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757章 太丟人了
  她漸漸意識到,僅有的模糊的片段記憶中,那個晨光下于花園里牽著一個小弟弟的女孩,是她自己。

  弟弟走路走不穩,她也有些趔趔趄趄。可她始終牽著他。

  一轉眼都這么多年過去了,沒想到終于還是有再見面的一天。

  兩人在堂上相擁而泣許久。

  黎國皇沒想失儀的,等他反應過來,才覺得太失禮了。

  事后,黎國皇讓下人帶夏氏暫去廂房整理,他自己也回房洗了把臉。

  下人打了水進房來,夏氏兀自平靜著,拭了幾回淚,結果拭了又淌出來,淌出來又拭。

  等到有人來叫時,她才驚覺她已在房里待了許久。

  她再回到堂上時,黎國皇也已經收拾體面了。只不過一看見她,又不自覺地眼眶犯潤。

  見過黎國先皇后年輕時候的模樣的人,就知道夏氏長得似先皇后了。

  只不過先皇后早已故去,黎國大多數人對先皇后的印象,都漸漸停留在了先皇后的那幅遺像里。

  可黎國皇卻是再熟悉不過的。

  當初帶夏氏逃跑的大學士姓夏,只不過夏氏本來的名字卻不姓夏。

  她原本姓黎,黎國皇告訴她,她名清非,而黎國皇名清徹。

  夏氏一時覺得順口,便出聲喚道:“阿徹。”

  黎國皇一愣,夏氏又道:“我曾喚你阿徹,是不是?”

  黎國皇捏了捏眼角,連連點頭,喉頭翻滾道:“是。”

  不知不覺已至中午。

  下人傳了午膳,上的都是黎國的風味菜。

  夏氏這些年從來沒吃過,但是吃進嘴里后,味蕾里都是讓她回味的似曾相識的味道。

  黎國皇恨不得把最好的全送到夏氏面前,道:“阿姊嘗嘗這個,還有這個。”

  夏氏看著他跟個獻寶的孩子似的,不由溫柔笑出聲,道:“我哪吃得了這么多。你也吃吧。”

  夏氏眼睛紅腫得厲害,她感覺自己仿佛把半生的眼淚都流干了,因而感到很是干澀疲憊。

  飯后,商侯知她眼睛難受,再看了看黎國皇,兩人都不約而同地腫著一雙眼泡子,便道:“眼睛敷一敷會好受一些。”

  黎國皇道:“我還有好多話想與阿姊說,時間還早,阿姊先去休息一會兒,我們下午再敘吧。”

  夏氏點了點頭。

  夏氏回到方才的那間廂房,房中置辦得都很妥當。

  窗扉開著,可聽見窗外的風聲。

  她站在水盆邊,照著盆里的水剛看見自己的眼睛腫得跟核桃似的,便有人敲門。

  夏氏去開了房門,便見商侯站在門外,忙偏了偏頭。

  她這副樣子,怎么好見人。

  商侯伸手給了她一個冰團子,低聲道:“用這個敷一敷。”

  夏氏微怔,伸手接過,道:“謝謝。”

  商侯走時,又道:“累了就睡一會兒。”

  夏氏應道:“嗯。”

  商侯走后,夏氏坐在床邊,用他給的冰團敷了敷眼睛,感覺確實舒服不少。

  后她和衣躺在床上,約摸先前耗費了太多的精神,閉著眼沒一會兒還真睡著了去。

  商侯回到黎國皇這邊來時,黎國皇也拿著冰團正敷眼睛。

  黎國皇唏噓道:“太丟人了,我也沒想到,我竟會失控至此。”

  商侯先前受感染時不覺得,現在想來,黎國皇哭成那樣確實挺丟人的,但嘴上仍是要安慰:“這也是人之常情,主上不必太放在心上。”

  黎國皇坐在椅上,一手撐膝,一手揉眼,道:“當時我應該把你們全遣走的。”

  雖說丟人是丟人了點,可他卻不后悔。

  他只覺得這一趟來,委實不虛此行。

  黎國皇招商侯過來坐,他拍了拍商侯的肩膀,誠摯地道了一句:“多虧了你。”

  下午,黎國皇備好茶點瓜果,精神奕奕地等著夏氏休息好一敘。

  夏氏還沒進堂時,就看見黎國皇坐在堂上,正一邊搖扇子一邊時不時朝門口張望。

  夏氏甫一進門,黎國皇就道:“阿姊請坐,外面熱不熱?”

  兩人已經超過三十年沒見面,眼下見他這么張羅,夏氏也一點不覺得唐突生疏,反而有種久違的親切感。

  兩人一坐下便聊了許多事,夏氏簡單地說了她這些年的情況,黎國皇也說了自己的。

  后黎國皇道:“我來這里已有些時日了,不能再這里久待,如今已尋回了阿姊,就得盡快返程。阿姊,你看何時能收拾好,與我一同回去。”

  夏氏毫無防備,怔愣地抬頭看著他,“回去?”

  黎國皇道:“你是黎國人,理應跟我回黎國。”

  夏氏一時沒答。

  她認真地想了想,才道:“我恐怕不能跟你回去。若是早一兩年以前,我一定會帶著阿娬去尋故里的,可如今,阿娬嫁了人,她現在是殷武王妃,膝下還有兩個孩子,我不能放下他們就這么走了。”

  黎國皇其實知道夏氏的回答多半是這樣的,只是聽她親口說,心里還是難免有些失落。

  黎國皇道:“我很想能帶你回去,如此也有臉面給父親母親上香,告訴他們我尋回了你。他們在天之靈也能欣慰。”頓了頓,又道,“母親臨終前的遺愿便是希望我能找到你。”

  夏氏面容悲戚。

  黎國皇又退一步道:“如若阿姊不愿跟我回去長住,此番便是回去短住也行,到時候再回來與阿娬和孩子們團聚。”

  夏氏一時不忍叫他失望,道:“你讓我想想。”

  黎國皇眼神一亮,道:“好,阿姊一定要好好考慮。”

  不知不覺就到黃昏日暮了,夏氏不得不告辭離開了。

  回去時,商侯與夏氏一同乘坐馬車,送她至王府后門。

  等從王府返回時,馬車里就只剩下商侯和阿爍兩個。

  阿爍戴著斗笠,趕著馬。他和商侯一起的時候,就沒有長久安靜下來的習慣。

  于是不一會兒,阿爍就分外惋惜地出聲道:“侯爺別想了。”

  商侯:“想什么?”

  阿爍:“想夏夫人啊。”

  又來了。

  商侯道:“我什么時候說我在想了?”

  阿爍道:“今天夏夫人已經拒絕你了。”

  商侯沉默了一會兒,有種不好的預感,問道,“你干了什么?”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