等我去黎國有了消息,我便與你聯絡。”

  孟娬道:“娘可以找舅父幫忙,但一旦從這里出去以后,不管再發生任何事,娘都不許再回到這京中來。娘只能等我們去京外找你,可知道?”

  夏氏道:“我記住了。”

  孟娬伸手抱住了夏氏,像小女兒一般,蹭在她懷里。相擁片刻,孟娬深吸一口氣,松了手從她懷里出來,道:“娘走吧。”

  夏氏眼淚都快要涌出眼眶了,還強自忍耐著,嘴唇有些抖動,終究是沒再多說什么,扭頭就上了馬車。

  她坐在馬車里淚如雨下,聽孟娬在外叮囑道:“娘一路上小心。”

  隨即馬車便緩緩駛離,在小巷中穿梭。

  夏氏隱約聽見巷子口的街道上傳來比較熱鬧的人聲。

  她很快收了收情緒,將一張展開的地形圖遞給旭沉芳的侍從,道:“咱們先去這里。”

  侍從看了一眼,記得了位置,駕著馬車便往那方向去。

  馬車直接駛進了一座私宅。

  商侯留給她的這座宅子,自商侯離開殷國以后,她幾乎就很少過來。

  今次走之前再來了一趟,宅子里自有看守的人,見了她恭敬地問道:“夫人有何吩咐?”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