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900章 撲朔迷離
  新郎官一時沒有動作,士兵便轉頭狐疑地看了看他。

  這時,迎親隊伍突然向周圍圍觀的百姓們撒喜錢。

  頓時百姓們又哄搶成一片。守城的士兵不得不分散開去維持秩序。

  也正在這時,街道那頭有人高聲呼喊,道:“無面刺客!那邊街頭出現了無面刺客!”

  此話一出,頓時百姓們恐慌,士兵們也齊齊變色。

  無面刺客只有一個,出現在那邊街頭的話,那這邊的馬車和迎親隊伍肯定沒問題,士兵們哪還顧得上,連忙握緊佩刀就匆忙召集著往無面刺客那邊去了。

  這種時候,誰若先抓住無面刺客,可是立了第一大功。因而士兵們爭先恐后,生怕慢了一步。

  新郎官回頭看著士兵們離去,隨即把車簾放下,又讓迎親隊伍里的人在城門口大撒喜錢,百姓們紛紛埋頭哄搶之際,迎親隊伍載著新娘子出了城門口。

  士兵們快速涌上街頭,看見那街上果然有無面人。

  周圍百姓紛紛躲閃開,那無面人在街上癲了狂了一樣,雙手抱住頭盔又扳又擰,似乎想脫下來,可就是脫不下來。

  他一邊掙扎一邊叫喊:“我不是無面人……我不是無面人!”

  士兵們上前,立刻把他圍成了一個圈,紛紛拔出佩刀便直指著他。一時佩刀出鞘的聲音齊刷刷作響,震得頭盔人猛地抬起頭來。

  這夜闖皇宮、行刺謀逆的刺客能抓活口的還是盡量要抓活口,如此還能嚴加審問一番,看看究竟是受何人指使。

  要是現在把他殺了,說不定反倒引起皇上圣怒。

  因而士兵頭頭喝道:“把他拿下!”

  士兵們起初十分忌憚他,但見他又手無利器,而且毫無章法,士兵們便群起制之。

  沒想到不費吹灰之力,就把人給制服了去。

  等無面人被押走以后,士兵們還疑惑,兀自道:“不是說這刺客出入皇宮,能在那么多禁衛軍手下逃走嗎,怎么卻如此不堪一擊?”

  另一士兵回道:“誰知道,只要抓到了就行,咱們的日子也能好過些。”

  ***

  宮里,皇帝正心情奇差地批閱奏折,這時黃公公帶了一名武官進御書房,笑逐顏開地稟道:“皇上,無面刺客有眉目了。”

  皇帝抬起頭來,就聽武官稟報,道是在街頭終于抓住了無面刺客。

  皇帝眉梢亦是一松,連日來累積的郁氣仿佛在這一刻煙消云散,道:“把人帶上來,朕要親自審問。”

  很快,那名無面人就被扭送上殿。

  無面人瑟瑟發抖地跪在地上,道:“我不是……這跟我沒關系!我剛從賭場出來,就被人戴上了頭盔……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是無辜的!”

  皇帝龍威凜凜,沉聲道:“你若從實招來,朕可賜你全尸,否則朕讓你不得超生。”

  無面人驚恐流淚道:“小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小人是無辜的……”

  皇帝面色冷了下來,耐性全失,整個殿上的人也跟著戰戰兢兢的。他還沒下令要怎么發落這無面人,這時殿外又有人求見。

  皇帝讓人進來,殿外的武官便急急忙忙進殿,神色復雜地稟道:“啟稟皇上,街頭……又抓獲一名無面刺客。”

  皇帝沉默了一會兒,道:“你說什么?”

  殿上的無面人哭訴道:“小人真的是冤枉的……”

  在這一天里,刺客一案更加的撲朔迷離。

  官兵們在街頭市井一共抓獲了近十名無面人。

  據他們一致交代,自己都是在街上走著走著,突然眼前就是一黑。等醒過來時,就莫名其妙地被戴上了這種頭盔。

  皇帝心情更壞了。

  刺客沒抓到,現在又憑空多出來這么多無面人,分明是有人在混淆視聽。

  ***

  是夜,孟娬和崇儀檢查好滑翔傘,然后收納進背包里。

  這幾天孟娬和殷珩都顧不上陪殷憐和殷臨玩,兩只也格外的聽話,每天都由夏氏帶著。

  今晚兩只到了點也不肯睡,仿佛知道孟娬要離開似的。

  孟娬進房間時,見兩只坐在小床上,眼巴巴地把她望著。

  孟娬在他們身旁坐下,揉揉兩只的小腦袋。

  殷憐爬到她懷里,伸出小短手就把她抱著。

  孟娬如往常一樣,溫柔笑道:“乖,該睡覺了,娘會一直在這里,守著你們睡著。”

  過了一會兒,殷憐帶著哭音哼唧兩聲,道:“是不是等我們睡著了,娘就要走了呀?”

  孟娬愣了愣,殷憐忍不住哭了起來道:“娘要丟下爹爹和我們,自己走了……”

  孟娬還來不及反應,殷憐就陷入自己的戲里,淚眼婆娑地看了看殷臨,繼續哭道:“弟弟,以后我們就是沒娘的人了……”

  殷臨:“……”

  孟娬哭笑不得。這兩只鬼精鬼精的,即使家里人不曾在他們面前念叨過只言片語,他們自己也能察覺得到。

  殷珩聽到哭聲,踏入房門來時,恰好就聽殷憐在悲悲切切地含糊道:“肯定是爹爹不好,他最近都不喜歡人……嗚嗚嗚娘不要傷心……”

  殷珩道:“我不喜歡人,難道喜歡鬼嗎?”

  殷憐抬起頭來眼淚汪汪地望了殷珩一眼,又撅著屁股埋頭進孟娬懷里了,囫圇道:“嗚嗚嗚那你就叫娘不要走……”

  孟娬摸著她的頭,道:“娘又不是不回來了,只是出門做點事,做完了就回來。”

  殷憐問:“娘不是要丟下爹爹和我們嗎?”

  孟娬一邊給她擦眼淚,一邊好笑道:“當然不是。”

  “嚇死我了。”殷憐說著就又委屈起來,“害得人家擔心這么久……”

  孟娬道:“娘不在的時候你們要乖,要聽爹爹的話,好好吃飯,不準挑食,知道了嗎?”

  殷臨點了點頭。

  孟娬又與他柔聲道:“阿臨,就多靠你看著點姐姐了。”

  雖說他是弟弟,可他很懂事,更像是殷憐的哥哥。

  殷臨應道:“我知道了。”

  殷憐哭累了,不用多哄,自個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孟娬把她放在小床上,殷臨自己也默默地躺了下去。

  孟娬出房門前,在他小臉蛋上親了一下,聽他細聲說道:“你早點回來。”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