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 第591章 我會纏著你
  他這一回身,對方就錚地拔出半截劍,銀光一閃,那劍刃恰恰卡在他的脖子前。

  崇咸雖然不是嚇大的,可在他放松身心的時候,突然來這么一下,他的心臟也會猛地蹦噠一下。

  他看著面前崇儀冷颼颼的臉,沉默。

  當然,腦子里蹦出的第一個想法卻是,很想掐死她。

  崇儀正義凜然道:“說!王爺抽屜里藏的什么!”

  崇咸:“……”

  崇咸摁了摁額角,強忍著脾氣,看著脖子根前的劍,道:“我要不說,你莫不是還要殺了我?更何況王爺抽屜里藏的什么,豈是你我能窺探的?”

  崇儀道:“不是我窺探,是王妃想窺探。你要不說,我也不會殺了你,但我會用盡各種手段逼你招供。”

  崇咸不禁好笑:“你除了想跟我打架,還能有什么好手段?”

  崇儀:“我會纏著你,你吃飯睡覺如廁,我都跟著你。”

  崇咸:“……這誰教你的?”

  崇儀冷哼道:“王妃教的。”

  若是崇儀自己,腦子就一根筋,崇咸不愁對付不住,可她背后還有個出謀劃策的王妃……

  隨后崇儀還真是寸步不離地跟著崇咸,崇咸要出盥洗室進臥房,她也跟著出盥洗室進臥房。

  只不過還沒走出盥洗室門口,約摸這地上的冷水有些結冰的現象,她腳下打滑了兩下。

  崇咸雖氣她,可也及時轉身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一把拉了回來。

  要是他不來拉還好,崇儀自己反應靈敏,也不會真的滑倒下去的。可她剛一把身子穩回來,再加上他這及時一拉,崇儀腳下更滑了,這下穩也穩不住,直接就朝崇咸撲來。

  崇咸一愣,手上反應也快,就在崇儀以為這廝伸手是要把自己推開時,卻不料腰上一緊。

  她也愣了愣。

  崇咸便踉蹌往后退了兩步,抱著崇儀退到了墻邊。

  崇儀悶頭就砸在他的胸膛上,隱約聽見了心跳聲,分不清是自己的心跳快要跳出嗓子眼了,還是他的一下下有力地回響在胸腔里。

  他身上很溫暖,又有股張力。

  崇儀一時沒反應過來,就聽見他沉聲嘆道:“還好你收了劍,不然非戳我個窟窿不可。”

  繼而崇儀有些怒,可怒得又不怎么有氣勢,道:“你要是不拽我,我自己還能穩住,你看你是不是幫倒忙!”

  崇咸挽著她腰的手臂,難以抑制地收緊了一些,他微微躬著身軀,不動聲色地將她抱個滿懷。

  他嘴上道:“算我多管閑事行不行。”

  崇儀嫌棄地冷哼了一聲。

  隨后盥洗室里莫名地陷入了沉默,誰也沒再開口說話。

  崇儀覺得這種感受有點奇怪,一時也說不出哪里奇怪,心里頭七上八下的。

  到后來,她才終于發現奇怪點在哪里了,一股融融暖意籠罩包圍著她,那是崇咸身上的體溫。而她竟然還在崇咸懷里,腰上被箍得緊緊的。

  崇儀不得不出聲,打破這種令人心窒的沉默,道:“你這是什么招數,怎么還沒松手?”

  崇咸如夢初醒,緩緩松開了她。

  清冷的空氣又在兩人之間緩緩流動,瞬時將那股充滿張力的暖意驅散。

  他低頭看著她,意識到她竟沒把自己推開,一時眼里情緒翻涌,道:“不管什么招數,一招制敵最好。”

  不能再在這盥洗室里待下去,崇咸轉身打開門就走了出去。

  崇儀也跟著出來,他進臥房時,她也跟著進臥房。

  崇咸十分懊惱無奈,把她擋在門外就道:“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要隨便進我的房間……”

  話音兒一落,崇儀就從他腋下的空隙成功地鉆了過去,然后大搖大擺地走到桌邊,豪邁地把劍放在桌上,伸手給自己倒了一杯水來喝,道:“我今天就是來審你的,你看我哪里隨便了?”

  崇咸:“……”

  崇咸深吸一口氣,決定不要理她,關上門就上床睡覺。等她自己覺得無趣了,自己就會離開了。

  可他忽略了崇儀對任務的執著性,孟娬交給她的事,她要是辦不妥,是不會離開的。

  于是,崇咸一睜開眼,就能看見崇儀正趴在他床邊,炯炯有神地把他看著。

  崇儀道:“你繼續睡吧,我看著你睡。”

  床邊有個人就這么陰魂不散地把他盯著,怎么可能睡得著!

  崇咸給氣得頭昏腦漲,感覺又快腦溢血了……

  崇儀又道:“王妃說,她昨天晚上一進書房,就見王爺在藏東西。藏的什么,你要是老實招來,我就不打擾你睡覺了。”

  崇咸瞬時了然,黑著臉沒好氣道:“王爺不給王妃知道自有他的道理,該知道的時候自然就會知道了。你再這樣纏著我,我要生氣了。”

  崇儀一聽,來勁道:“你要生氣了?是不是想跟我打架?”

  崇咸:“我……”

  崇儀:“那你快生,我也覺得這樣守著你睡覺忒沒意思。”

  最終崇咸忍無可忍,一把扼住崇儀,隨著衾被一揚,她直接就被一手給拖上了床。

  被子重新籠罩下來的時候,她已經被某人咬牙切齒地狠狠揉在了懷里。

  又是方才那種令人心窒的感覺,而且籠罩在她身上的氣息還更加濃烈,讓她無所適從,心里七上八下不踏實。

  她不喜歡這種不踏實的感覺。

  于是崇儀身體下意識就做出反應,開始赤手空拳地跟崇咸斗毆。

  崇咸不愿與她斗,如鐵箍一樣的手臂將她整個身子連同雙手一起禁錮住。崇儀又抬腳來踹。

  聽得頭頂傳來崇咸的悶哼,她正暗爽時,又三兩招被崇咸的腿給壓制住了。

  崇儀暗暗聚氣凝力準備突破,崇咸的聲音驀地傳來:“你再敢亂動試試。”

  他聲音變得與平時不同,暗啞晦沉,咬著字眼,像是恨她得緊。

  崇儀不禁抬頭看他,見他眼眶微紅,那視線緊緊盯著她,像是一只立馬就要撲上來撕咬她的野獸。

  崇儀老實了。

  她不得不老實啊,眼下被這廝壓制得無法動彈,要是再惹火了他,他真對著自己的脖子就來一口,那她不就沒命了么。
pk10开奖记录可以吗