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901章 我不能無你
  孟娬不由得一笑,道:“一定的!

  姐姐是個小磨人精,可弟弟卻是個小棉襖。

  殷珩熄了屋子里的幾盞紗燈,隨后與孟娬一道出了房間。

  崇儀已經在外面候著了。

  他們趁夜色出了王府,直往南城門去。

  殷珩帶著孟娬飛檐走壁,崇儀和崇孝在暗處跟隨。

  有他帶著自己,孟娬根本都不用費多少力氣的。她與他一起在百姓屋舍上掠過,感覺自己像化成了一縷風一般,輕盈若飛。

  孟娬不禁側頭去看身邊的男人,他衣袍迎風翻飛,墨發往后長揚,一雙眼看著前方的夜色,清冷而又深邃。

  眼看要到了,后來殷珩放慢了腳步,牽著孟娬的手在屋瓴上漫步。

  今晚他甚少說話。

  孟娬道:“阿臨性子隨你,他會安撫好阿憐的。阿憐戲多,相公得空的時候偶爾配合她一下。還有晚間睡覺時,相公多看著點!

  孟娬想了想,又道:“相公晚上回家吃飯時,得讓他倆把碗里的飯吃完,阿憐不愛吃菜,你要給她多吃!

  殷珩靜靜地聽著,孟娬抬頭看他時,他方才“嗯”了一聲。

  孟娬繼續道:“還有你,崇咸這一走,危機雖然解除了,但想必這幾日仍舊不會太平!彼娝陆笥行┍伙L拂亂,便伸手替他理了理,輕聲道,“不管做任何事,你要當心,可知道?”

  殷珩低頭看著她,道:“我盡快把事情平息,不會等太久。如遇任何情況,首要的是保全自己。孩子不能無母!

  孟娬笑應道:“我知道!

  他平靜而深沉地看著她,補充道:“我不能無你!

  孟娬怔了怔,輕輕挑唇,耳發因風而牽到的唇邊,她手指勾了勾,輕聲道:“此話與君共勉!

  孟娬抬手探了探風向,今夜這風來得正好,隨之她把自己的背包遞給崇儀,崇儀替她將滑翔傘打開。

  頓時滑翔傘被風吹得鼓起,拉開一股張力。

  還不待她回眸與殷珩道別,忽而被他扯入懷中。

  他的唇抵上她的額頭,聲音幽遠極了,在她耳畔說道:“孟娬,我可以允你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可如果你不能安然無恙地回來,往后我將以夫之名,把你困在我的安全之地里!

  孟娬倚在他懷中輕笑,道:“那樣豈不是成了你的負累!鳖D了頓,她似誓言一般道,“我永遠不會成為你的負累!

  她一直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要去做什么樣的事,可她就是太清楚了,待將來某日,自己僅想求一份稀里糊涂時,都辦不到。

  可起碼她說,她不會成為他的負累,她終究是做到了。

  時不我待,殷珩不得不放開她。

  她踮起腳往他唇上親了親,眼里清晰地鐫刻著他的倒影,她道:“相公,我們過些天再見!

  說罷,她轉身開始駕馭滑翔傘做緩沖準備。

  殷珩淡淡對崇儀道:“保護好她,不得有誤!

  崇儀跪地應道:“屬下定誓死保護王妃安危!

  孟娬道:“崇儀,我們該出發了!

  崇儀起身,亦是拉開距離,很快便準備好。

  孟娬回頭對殷珩一笑,隨即快步往前跑了起來,崇儀也沒耽擱,與她并肩而去。

  滑翔傘在風里蓄勢待發。

  旋即跑到了盡頭,孟娬與崇儀嫻熟地凌空一躍,滑翔傘載著兩人便乘風而上。

  殷珩站在高高的屋瓴上,衣袍獵獵,定定地看著那滑翔傘越飛越遠。

  滑翔傘沒有聲音,夜色又能很好地掩蓋,因而孟娬和崇儀靠近城門處時,值守的士兵絲毫沒有發現。

  殷珩看了片刻以后,神情愈加的清冷,吩咐崇孝道:“把人都處理掉!

  “是!

  崇孝旋即轉身,招了暗衛,如猛虎獵豹一般朝暗處襲去。

  那暗處的一道道黑影不得不浮出水面。

  只是他們還來不及回去通風報信,便被崇孝帶人攔截下。

  街角巷陌里一陣廝殺。

  孟娬視線前面不遠就是高高的城墻,她最后回頭去看時,見殷珩還立在原處沒有離去。

  而她和崇儀飛上了高處,視野開闊了,便看見崇孝和暗衛在夜色中奔走追截著另一伙人。

  那些人恐怕是一直緊盯著殷武王府的眼線,只不過比之前藏得更隱秘了而已。

  今晚殷珩送孟娬到南城門這邊來,他們一路尾隨,也沒第一時間打草驚蛇,F在看見孟娬和崇儀將要從上空飛出城門了,他們便想悄然折返回去報信。

  殷珩下令把他們處理時,他們大部分人纏住崇孝和暗衛爭取時間,另少數幾人尋機突出重圍,便往另個方向逃竄。

  殷珩看著孟娬抵達城墻,只是城墻太高,滑翔傘也沒能飛到頂端去。

  只不過孟娬和崇儀早有準備,在接觸到墻面以后立刻拋出繩索鐵鉤,鐵鉤牢實地勾住了城墻墻頭時,兩人便順著繩索利落地往上爬。

  殷珩確認她安全上城墻頭以后,方才轉身離去。

  那幾名線人在夜色里拼盡了全力狂奔。他們的蹤跡現在在殷武王這里暴露了,稍慢一步就會沒命。

  只可惜,剛奮力跑過兩三個街口,線人甫一轉過街角,就見殷珩立在街面上等著。

  這廂孟娬和崇儀在城墻上站穩,重新整理一番滑翔傘,緊接著要從這墻頭飛到城門外去。

  孟娬回頭再看時,見殷珩已經沒在原處了,但是隔著遙遙距離,她卻能看見有人影打斗的痕跡。

  孟娬心下沉了沉,知道那是殷珩在給她斷后。

  她來不及多看,哨房里的巡兵就要出來巡邏了,于是她轉回頭,立馬和崇儀快速跑起來,在那巡兵打開門出哨房的同時,兩人一齊縱身往城門外躍。

  夜風一起,卷著一股血腥味兒。

  地上躺著數人,殷珩手里還拎著一人,剛剛被他弄斷了氣。

  剩下的零星線人見狀連忙四下退散。

  這時崇孝從后面追來,堵住了他們的去路。他手里的劍不住地滴淌著血。

  到后來,一伙人中只剩下兩個活口。

  殷珩道:“帶回去!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