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899章 迎親隊伍
  殷珩寬下黑袍,將朝服穿上。她便細致地替他整理衣襟,撫平衣料上面的折痕。

  他低眸看著她,久而久之,極是喜歡她的這份溫柔。

  從房里出來,殷珩問:“崇咸何時離城?”

  孟娬道:“越早越好,可能還需要掩護一番!

  殷珩交給崇孝數枚鐵球,道:“找人戴上!

  孟娬見狀似笑非笑道:“恐怕京城要亂套了!

  ***

  皇帝昨晚就收到了有刺客出沒的消息,今日早朝上殿一坐下,便把負責追蹤刺客的官員拎出來一通詢問。

  官員戰戰兢兢地說沒有抓到,皇帝不由大發雷霆。

  繼而皇帝掃視一眼滿朝文武,發現了一些不對勁,語氣不善地又問道:“怎么有些愛卿沒來?”

  以往早朝,是有個別朝中大臣請假,但都沒有今日這般空缺得這么多。

  進朝殿的每位大臣的站位都是固定的,便是某位大臣偶有缺席,他的位置也不會撤,更不會被別的大臣占去,因而皇帝往龍椅上一坐,有誰沒來他都一目了然。

  皇帝一眼就發現幾位內閣閣老,以及幾位要職文臣武將都沒有來。

  皇帝這一問,黃公公便去問下面的太監,很快得來消息,稟道:“回皇上,謝大人、李大人等諸位大人今日請假了!

  皇帝沉聲道:“所為何事?”

  黃公公道:“據下面的人交代,這幾位大人都是臨時請假,具體緣由也沒說!

  皇帝一張折子重重拍在案桌上,道:“真當朕這朝殿是菜市場了嗎!”

  ***

  晨光熹微,京城的城門內外都漸漸聚集了不少的人,有要出城的,也有要進城的。

  只等這城門打開,經過士兵一一盤查過后放行。

  南城門外,等著進城的隊伍中,有一群人比較顯眼。

  放眼望去,全是著紅衣,為首的更是騎著高頭大馬,馬上掛著朵大紅綢花,而那人則一身吉服,喜氣洋溢。

  明顯是一只迎親隊伍。

  進城的百姓們都自發地往邊上靠了靠,以免破壞這隊伍的整齊。

  有人高聲問道:“公子這是要進城接媳婦兒吶?”

  新郎官道:“可不是,家父近幾日病重,在下又從小有一門指腹為婚的未婚妻,就住在這城里。在下趕了兩日路才到城門外,就盼著趕緊把人接回去,還能為父沖沖喜!

  看這迎親隊伍的排場不小,新郎官應該是外地有門有戶家的公子。

  他長得不算出眾,但為人豪爽大方,在城外便給老百姓們撒銅板發喜錢。

  老百姓們頓時彎腰下去哄搶一陣,還連連高聲道喜,弄得城門口煞是熱鬧。

  盤查的士兵聽說了這么回事,還是要對這迎親隊伍進行一番盤查。

  只不過進城比出城容易得多,大家排好隊,一個個入內。

  新郎官進城時,還慷慨地給每個士兵都發了喜錢,并且態度很好,在向士兵們躬身行禮時便不著痕跡地把一只一只的紅色小荷袋悄然塞進士兵們的手里,說是圖個吉利。

  大戶人家辦喜事,往外派喜錢是再平常不過的事。

  士兵們順水推舟也就收了。

  沒想到不起眼的小荷袋掂在手里卻沉甸甸的。

  等迎親隊伍進城了,士兵們得空偷偷看了一眼荷袋里面,竟是一只完整的銀元寶。

  那迎親隊伍抵達某處宅子,一陣敲鑼打鼓好不熱鬧。

  不多時,便有一輛精心裝點過的婚嫁馬車從宅門里緩緩駛了出來。

  迎親隊伍護送著那輛馬車,前面有兩人舉著長長的竹竿,點燃兩串火紅的鞭炮開路,又熱熱鬧鬧地往南門口去。

  這一來一去,耽擱的時間并不太久,而城門處的士兵白天是兩個時辰輪換一班。因而迎親隊伍抵達城門口時,值守盤查的還是那一撥士兵。

  都已經是檢查過一遍的人了,而且這些士兵又收了人家的好處,本可以大概看一眼馬車里的新娘子,然后就放行。

  只不過就在前一刻,上頭傳達了命令,各處城門要嚴防死守,不得放過任何一個有一絲可疑的人從這里出去。

  于是士兵上前走到馬車前,一把掀開紅色簾子,看見里面坐著一位新娘子,新娘子的身旁兩邊還陪同著兩名丫鬟。

  新娘子蓋著紅布蓋頭,又看不清她的臉,她就坐在那里一動不動。

  士兵詢問新郎官道:“這就是你娶的媳婦?”

  新郎官點頭道:“欸欸!

  士兵開玩笑道:“長得似乎有點壯!

  新郎官苦惱道:“在下也沒有辦法,誰叫這是指腹為婚定下的呢!

  隨即那士兵玩笑的神色一收,道:“把紅蓋頭掀開我看看!

  “這……”新郎官很是為難,“提前揭了紅蓋頭,會不會不太吉利?畢竟我與她還沒有拜堂,若是提前散了喜氣,還怎么為病重的家父沖喜,還請官爺通融通融!

  士兵態度還不算惡劣,只是有些強硬,道:“眼下關鍵時期,我們也是聽命行事,若是放走了刺客,你我誰都擔待不起。要怪只能怪你自己挑錯了日子。是你自己揭開,還是我們幫你揭開?”

  新郎官見是避免不了了,只好無奈地應下:“好吧,我自己揭。只是除了檢查的官爺,其余的誰都不能看!

  這城門口還聚集著不少進出城的百姓呢,聽說要揭開新娘子的喜帕一窺究竟,好奇心作祟,不少人都伸長了脖子等著看呢。

  新郎官撩了撩衣角,踩上馬車車轅,探身往里,伸手牽住了喜帕一角,抿了抿唇,而后當著那官差的面緩緩揭開了來。

  率先入目的是一截厚實的下巴,以及一張朱紅的厚唇,再往上,叫士兵看得清清楚楚,果然是一位壯實的新娘子。

  士兵同情地看了新郎官一眼。

  緊接著士兵又用劍隨便敲了敲馬車里新娘子和丫鬟們所坐的坐凳,沒想到這一敲,里面卻是空心的。

  士兵看了一眼新郎官,道:“這下面怎么是空心的,莫不是還藏了什么人不成?把坐凳掀開看看!

  瞬時,馬車里的氣氛有種莫名的冷凝。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