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652章 黎國之物
  要是這個地方再找不到,那應該就是遺落在使館外面了。

  阿爍本來已經不抱希望了,可他家侯爺不放棄,硬是摸索到了墻根,忽然動作一頓,摸到了一件冰冷物什。

  商侯拿起來,就著昏黃微光一看,確實是根簪子。

  那金銀色的簪身隱隱散發著一種華貴的質地,商侯一眼便看見簪頭上的點綴,雖只看了個大概,可目光一觸時也不由神色一變,當即收起在袖中,起身道:“先回。”

  回去的時候,商侯大刀闊斧,腳步邁得快極了。

  阿爍跟在他身側,手里的燈籠禁不住動作幅度過大,里面的燭火呲溜一下就滅了去。

  主仆倆一口氣回到別院,商侯先一步跨進房門,對阿爍道:“把門關上。”

  阿爍轉身就關了房門。

  商侯在桌旁坐下,再從袖中取出那根簪子,凝著眉色細細觀摩。

  確如夏氏所形容的那般,這簪頭的半綻紫華,精美極了。

  歲月和時間的沉淀絲毫沒能讓它褪色,反而愈加的雍容。

  阿爍也是多有接觸貴重物品的,尤其是他們黎國的宮中織造,一眼就能看出與坊間的差距區別來。

  而那簪頭上的紫華,不僅讓商侯凝了神色,阿爍也是見之一愣。

  阿爍遲疑道:“殷武王妃為何……會有我黎國的東西?”

  商侯看了阿爍一眼,道:“你見過?”

  阿爍道:“雖沒見過,但這工藝以及簪上雕紋,是只有我們黎國皇宮里才有的。宮里不是賜給老夫人幾根簪子嗎,簪頭上雖然沒有紫色華蕊,可簪身上的雕紋是差不多的。”

  紫色,在他們黎國是最尊貴的顏色。

  良久,商侯才緩緩沉聲凝滯道:“托老夫人的福,我見過一根一模一樣的。”

  阿爍不禁問:“在哪兒?”

  商侯凝神良久,沒答。

  后他將簪子仔細地收了起來,與阿爍道:“先推遲兩天走,還有些事情,我需得弄清楚。明后日替我約一約殷武王府的夏夫人。”頓了頓,思忖著又道,“再去殷武王府不方便,引她到景苑去。”

  阿爍愣了愣,道:“侯爺,那個地方……輕易不能……”

  商侯看他道:“尋常喝兩杯茶,我自有分寸。”

  阿爍應道:“是。”

  ————————————

  孟楣現在知道孟娬已經發現是她了,也十分冷靜。

  照例在自己院里休養身子。

  上次孟娬在宮里大殿上送了她這么大份禮,她怎么能不回敬她。想來如今只要自己不出這皇子府,便不會出什么事。

  孟娬就是膽子再大,也不敢擅闖皇子府。

  盡管心里如是想,可孟楣還是會經常半夜里驚醒,恍惚以為孟娬就站在她床邊,結果睜開眼發現床邊空無一人,倒是把自己下出一身冷汗。

  這個對手太厲害,她讓湘竹做事之前轉了好幾道手,沒想到還是被孟娬在第二天就給揪出了原形。

  若換做是旁人,則好對付,可這個孟娬明顯讓她感覺到吃力。

  孟楣身邊可惜沒幾個信得過的人,信得過的又太蠢。如果換做是她親自去辦,她也有那自信,讓孟娬不容易抓到她。

  但現在事已至此,她只能步步警惕步步防著,以至于連個安穩覺都睡不好。

  白天的時候,湘竹便被另一個丫鬟湘蘭給調到了外間去伺候,盡量不在孟楣面前露面。

  湘竹自當躲得遠遠的。

  而孟楣也一直沒有罰她,她成日提心吊膽,絲毫不比孟楣好到哪里去。

  ————————————

  夏氏記著商侯他們要啟程離京的日子,便抓緊將商侯給她的那件斗篷洗了用爐子烤干。

  斗篷雖然不是她親手洗的,但烘烤的時候卻是她親手烘烤的。

  孟娬見狀也無從好說的,只怕現在她娘對商侯是滿心謝意,唯恐不知道做些什么來報答,只好力所能及地做些瑣事。

  只是后來,孟娬又打聽到了消息,告訴夏氏,說是商侯他們這兩天又不急著走了,啟程之期往后順延。

  夏氏一愣,抬起頭來問道:“為什么又不走了?”

  孟娬道:“好像是要等壽王的生辰過后再走。”她瞅了瞅夏氏手上,又道,“娘,斗篷掉爐子里了。”

  夏氏又一驚,連忙把斗篷衣角拉起來抱在懷里。

  等整件斗篷烤干后,她細心地把它疊起來,放在坐榻上,動手溫柔地撫平了上面的褶皺。

  隨后阿爍來傳話了,說是商侯已經找到了孟娬遺失的那根簪子。

  只不過阿爍卻沒有走正門來,孟娬問起他在何處時,管家答曰是在后門等候。

  孟娬便和夏氏一起去到后門。

  阿爍果然在那里等候,只不過一同等候的還有門外的一輛馬車。

  阿爍抬手揖道:“王妃,夏夫人,我家侯爺想請夏夫人走一趟,親自歸還簪子。”

  夏氏不由看向孟娬。

  孟娬道:“一支發簪而已,商侯讓你帶來給我就是了,何故要如此大費周章?”

  阿爍道:“有關那支簪子的來歷,侯爺有話想問問夏夫人。”

  孟娬動了動眉頭,道:“商侯莫不是發現了什么?”

  阿爍道:“那發簪,是我黎國之物。”

  孟娬和夏氏均是一愣。

  阿爍又道:“暫時只能告知這些,具體的還需得夏夫人去了才能弄明白。”

  對此,孟娬以前不是沒想過。她沒見過自己這外公,不知道他是什么樣的人,可那根簪子卻不似尋常之物。在穗鄉的尋常鄉民,又有誰能接觸到那樣的東西?

  只是那些塵封的往事,無從探究罷了。

  關于這簪子的過去,現在知道得最多的想必就只有夏氏了。她只有去一趟,才能弄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可孟娬哪能放心,道:“你要帶她去何處?我與她一同去。”

  阿爍道:“王妃見諒,此事只能夏夫人一人去。不過請王妃放心,此時我將夏夫人接走,天黑之前定將她安然無恙地送回來。”

  夏氏道:“就讓我去吧。”她拍拍孟娬的手,又道,“阿娬放心,不會有什么事的。”

  雖然攏共只見過幾回面,但她相信商侯是個磊落坦蕩的君子。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