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956章 迫在眉睫
  夏氏萬不放心,到主院來時,孟娬正著手給兩只收拾路上要用到的東西。

  煙兒和崇儀以及院里的嬤嬤們都神色鄭重。

  眼下王府里還暫時無事,可孟娬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有事。這個地方風云無常,她和殷珩尚且能應付,但夏氏和孩子不行。

  這次平王的事情過后,她隱隱感覺,暴風雨就要來了。

  若不把他們及時轉去安全之地,他們隨時都有可能成為別人牽制她和殷珩的籌碼。

  兩只十分敏感,這種時候通常都不哭不鬧,也不如往常一樣瘋玩瘋跑。

  姐弟兩個規規矩矩地坐在廊下,手里抱著個木偶人玩耍。

  煙兒及時提醒道:“王妃,夫人過來了。”

  孟娬回頭,看見一臉憂心忡忡的夏氏,不由問:“娘的東西都收拾好了?”

  夏氏眼睛紅了紅,問:“阿娬,你要把我們送到哪里去?”

  孟娬笑了笑,道:“自是個安全的地方。兩個孩子我就得拜托娘了,到時候和旭沉芳一起幫忙看著點。等這里的事情一了,我與阿珩自會去尋你們。”

  隨后孟娬讓嬤嬤們和崇儀煙兒帶著兩只去花園里玩耍。

  夏氏進屋子里來,與孟娬一起疊兩只的小衣裳。

  夏氏道:“我們走了,你和殷珩怎么辦?”

  孟娬道:“只要把你們安全送走,我和阿珩便再不用顧慮什么了。所以你們得盡快到達安全之地,安心等我們便是了。”

  夏氏張了張口,道:“倘若娘留下來,反倒是你們的負擔了,是不是?”

  孟娬答道:“不是負擔,只是這樣做我能安心。”

  夏氏點點頭,道:“我明白了。可我們走后,你和殷珩不能全無顧忌,你們要記得兩個孩子還在等你們,你們不能讓他們沒有爹娘。”

  “我知道。”

  后兩人把孩子用的東西都收拾妥帖。

  夏氏又問:“這一走,我們是去往何處?”

  孟娬笑道:“自是往東邊走。東邊是黎國。”

  夏氏愣了愣,道:“我們要去黎國?”

  孟娬道:“舅父不是在那邊么,去那邊看看也未嘗不可。何況有人照應著,我也放心些。”

  夏氏應道:“也好。”

  收拾完孩子的,夏氏的東西也很快收拾好了。

  原定下的明日一早,便離京去。

  然而,午后,宮里邊就來了人。

  黃公公親自到王府,送來了宮宴的帖子。

  皇帝要舉辦一場皇室內宴,讓所有皇子公主,以及王爺宗室都進宮入宴。

  以往這種隆重的皇室內宴,只有年底或是有什么場合的時候才會舉辦。

  孟娬轉念一想,皇帝打算立儲的風聲四起,各皇子們都爭相積極地表現,應該不是空穴來風。

  這次所有皇子們都會到場,不管皇帝心中有沒有最佳人選,但表面上都大有整體仔細審量一遍的意思。

  殷武王府到場,也不過是做個陪襯罷了。

  然,黃公公后續又笑語道:“皇上特別提起,小世子與貞慶郡主今年快三歲了吧,說來皇上還一次不曾見過呢,故今夜請王爺王妃把世子與郡主也一并帶進宮中給皇上瞧瞧吧。”

  孟娬面上不動聲色,心里卻急劇沉了一沉。

  最后殷珩應了什么,她有些沒聽清。

  但可想而知,皇帝點名要求把世子和郡主帶進宮里去,他們能不應么?

  等宮里的人傳完了旨意離去以后,王府里的氣氛才驀地凝滯了下來。

  先前嬤嬤們興許或多或少地覺得提早把夏氏和兩只送出王府有些不能理解,可眼下旨意一到,就讓人莫名地覺得這件事迫在眉睫了起來。

  夏氏緊張道:“怎么辦,真要讓阿憐和阿臨進宮嗎?阿娬方才你為何不找個借口推脫,就說姐弟倆感染了風寒不能出門也好啊!”

  孟娬被夏氏的聲音帶回了神,道:“圣意難違,什么借口都不頂用。真要感染風寒,那倒正好了,送進宮去正好給太醫診斷。”

  夏氏噎了噎,說不出話。

  孟娬抬頭看了看嬤嬤們,又道:“去給阿憐和阿臨換衣裳吧。”

  嬤嬤們應下,轉身去了。

  孟娬有些失去知覺地,被殷珩牽著回院子。

  她緊蹙著眉頭,一直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出聲道:“皇上一直記著阿憐和阿臨,明日就要啟程,今日突然傳來旨意,到底是刻意還是巧合?”

  繼而她又想,這府里應該沒有皇帝的眼線。

  如果她是皇帝,她想要徹底地牽制一個人,首先也會想到孩子。

  經過平王的事情以后,皇帝變得更加的謹慎多疑。但凡有能耐的宗室王爺,他必然會想方設法地緊緊抓在手里。

  所以他首先想到的必然是殷武王府。

  他想要徹底地控牢殷武王,便先從殷武王的孩子著手。

  孟娬有些亂了,又喃喃道:“今夜進宮以后,他倆還能不能回來?明日還能不能順利離開?”

  不等殷珩回答,她自顧自道:“皇上定然會把他倆留在宮里,不會放他們離開京城的……阿珩……”

  殷珩倏而停下,把孟娬擁入懷中。

  孟娬倚在他懷抱里,熟悉的氣息襲來,她瞠了瞠眼,這才有些清醒過來。

  一直以來,不管遇到任何事,她都是進退有度、井井有條的。

  那是因為她很自信沒被人抓住死肋。

  可現在,他們的孩子被盯上了,她不能違抗旨意,不能做出任何應對,她有些慌了。

  孟娬輕聲道:“早知道會有這一天的,我應該早一點把他們送走的,是我太自私了,總想著他倆能在我們身邊多成長些時日。”

  殷珩低低道:“不論多早,上面想起來,到了時候,也會下旨把人接回來。”

  兩人都清楚,就算把孩子送走了,只要殷珩還在朝,就免不了這個結果。她和殷珩仍舊在做準備,便是希望到時候能多出一種可能。

  現在既然避免不了,就要及時調整,做好應對。

  孟娬很快整理好自己的情緒,與殷珩回院子里更衣。

  姐弟兩個已經換好小衣裳了,白白嫩嫩,像兩只細膩的瓷娃娃。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