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950章 天命所賜的孩子
  謝初鶯的肚子大了起來,已經瞞不住了。

  后宮妃嬪有喜,這原本是件好事,只可惜她姓謝,注定好不了。

  皇后也似才剛知道此事一般,便鄭重地把這事告知給皇帝。

  眼下帝后坐在殿上首,謝初鶯扶著微微隆起的肚子跪在下面。

  皇帝很寵愛她不假,但也絕不能允許她替自己誕下皇子。

  先前的絕子湯和避子湯,難道都沒用?

  皇帝讓黃公公把負責此事的太醫叫來,太醫竭力證明自己所配制的絕子湯和避子湯方子皆沒錯,這才勉強保住了一命。

  謝初鶯紅著眼眶道:“皇上,臣妾也不知為何會這樣……臣妾終日惶恐,這個孩子來之不易,臣妾懇請皇上,允許臣妾把他生下來。臣妾定教他本分做人,絕不逾矩!”

  她哭得凄凄楚楚,叫人心疼。

  一直以來她也確實謹守本分,皇帝有理由相信她的誠意,但是他不相信謝家的野心。

  最終皇帝還是下令讓黃公公端上一碗湯藥來。

  只不過來沒來得及灌下,殿外便出來一道慍怒的聲音:“哀家看誰敢殘害哀家的皇孫!”

  太監們一頓,皇帝沉目看去,見太后正威儀有加地步入殿上來。

  太后道:“皇帝,你給謝家的女兒喝絕子湯、避子湯,哀家無法阻止你,可如今這孩兒竟能在她喝下絕子湯、避子湯的情況下到來,說明這個孩子是老天賜來的。天命不可違,更何況這還是皇帝的親骨肉!”

  皇帝繃著面色,道:“這件事望太后不要干涉,朕自會處理。”

  “哀家絕不會眼睜睜看著胎兒就這么流掉!虎毒不食子,皇帝這是要讓天下人恥笑嗎?”太后態度十分堅決,“今日皇帝若執意要取走胎兒,不妨連哀家的命也一并取走吧!”

  以往皇帝和太后母子倆便是再不和,也得維持著表面的平和。

  但今日劍拔弩張,彼此連表面功夫都省了。兩人鬧得很是不愉快。

  皇帝再怎么強勢,也不可能逼死太后,他一向以仁孝治天下,這要是傳出去他君威何在?

  何況謝初鶯的身子,每次事后,黃公公都派了避子湯去以便更保險一些,這種情況下還能有孕,皇帝壓根不信什么天命的安排,再看太后如此堅定地維護,這一切更像是她的安排。

  但他當然也不想外人說他違抗天命。

  于是最終,皇帝不得不退一步,暫且留下這個孩子,道:“等再過幾個月,讓太醫診斷看看,懷的究竟是公主還是皇子。”隨后又看了看皇后道,“皇后身為后宮之主,平日里多照看幾分,多分派些奴才過去好生伺候著。”

  “臣妾知道了。”

  說罷他就起身拂袖離去,始終也沒說如果是公主怎樣,是皇子又怎樣。

  皇帝走后,謝初鶯委頓在地,不得不暗暗松口氣。

  皇后不緊不慢地也拂了拂鳳袍起身,經過謝初鶯身旁時,睨了她一眼,道:“初鶯,且好自為之。”

  謝初鶯手指緊緊捻著裙角,一顆心不由得又懸了起來。

  隨后謝初鶯回了自己宮中,沒多時,新一批的宮女和太監就照皇后的指示過來伺候了。

  就連寢宮里也換上了新面孔。

  以前進出的嬤嬤和太監,甚至連她身邊的豆蔻都不見了。

  謝初鶯心頭大驚,極力鎮定道:“豆蔻呢,她是我身邊貼身侍奉的,沒有她,我不習慣。”

  宮女應道:“娘娘放心,豆蔻被安排到別處做差了。奴婢以往也在皇后娘娘身邊侍奉過,只要娘娘開口吩咐,奴婢們自會竭盡全力做到盡善盡美。”

  謝初鶯有些不穩地跌坐在床榻上。

  下午時皇后親自過來了一趟,還賞了不少安胎的東西。

  皇后見謝初鶯面色蒼白,便寬慰道:“你是第一個懷上有一半謝家血脈的皇嗣的人,你放心,便是太后沒吩咐,本宮也自會盡量保全你和孩子。因本宮跟你一樣姓謝。”

  謝初鶯看著她道:“我還能相信娘娘么?”

  皇后神情溫和,道:“除了本宮,你還能再信別人嗎?”

  從謝初鶯宮里出來,皇后身邊的公公也正好從內廷司那邊過來,稟道:“皇后娘娘,那豆蔻都招了。”

  皇后悠悠道:“本宮去聽聽看,她都招些什么了。”

  此時,豆蔻正被掛在內廷司里,給打得人不人鬼不鬼,渾身上下沒一塊完好的皮,嘴里有一句每一句地喃喃著什么。

  謝初鶯整日提心吊膽,她以前曾覺得自己不過是謝家和平王都需要用到的工具,可如今,她前所未有地期盼著平王那邊能盡快傳來消息,他成功的消息。

  她不想再擔心受怕了,她想保住這個孩子。

  還有,每當午夜夢回時,她所想起的,總會是半夜入她宮闈與她糾纏不休的那個男人。

  大抵是,習慣著習慣著,她就真的把他放心上了吧。

  只可惜,她沒法再在半夜里醒來時見到他,也沒再收到有關他的消息。

  后來謝初鶯去向太后請安時,太后與她道:“你是個聰明人,現在你宮里都是皇后的人,什么該說什么不該說,你心里邊清楚。哀家相信,同為謝家的女兒,皇后也會盡量地保全這個孩子的。”

  謝初鶯心里當然清楚。如果平王一旦失敗了,皇后現在保全她的孩子,將來她的孩子就有可能認皇后做嫡母。

  謝初鶯走后,太后身邊的嬤嬤神色凝重地進門來,對太后道:“太后,鶯妃身邊的貼身宮女豆蔻,落到皇后手上了。”

  太后臉色變了變。

  ***

  圣云教雖成氣候,但還威脅不到京城來,皇帝又往各處加派了兩次兵力。再加上謝初鶯有孕一事,搞得皇帝心情非常糟糕。

  皇帝連日政務繁忙,思緒又重,導致他病下了。

  原本只是個小小的風寒,照往常,兩副藥下去也就見好了,這次卻拖拖拉拉了好些日。

  太醫叮囑,要放下憂思,才能好得快。

  皇帝的傷寒有藥壓制,因而多只是咳嗽,日常行動沒有問題。但咳嗽拖久了也于龍體有害。

  于是為了讓皇帝敞開心懷,獵場精心準備了一次圍獵。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